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蒙森、斯科特,谁先抵达了南极点?

发布时间:2016-04-28 发布人:admin

人类梦想南极的脚步始于库克船长的时代。1773 年,伟大的英国探险家詹姆斯·库克进入了南极圈,自此,探险家们渐渐揭开了这片神秘大陆的面纱。


梦想的巅峰时代,则是谁最先到达南极点的竞争——阿蒙森与斯科特的南极点竞赛。


罗尔德·阿蒙森

挪威探险家,第一个抵达南极点的人



阿蒙森南北极探险船“前进”号


斯科特

英国海军军官,极地探险家



斯科特的“特拉诺瓦”号



阿蒙森补给站计划



斯科特和阿蒙森的南极点比赛,比的是意志和毅力,同时也是比经验和智慧。


当“前进”号在卸最后一批物资的时候,阿蒙森离开营地去设置第一个补给站。他计划沿着东经163°线南下,从南纬80°开始,每一纬度设一个补给站。阿蒙森带了4个人和3架雪橇,每架雪橇配备6条狗。爱斯基摩狗一天走28公里很轻松。阿蒙森的计划周详,连午餐也作了特别的安排。他使用了一种新设计的保温瓶,在每天启程前早餐时,便把热饭菜装在保温瓶里。这样午餐可以在任何时间吃,既节约燃料,又省时间。而由于需要扎营生火,斯科特吃顿午餐要多花1个小时。


阿蒙森探险队在南极


1911年2月14 日,他们到达南纬80°,在这里卸下雪橇上的东西,设置了第一个补给站。在入冬之前,他们一共进行了3 次设置补给站的行动。分别在南纬81°、82°设了站。每个站都是按同一标准建造的:高大的圆锥形雪堆,顶上插一面黑色的三角旗。整个行动一共死了3条狗,损失微乎其微,但他们却已把3吨重的物资存放在去南极点的几个补给站中,而这些补给站里最远的一个,离基地有384公里。


阿蒙森知道,在下一个夏天,斯科特能到达南极点,但现在他更相信,自己能够比斯科特更快。现在所需做的,仅是在南极的漫漫冬天里养精蓄锐。



斯科特补给站计划


在罗斯海西部的斯科特探险队里,却呈现着一派纷乱的景象。由于建基地,3个星期以来,队员们每天工作17个小时,匆匆忙忙吃饭,迷迷糊糊打盹,每个人都被搞得精疲力尽。1月25日,斯科特开始实施设置补给站计划。


29日,他们到达了罗斯冰架的边缘,他们堆放了一些马吃的饲料,这是第一个补给站。2月2日,斯科特带领所剩的11个人继续往南走。途中被暴风雪阻留了3天,到2月12日方才抵达离基地86公里的地方,设置了第二个补给站。这时,所带的8匹矮种马已经羸弱不堪了。



斯科特小屋


斯科特原计划把主要的补给站设在南纬80°的地方,但他发现他走不了那么远。养马专家奥茨上尉建议, 把快病倒的马杀掉当做狗食, 并把补给点向南推进,但斯科特拒绝了,他命令两个队员把3匹最弱的马送回去,但只有一匹马活了下来。2月16日他把补给站设在南纬79°27′处,在原目标以北67公里。这67公里的差距后来被证明也许是致命的。他把它命名为“一吨站”,名字取自该处储存品的数量。


对斯科特来说,这次设置补给站之行,既不成功,也不愉快。虽然他们总算建了一个“一吨站”,但探险队的运输牲畜损失很大,差不多一半的矮种马已经死去。



阿蒙森的南极点之旅


5个多月的南极冬天过去了,阿蒙森焦急地等待着春天的第一道阳光。10月19日,阿蒙森终于出发。这次他们5个人,带了50条狗和4架雪橇。他们行进得相当顺利,顺着东经163°线南下,4 天后便到达南纬80°处的补给站。他们休假一天——这已经是阿蒙森的老习惯了。


11月2日,他们来到南纬82°的补给站。他们把雪橇上的东西装载到最大限度,因为从这里开始,今后的任何必需品都得靠雪橇随带,维持90天往返行程的消耗,全依仗于这些狗和雪橇。从南纬82°起,他们每隔5公里便堆一座圆锥形的雪堆作为回程的路标。


于天气晴朗,几乎无风,阿蒙森把速度提高到每天38公里。选择训练有素、吃苦耐劳的爱斯基摩狗确实是最明智的。阿蒙森的队员时常坐在雪橇上,一边欣赏极地的奇异风光,一边嚼着暖瓶里的热饭,而且还有休假:星期天哪怕再适于行路,阿蒙森也不肯改变习惯。



阿蒙森的探险队在极点


阿蒙森计划,为回程的需要,每隔一纬度设一个补给站。11月8日,在南纬83°设第一个补给站;11月11日,在南纬84°设了第二个;11月15日,他们爬上了一座92米高的冰崖,在顶上设了第三个补给站。现在他们站在陆地上了。在这之前,也就是自他们离开挪威的15个月以来,都是在海浪和冰雪世界中度过的,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红褐色裸露的岩石。这里海拔270米,前面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岭,冰川满山。


几番努力,他们终于登上了3340米的极地高原顶部。从这里开始,再没有更多的高山,但也绝不是一马平川。看似平坦的冰原崎岖起伏,中间还暗藏着许多冰缝,稍不小心就会酿成灭顶之灾。在这里,阿蒙森和队员们痛苦地选择了宰狗。他们在狗群里磨蹭了整整一天,才选出24条较弱的狗含泪杀掉——后来他们杀狗取食的行为还是遭到了很多非议。



阿蒙森


12月7日,阿蒙森到达南纬88°23′——这是沙克尔顿创造的南进记录,从这里往南,每一步留下的都是人类崭新的脚印。


1911 年12 月14 日,走在前头的阿蒙森从雪橇跳下来,大声喊道:“停下,我们胜利了!”为以防万一,他再次进行精确的测定,确认他们真正到达了南极极点!这里是地球自转轴的最南端,是南半球所有经线的汇聚之点,位于极地高原的中央,海拔3360米。他们欣喜若狂地支起了帐篷,在极点插上了挪威国旗和“前进”号的三角旗。



阿蒙森到达南极点


阿蒙森探险队在南极点度过了3 天。他们堆了个圆锥体作为标记,顶上放着一架雪橇。在连续进行24小时的太阳运行观察之后,于12月18日离开。


回程非常顺利,1912年1月25日,阿蒙森等5人全都返回营地。这个日子和他3年前计划的归程一天不差,是巧合也是奇迹。后来有人评价阿蒙森的成功是因为好运,他的回答是:“最重要的因素是探险的准备如何,你必须要预见可能出现的困难,遇到了该如何处理或者如何避免。成功等待那些井井有条的人——人们管这个叫做好运气。对于那些不能预见困难并做出及时应对的人来说,失败是难以避免的——人们称这个为坏运气。





斯科特的悲剧



1911年11月1日,斯科特的探险队从营地出发。这支探险队开始有30人,然后是20 人、10人,所有人都是为了支持最后的小组冲刺南极点。而谁也不知道最后哪几个人会被选中加入这个小组。尽管计划制订得非常周密,甚至连可能发生的种种意外都考虑到了,但状况还是出现了。


经过两天的行程,机动雪橇全都出了毛病,变成一堆无用的累赘;西伯利亚矮种马的状况也不像预期的那么好。不过,在这里它们总算要比机械工具略胜一筹,因为,即使这些病马不得不在中途被杀死,它们也还可以给狗留下几顿热乎的美餐,增加狗的体力。


每天冒着呼啸的风雪,越过冰障,翻过冰川,登上冰原,艰苦跋涉。1912 年初,应该是南极夏季最暖和的时候,可是意外的坏天气却不断困扰着斯科特一行,他们遇到了“平生见到的最大暴风雪”,风雪中举步维艰的他们只得加长每天行军的时间,全力以赴向终点突击。



冲击南极点的5名斯科特探险队队员


1912 年1 月4 日, 最后两个4人小组来到南纬87°43′。在这里,斯科特宣布了最后冲击极点的小组成员。出乎意料的是,原计划的4人组变成了5人组。1912年1月16 日, 斯科特等5人忍着暴风雪、饥饿和冻伤的折磨,以惊人的毅力终于逼近了南极点。


接近最后的征服使斯科特一行心情焦急,突然间,洁白的雪地上,一个小小的黑点引起了他们的不安:已经有人来过了?没走多久,雪地上插着一根滑雪杆,上面是一面黑旗,周围都是扎营的残迹和狗的足印。显然,阿蒙森已经捷足先登。千万年来人迹未至的地球南极点,竟在一个多月内两次被人发现,而他们,恰恰是第二批到达的人。



斯科特探险队


在那个年代,对人类来说,第一名到达者拥有荣誉、财富以及一切,而第二名到达者就什么也不是。而他们正是人类到达极点的第二批人。


“历尽千辛万苦、风餐露宿、无穷的痛苦烦恼——这一切究竟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些梦想?可现在,梦想就这样破灭了。”——斯科特在他的日记中这样写道。



斯科特留下的小屋


斯科特怀着不祥的预感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回去的路使我感到非常可怕。”


前往极点只要遵循罗盘的指引,而现在他们必须小心翼翼,绝不能偏离自己原来的脚印,以免错过事先设置的贮藏点,只有在那里才能补充食物、衣服和煤油。天气突变,漫天狂风大雪令他们步履艰难,而且他们知道,在这样的天气下,一旦偏离方向错过了贮藏点,那就将直接走向死亡。他们的脚早已冻得不行。食物定量愈来愈少,一天只能吃一顿热餐,身体虚弱,饥饿,雪盲,疲惫不堪。


他们中最身强力壮的埃文斯第一个崩溃了,2月17日夜里1 点钟,这位不幸的英国海军军士死去了。下一个贮藏点带来的是新的痛苦和失望。储存在这里的煤油莫名地变少了,他们必须精打细算,尽量节省热能。


奥茨已经冻掉了脚趾,在用脚板行走,他以前的老伤口也开始发作。风刮得比任何时候都厉害。3 月2 日,他们到了下一个贮藏点,但绝望再次袭来:那里储存的煤油也所剩无几。中午的气温也达到零下40℃。在这种极端环境下,失去健康的奥茨感觉到自己越来越成为负担。清早起来,奥茨突然站起来。斯科特在日记中记录了奥茨的最后一句话:“我要到外边走走,可能要多待一些时候。”所有的人都明白,到外面怒号的暴风雪中去走一圈意味着什么,但在这样绝望的时候,大家也只能怀着敬畏的心情,看着这位英国皇家禁卫军骑兵上尉走进风雪,拥抱死亡。



斯科特小屋


剩下的3个人又向前走了30多公里,他们离“一吨站”只有17 公里了。如果当时他们能按原计划在南纬80°建补给点,那他们早已经得救了。3月20日,暴风雪让他们不得不扎下最后一个营地。之后接连9天,暴风雪异常凶猛,他们无法离开帐篷。没有食物,燃料已经耗尽,而温度计却指向零下40℃。在小小的帐篷里同死亡进行了8 天的斗争,任何希望都破灭了,奇迹已经远离。


3月29日,3人决定不再迈步,而是在帐篷里等待死神的来临。3个人爬进各自的睡袋。斯科特海军上校把日记写到了生命的最后一息,直到手指完全冻住,笔从冻僵的手中滑落。他说:“我们是在冒险,我们知道我们在冒险。可惜天不如人意,因此我们将遵从上帝的意愿,也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我们会坚持到最后。但我们越来越虚弱,结局已不远了。说来很可惜,但恐怕我已不能再记日记了。”斯科特用僵硬不听使唤的手签了名,并作了最后一句补充:“看在上帝的面上,务请照顾我们的家人。”


11月12日,后方搜索队在斯科特蒙难处找到保存在睡袋中的3 具完好的尸体时,发现斯科特的旁边是个罐头盒,里面有一根用鞋带做成的灯芯,他用这根灯芯燃尽了最后一滴煤油来记他的日记。在另一边放着一只大袋子,里面是企图运回基地的15公斤重的岩石标本和资料。“特拉诺瓦”号的木匠们做了个大十字架,上面刻着5个人的名字和大诗人丁尼生在他的名篇《尤利西斯》里的那句话:“去奋斗,去追求,去发现,永不屈服。”



纪念斯科特的十字架在观测山上俯瞰整个麦克默多基地


本文节选自《到南极》



德迈2016南极探索


(行程点击→)企鹅王国,南极三岛巡游

11月6日—11月27日(共22天)


(行程点击→)企鹅有约,探梦南极半岛

12月6日—12月22日(共17天)


(行程点击→)南极点10人超级团

11月29日—12月16日(共18天)




德迈国际旅行机构成立于2001年,是中国首家私人旅行定制服务专业机构。德迈是中国最大的南北极旅行服务商,截至2015年底,已成功组织1700人次到南极,600人次到北极,连续4年亚洲市场第一。2014-2015年,连续两年获“胡润总统奖”——最受青睐奢华旅行机构Best of the Best。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广州市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