黄国伟:旅行摄影师眼中的大美世界

发布时间:2015-12-24 发布人:admin
黄国伟,圈内人称“伟哥”,是德迈国际DIADEMA的明星旅行摄影师。服务于国内首家私人定制旅行机构,多年来他走遍了南极、北极、非洲等世界各地常人去不到的地方,也亲历了很多人这辈子也见不到的大美景观。悦游这次特别邀请他来分享自己的旅行故事,他还无私地贡献了自己的旅行摄影技巧。



照片中的黄国伟,活泼的容姿让人怎么也猜不到他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龄,现实中他也几乎每天都在“行摄”的路上。“做自己喜欢的事心就不会累。” 黄国伟如是说。


第一次连线黄国伟的时候,他刚结束了在墨西哥的摄影工作回到广州的家,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多少有些疲惫,却依旧聊兴甚浓。“其实现在都已经不用倒时差了,因为总是回来一周又得走,可就是乐此不疲啊。”


从80年代起接触摄影;90年代走出省外拍摄祖国大好河山,并开始频频收获荣誉;在2000年后就出版了自己的摄影集还办起了摄影个展……30多年来,这位人称“伟哥”的摄影师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对摄影全部的热情。

在黄国伟的微信朋友圈中,世界似乎就囊括他的镜头下,非洲、北极、墨西哥、法国、加拿大……无不绚丽多姿。其实,他在旅行途中的那些小故事,也如同照片一样精彩。

“颠覆印象的新旅行”
非洲


“成群结队的火烈鸟,把天地都能染成粉色。”


“当我再次踏上东非的土地,大草原上成群结队的动物们依然温柔如初。”


“荡气回肠的角马迁徙场景始终震撼着我。”


“非洲的动物其实都不怕人,因为那里是属于它们自己的天堂。”


作为跨入2015年的“首站”,非洲似乎对于黄国伟来说有着与众不同的意义,他觉得:“在非洲,每天都能感受到天人合一的自由状态,感受到人对自然该有的敬畏之情,我至少去了七次非洲,但每一次非洲之旅,对我来说都是一场颠覆印象的新旅1行。”在他的描述中,非洲如同一轴绚丽的画卷,那里有儿童的欢笑,也有动物的奔腾。“有时候在路上走着走着就会跟一大群长颈鹿擦肩而过,举起相机,却又被不远处的象群吸引注意,怎么都拍不够。”所以非洲在黄国伟的镜头下千变万化,却又无一不令人感到震撼。“实在是因为拍摄素材太好!”

当聊到此行最为深刻的小故事,黄国伟认为非马拉河“死亡之渡”莫属,“当你亲眼目睹成千上万的角马斑马队伍冲入马拉河,浩浩荡荡的,其实只要横渡几十米就抵达彼岸,但几十条尼罗鳄正在河边或者河水里虎视眈眈,潜伏的危机随处都在,这种震撼之情几乎无以言表。”

“拼人品也得看水平”
北极

“对于极光,我的态度是只要心中有她,她定会如约而至。”


“这是一个令人感到宁静的世界。”


“去之前我无限憧憬,去之后我念念不忘 。”


黄国伟是这样描述北极的,“那是一片充满着原始气息的大陆,处处充斥着雄奇秀美的峡湾、奇幻的冰川、童话中的风情小镇,以及源远流长的原住民文化。”

回忆到8月的北极行,黄国伟颇有感慨。当时,他们一行二三十人在极地苔原上,那无法形容的严寒中苦苦等待了三晚,所有人的心情都是复杂的,“参加了极光之旅,却看不到极光该怎么办?” 黄国伟说,这样的问题他不是没想过,但在那样的冰雪天地中,他却顿悟,也许就该是为了“看不到极光”而去北极旅行,因为,最美丽的永远只能留在心中,而脚下的真实冰雪,却能让自己的梦想有个着落。

“可能是把自己说服了,得失心就没有那么重,终于还是等到欧若拉展示了绚丽夺目的极光。”黄国伟笑言,相对于欧若拉不可预知的“垂帘”,他觉得练好拍摄技术更为重要,为此,他还分享了他的拍摄小窍门。

如何拍好极光?
1、要想拍到好的极光照片,首先需要一部单反相机、稳固的三角架、快门线也必不可少,以避免长时间曝光的晃动。

2、最好是广角镜头,14-24mm为佳,最好是光圈有f/2.8以上的,太长的焦距只能拍到局部,极光照片还是有风景或建筑做对比比较好看。

3、拍极光没有固定的设定,因为极光的光亮度不停的在改变, 而且极光没有固定的型态,有时像窗帘被风吹一样飘动。所以,如何拍摄,想要什么效果,就得看当时的亮度和移动的速度。

4、因为极光在100公里以外的上空, 一般来说,拍摄时把镜头设为手动,直接调到无限远就可以,免得相机花时间在自动对焦。因为环境太黑,很多时都会对不到焦。

5、因为天气太寒冷,必须带备镜头布。镜头一会儿就会起雾,最好每十分钟检查一下镜头有没有起雾,不然拍出来的照片就不清晰了。

“摄影师的天堂”
墨西哥

“墨西哥城是一座白天热情洋溢,晚上性感迷人的城市。”


“登上奇特的特基拉列车前往魔幻小镇特基拉镇,欣赏龙舌兰种植园和老酒厂。”


“墨西哥瓜纳华托,城市如画卷般美不胜收。”


“墨西哥的一切都是热情洋溢的。”

黄国伟十分喜欢墨西哥,因为彩色的小镇、复古的老爷车、香醇馥郁的龙舌兰......“这座城市在我眼中是五彩缤纷的,墨西哥人总喜欢把房顶、外墙刷成各种颜色,红的黄的蓝的,还有墨西哥式巴洛克风格宗教建筑,简直是我们摄影师的天堂。”

初到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黄国伟最感到震撼的是遍布城市各个角落的壁画作品,那些大多出现在博物馆里的名家壁画,在街边、地铁站、住宅外墙、广场公共建筑物等地也随处可见。

“在墨西哥的每天,我都会不停的走街串巷,我在同一座城市里,每天走差不多的路,却能感受到不一般的精彩,时刻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黄国伟说,当参观到龙舌兰的故乡-特基拉小镇,将墨西哥之旅推向了一个高潮。

“特基拉列车穿过成片的龙舌兰种植园,园区的工人都是一身标准的‘希马剁’打扮,加上奇特的龙舌兰收割过程......这些画面,我都用镜头记录下里,但在我心中几乎奇特美丽的可以编成一部小小的电影。”

Q&A

当初是如何进入摄影这个领域的?
在我还年少的时候就受到伯父影响,开始接触摄影,学生时期四处猎影,毕业踏足社会后也亦工亦影,摄影始终作为一兴趣伴随我漫步人生路。那么多年来,我也做过很多其他的工作,但摄影代表了我的信念,我透过它来看世界。

今年都去了哪些地方?
马达加斯加、肯尼亚、冰岛、格陵兰岛、古巴、墨西哥、秘鲁、玻利维亚和北美一带。


绚丽的玻利维亚红湖

这些年去过那么多地方,哪里让您印象最为深刻?
其实我去过的地方都很喜欢,但说到深刻,可能还要属南极,记得第一次去南极还是在2012年,当时就觉得,世界竟然还有这样美的地方,简直像另一个星球。在去南极的船上,我每晚都要去甲板上走一圈,看那些上万年的浮冰,到处都是宁静的蓝,天蓝、冰蓝、深蓝,感觉整个人的思想都被过滤了,就像被洗礼,突然觉得做人不必计较太多。


▲黄国伟在南极半岛进行拍摄

一直在路上,如何安排亲子时光?
说起来密集的出差总感觉对家人有些亏欠,不能常伴她们身边,所以我在密集工作后都会抽时间出来跟家人一起度个假。今年初就一起去了日本,10月带妻女去了美国和加拿大,看了红枫叶也去了极光村,女儿成了我最好的模特。

喜欢怎样的旅行度假方式?
工作的时候东奔西跑的赶行程,所以度假喜欢“慢”下来,当然也不习惯始终待在度假酒店里,比较钟意的度假方式就是四处走走逛逛,赏美景吃美食,慢慢的体会一个陌生城市每一处的美好。

您的作品总让人感觉到蓬勃的生命力,在创作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精彩故事可以分享?
要创作出好的作品,你先要有爱,记得我在2000年的时候去云南东川红土地采风,当时那个地方非常封闭,但同时也拥有绝妙的风光与环境,我对这么美的地方一直没有被挖掘感到遗憾,当时就拍摄了一组照片,想向更多的摄影人推荐这个美丽的地方。当时那组照片颇为成功,让东川红土地逐渐引起了媒体们的关注,也引起了当地政府对这个地方的重视,后来就把东川红土地定为生态旅游发展项目,旅游业的发展也让当地村民生活发生质的改变,这些都归功于摄影的力量。


黄国伟的东川红土地摄影作品

在摄影的过程中,最大的感悟与收获是什么?
我觉得我从摄影里学到的,不仅仅是拍摄技巧,还有很多做人的道理,比如我小时候玩摄影,胶卷很珍贵,想要捕捉到一张自己满意的美景是很难得的,也没有现在那么好的条件,所以我从来就不会过分依赖器材的性能,而是看清楚再按快门,用心去感知美,也因此从中不断学习进步。我现在就时常教育女儿,用东西不要浪费,要物尽其用,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但也不要影响到别人。

最常使用的相机和镜头是哪些?分享一下您创作的诀窍。
很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其实我一切的摄影技术都是自学的,至于设备,更重要的是镜头后的这双眼睛,像我现在就是一个尼康机身两枚所谓的标配镜头走天下,并不会带多么昂贵的设备。我年轻的时候也追求过这些,也希望通过拍摄的作品来炫耀自己的技巧,但一路走来,我现在更多的时间会用来构思,然后用平和的方式去表现想传递的美,很多时候一张好作品的诞生,天时、地利、人合都缺一不可,心态一定要摆正,不要急于求成。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旅行热线:


1)网页左侧QQ交谈即可

2)400-609-0109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