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自己”去旅行——《南极·北极 世界尽头的相遇》序

发布时间:2016-03-28 发布人:admin

《户外探险》杂志主编与德迈国际合作出版的《南极·北极 世界尽头的相遇》新书问世,3月24日,在德迈16年庆活动现场广州唐宁书店举行了首发仪式。




《南极·北极 在世界尽头相遇》缘起自各领域精英进行的一次充满人文关怀的考察活动,从极地的动物、植物、地理、气象和历史知识等大众最关心的角度描绘了他们眼中的极地方。多位亲历极地的作者分别以科学家、摄影家、旅行家、新闻记者、音乐人、出版人等专业角度,讲述了他们眼中的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其中包括极地探险的英雄史诗,南极鸟类、植物、动物图鉴,极地环保与科考、科学考察明星船雪龙号记等内容。


沈爱民、林建勋、胡润、萧玮、黄国伟、张建松、何亦红、吴有音、海盗王• 基德、孙斌、奚志农、李乐诗、陈嘉俊——亲历极地,联袂创作。


书中收录了十多位德迈国际鹅友(极地旅行者)的文章和摄影作品。



林建勋 

创意旅行家,极地旅行家,德迈国际旅行机构创始人。他是迄今为止带领和组织了最多中国人去南极的人。


(截至2015年底,德迈已组织1700人次到南极+600人次到北极。)





林建勋为《南极·北极 在世界尽头相遇》作序。


五年前,2011年5月,由蔡景晖编著、德迈国际首次全程参与推动的书写南极普通人旅行与百年探索历史的《到南极》问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极点,梦想南极,就是梦想生命的怒放”,这是老蔡对全书内容的精炼。


书中关于对我个人的描绘内容不忍直视,蔡老师抬举小辈太多,每每擎书都觉仓惶;但其中94岁老人安德鲁的那个动人的亲情故事,却时常敲击我心,直至今天。


有时,一本书讲一个好故事,足矣。



下文是2015年8月在北极时写下的几段文字,为与《户外探险》合作出版的新书《南极·北极:世界尽头的相遇》作序。


邮轮已经穿越北极圈,此时纬度是69°02.16',进入Ililusaat易路依萨特。


这已经是我的第十六次极地旅行。从2009年开始,用了大概六年的时间,拥有了这样的经历。对我来讲,过去的就过去了,未来还是得为自己设定新的目标。


一个呢,是能走二十次南极;再一个,是能乘坐帆船游南极,那必定很有冲锋破浪的驾驭感觉,而且能与挚友在宁静峡湾中享受惬意安详的攀爬冰雪之后的咖啡时光,完成一个不一样的南极之旅。




每一个到过南北极的人,都经历过震撼心灵的时刻。前天晚上我们在格陵兰的最南部克里斯蒂安水道,遇到了非常壮观的北极光大爆发。


极光女神在夜空飞舞,整个天空都是她的舞台,她以柔美的身段尽情表演,时而魔幻时而劲爆,让我们在凛冽刺骨的寒风中领略到梦境般的惊艳出世的神奇美景。




就这一天的上午,我们在纳萨克小镇旁边冰山巡游。湛蓝的翠绿的晶莹剔透的冰山,就在面前十米五米最后近至一米,我们甚至零距离的触碰了这庞然大物。


大家一开始是欢呼雀跃,啧啧惊叹;然后呢,有人安静下来,感慨万物灵性与地球绝美。




两个场境,在我的记忆中非常熟悉,似随时都在发生。毕竟一年中总有三个月的时间我来回南极和北极,曾与千余人一起体会着刻骨铭心。

但如今对我来讲,更多的是第三种感觉,更真实的。观世界之大,叹自我之小,总想着能一个人安静下来,欣赏着外面的景象,茫茫大洋的汹涌波涛,细滑如绸缎的镜面海水,极昼不落的阳光,天边绚丽的彩霞……,就沏一杯茶,细细品味。




在这样的时刻,才让我回忆着眷恋着之前所经历的,同时又对未来的美好热切期盼。但这种期盼又定是安静的,因为我知道,没有大自然的任何一部分是可以被改变的,我们只是一个来客,一个过客。


静静地欣赏着这星球最绝美的、最不可思议的、最让人有牵连感的景象与时刻,我把她牢记在心中,最终我才真实的存在过。


这,才是旅行最深刻的意义。




我为自己去旅行,与最爱的人去旅行,与心有灵犀的人去旅行,因为与他们在一起才更容易找到自己,或者通过一份依靠来清楚自己。


极地是这样的地方,我会一直在这里。极地航程中,倾听分享,静下心来,欣赏自己,欣赏当下这份心情,欣赏在这世界上永远难忘的、意义特殊的、能够找到真正自我存在着的这一个位置,这一片时空。




有人问,同样的目的地为什么去第二次第三次,不会有腻烦?


我答,充满期待地去寻找每一次的属于“自己”的不同体验,享受细节变幻之美,这正是我的旅行习惯。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广州市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