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 最南的邮局,在南极与吴晓波老师的对话

发布时间:2016-01-14 发布人:admin

题前:

遗憾于连续几天没有能按时发送公众号内容,一是因为每天忙忙碌碌,上午登陆和下午巡游,晚上与鹅友们聊天叙趣事,竟然没有闲下来的整块时间打理文字;二是因为船上的WIFI网络还是不够给力,加上中国游客强大的刷屏能力,我屡次尝试在各个信号强的角落上网,都难如愿。

最后,能发发单图的朋友圈内容已经满足,还是只能在深更半夜时。

今天登陆Port Lockroy拉克罗港的英国研究站,这里有目前世界上最南端的邮局。但,它又不仅仅是一个寄送明信片和购买小纪念品的地方,同时这里还有一间博物馆,记录着1966年以前英国人在此驻留时的情景。

每年当夏季来临,站上从全球志愿者中招募的四位女生便乘船来此,开始为期半年的工作,一是开门营业,在“南极最大的购物中心”里服务到此的游客(目前这里是南极所有对游客开放的登陆点中最受欢迎的一个),二是维护历史博物小馆,三是利用销售纪念品的收入来做一定的企鹅研究。

说到她们所做的企鹅研究,主要是在岛上划分了两片区域,一片是游客常规登陆路线周边的区域,另一片是严格限制游客进入的区域。这两片区域上都居住着群居的但同一种类的金图企鹅,她们对企鹅们进行观察和数据采集,它们是否因为旅游者打扰而产生一定程度的对抗敏感。

据说从目前的观察结果看,两片区域的企鹅从生活习性上并没有产生对比差异,似乎人类有控制的活动没有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南极主人企鹅。

在博物馆和邮局门口遇到我们的“南极大使”吴晓波老师。

吴老师问了我两个问题:第一个,“来南极十次了,心情有什么不同?” 第二个,“到南极来的欧美游客与中国游客有什么区别?”

第一个问题,我说,第一次来时兴趣盎然、兴奋无比,亢奋到每个晚上都极少能睡到三四个小时,毕竟这是自己最难最远的一次到达,与吴老师或这条包船上众多鹅友们现在的心情是一样的。

同时,也心有忐忑,即对未知的事物如此进展感到惶恐,又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来这样美丽与纯净之地,所以极尽全力用相机记录着眼前所见的所有场景。

如今,这算是第十次到来,心已经能够沉静下来,南怀瑾先生的一句话“人生最高的境界是享受安静和享受孤独”特别能打动我。

此时此刻,我最想做的事是在登陆时找一个角落坐下来,冥想与放空。

第二个问题,我想了想,我们与欧美游客之差别还是挺大的,简单归纳出了两个区别点。

一个显性的特别之处是中国人普遍年轻。

欧美人来南极的多是在退休之后的银发人,六十、七十和八十多岁比比皆是,2010年与我同行极地的一位英国老人竟是90岁高龄。

中国的“年轻”游客大部分是成功的精英人士,四五十岁企业家或投资人士为主,也就是说,中国游客平均可能比欧美游客年轻二十岁。

他们经历了创业的跌宕,阶段性的成就之后现在开始重新审视人生品质、寻找新的事业发展方向、渴望游历世界而自然走向这个星球更远的一隅。


第二个区别点,是中国客游客好奇心重,还很容易激动,无论是看到冰山、冰川、雪山,还是企鹅、海豹和鲸群。探险队长NICO曾几次与我提及,“总是随处遇到中国人欢快的笑脸”。

通透的天空、纯净的气息、宁静的氛围,又让他们唏嘘不已,叹这是他们这一生最美好的旅程,又叹如此纯粹的场景中国哪里还能有?

于是,在邮轮和登陆点上的四处,都能见到穿着红色冲锋衣的人们,跑上跑下,惟恐有所遗漏,遇到特别的景致便奔走相告,心中美好的感受总是热烈交流,直至夜不能寐。

而每一次探险专家的主题分享,可爱的听众们不断提出着可爱的问题,好学又专注,虽行前没做好功课但现场必刨根问底。有个随船自然学家跟我开玩笑,“中国游客是想把整个南极都‘搬’回家吗?”

也许是吧,南极肯定会永远鲜活得存在于我们的记忆中。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服务


旅行热线:


1)网页左侧QQ交谈即可

2)400 609 0109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广州市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