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忆北极:生命中值得珍藏的奇遇旅程(7月再出发)

发布时间:2016-06-21 发布人:admin

旅行是一种经历,在我们生命中,从来不会忘却;而旅行的回忆,更是留给我们生命的珍贵礼物。


分享一篇北极斯瓦尔巴的游记,如果您也想有这样的旅行记忆,只需行动,无需犹疑!


旅行的意义,在于体验。 



北极斯瓦尔巴环岛探索旅程,招募接近尾声,仅余2名额。

如果您有申根国签证,北极也可以说走就走!报名截止日期可延期至7月16日。


(旅行时间:7月18日-8月3日,共17天)


北极,北极,它为什么值得旅行者梦寐以求,值得与南极一样被称为人生必须到达一次的旅行?


文/袁日

图/鞠航 侯贺良 德迈


北极归来,心却留在了北极。此行北极,每一天,每一次登陆或巡游,每一次新的探索发现,每一次与纯净美景及同行伙伴的相遇,都美好得令人感动。久久不舍,时时怀念。




登船,启航

6月22日,我们在法国乘坐包机在当地时间中午时分抵达世界最北城市朗伊尔城——北极启航和归航之地。即将降落朗伊尔城机场时团友们就开始沸腾了,雪山!壮哉美哉!从机场到朗伊尔城启航的港口,不过5分钟车程。


朗伊尔城港口荒凉寂寥,整个港口只停泊了一艘邮轮,那就是我们的船——庞洛邮轮南冠号。大家怀着激动和好奇的心情登船,船长一一和我们握手欢迎。待领了房卡安顿好,我们有约莫半天时间在朗伊尔城晃荡。




就在我们准备启航之时,传来了第一次船长广播,邮轮前方发现白鲸群!奔走相告,极目眺望,只见5、6尾白影在海里腾跃,溅起浅浅的浪花,这白鲸之舞,仿佛是给我们的启航祝福前奏,这足以让我们兴奋,对北极之旅愈加期待。


汽笛鸣响,启航!向北纬80°。德迈和船方说明登船和熟悉邮轮事宜,随即进行消防逃生演习。当晚晚餐是在二层的优雅法式餐厅用餐,一边看着像水墨画卷般的雪山在邮轮的移动中“旅行”,一边品味法式大餐,心情大美!晚餐后领了船方的冲锋衣,大伙穿上冲锋衣,跑到甲板看邮轮远航。




登陆,巡游

来北极之前,总有对比说北极风光不如南极美,因此对北极冰川的期待值并不是很高。然而在第一个登陆点——Magdalena Bay(马格达莱纳湾),却有大惊喜。在苍茫的雪原海边,我们遇到一只小海豹,迂回游弋,“舞姿”优美,丝毫不怕人,似乎在欢迎我们登陆,久久也不离去……




天气并不晴朗,倒也是另一番情景,黑白“混搭”的皑皑雪山被雾气笼罩,峡湾平静如镜,蓬莱仙境也不过如此?我们沿着探险队先行踏出的雪路,在茫茫雪原中徒步,往高处攀登,俯瞰峡湾全景。人们说大音稀声,大象无形,当时情景,恐怕只有用“大美无状”来形容。


——这是多妙的自然哲思啊。天地间,山水外,“有状”的,只是我们——我们穿着红色的冲锋衣,被包裹在纯白的世界里,远远看去,越显渺小。同时心底也生出一种“无状”的感动,我们这些人类,从遥远的远方,共同来到这里——世界尽头之北极,远离凡尘喧嚣,对未知的世界充满好奇,怀着探索之心,以婴孩似的童真,去重新认识自然,重新理解世界,更重新认识自我。




第二天,依然是阴天密云,我们遇到大片大片的荷叶浮冰,绵延北冰洋海面十数公里,其壮观景象绝不逊于南极。邮轮一路破冰而行,在甲板上,在房间里,可以听到浮冰被碾碎的声音。当我们乘坐小小的冲锋艇在茫茫浮冰中巡游,才了然我们就是那“沧海一粟”。同行的野夫老师慨叹北冰洋:“令人绝望之浩瀚”!


彼时自然又想起少年派奇幻漂流的画面,北冰洋巡游,比少年派漂流更为奇幻!浓云之中,偶有晴光,就在天边的“一线天”照映着绵延冰山,我们的船就远远停泊在浩瀚北冰洋的“一线天”之中——那是天地之间,我们的“家”,那是证明我们尚在人间而非天堂的唯一的联系啊。澹然清静,光影奇幻,心中真有“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感慨,除了这已绝无语言能形容。



旅人们来北极,无不想亲眼看看北极熊。来之前已被告知,是否看到北极熊全凭RP(人品),也许因为全船人一起的“念力”所致,我们RP爆发!先后见到2只浮冰上的北极熊,亲眼目睹北极熊正在饱餐海豹,鸥鸟围绕其间,分而食之——几乎所有人都聚到甲板上围观,望远镜、摄影“架撑”长枪短炮全副武装出动。


大伙啧啧称奇,为北极熊的凶猛,为海豹叹息的呼吁之声犹然在耳……据船长Philip说,他航行于北极圈20多年,见到北极熊吃海豹的情景,还是第2次。听说上一航期别的邮轮,连北极熊的影子也看不到。在北极,我们亲历目睹了这一幕,何其幸运!



我们总被问到北极与南极有什么区别,个人看来,仅从“环境”而言,北极圈的小岛,小镇,文化遗迹,人类的踪迹;北极地区除了茫茫雪域,更有苔原、植被、花草生长,北极之夏生机盎然;北极栖息的动物:北极熊,驯鹿……这些“最北极”的“标签”,与南极大不同——值得我们更多的探索。




在“7.14 island”(探险队说这块陆地是探险家在7月14日发现的,故名)和后来一次登录的不知名岛屿,我们简直像进入了“魔戒”奇境——比新西兰魔戒取景地更像“中土世界”:黑山,云雾,飞鸟,奇石,沼泽,苔原……墨黑的山顶部云雾缭绕,群鸟飞翔,地面苔原蛮生,野花绽放,奇石满布……


在这里还见到了传说中的驯鹿!或许是因为传说中拉着圣诞老人雪橇的就是长着美丽犄角的驯鹿,又或许是看过很多玄幻电影都有驯鹿的缘故,在我印象中,驯鹿是极具灵气的生物,遇到它是被眷顾的,应该许愿的那种




我所了解的驯鹿,印第安语意思是“掘地觅食的动物”,据说驯鹿的生长速度极快,刚出生几个小时的幼鹿就会直立行走,一天之内就会觅食——这不是大自然赋予的神迹吗?!现在正是苔原地带水草丰美的时候,也是迁徙至此的驯鹿最美的时光,它们悠然地吃着,肆意地奔跑着,与世无争的画面美到令人眩晕,所谓童话世界,不就是这样?


在岛上的草地可看到不少脱落的驯鹿角,装饰控又诞生了“邪念”:如果能带回去装饰家里多好!(到极地有个不成文的约定:什么也不留下,除了脚印;什么也不带走,除了照片和记忆。后来问过探险队员,被允许带回两颗小石头和一片羽毛,后来小石头送给极友了,羽毛还留着。)




第五天,我们登陆了Poolepynten,团友们称之海象沙洲——因为这里是海象聚居的地方,我们当天的登陆就是为了看看那些家伙。海象奇臭,奇懒,它们硕大的躯体扎堆躺着,呼呼大睡,半天不动身。两只“象牙”赋予了它萌态,偶尔翻滚玩耍,抬起长牙相对,倒也很可爱。据探险队说每年的5月至9月是海象的哺乳期。就在这荒凉的海象沙洲,有一所破房子,据说有一个科考家独居于此,常年进行考察工作,可想而知在此单调而寂寞的生活,太令人敬佩。




北极圈内有人类居住和生活的小镇不是太多,像我们登陆的金字塔镇(Pyramiden)与新奥尔松(NY Allesund),就有人类居住。金字塔镇是个废弃的俄罗斯小镇,昔日辉煌时期曾居住1000多人,目前只有20多人。居住在这儿是有多寂寞,很好奇这20人的小社会……当我们走进煤矿工厂的废墟区,竟真的遇到两个当地人,他们正在劳作,热情的与我们打招呼,他们黑乎乎的,在废墟处劳作,直接与废墟融为一体。如果不打招呼,还真看不到他们呢!


在小镇上,我们还遇到了一个执勤的俄罗斯士兵,名叫萨沙,每年4月到11月,较多游客到访北极的期间,他就在这里值守。令人惊奇的是,萨沙竟会说流利的中文,他告诉我们,他曾独自到中国旅行了3个月,徒步,骑车,火车,汽车的旅行方式……他都尝试了,他说喜欢中国,还会到中国去。




金字塔镇满目荒凉,几乎完全荒废了,宏伟建筑的轮廓犹在,如今已作鸟巢,旅人游走其中,惟忆往昔峥嵘。新奥尔松是我们非常期待的一个登陆点,那里有中国科考站——黄河站。


我们受到了北极燕鸥特别的“欢迎”礼,遇见了挪威探险家——阿蒙森的雕像,他是百余年前到达南极点第一人,他的雕像孤独冷峻,不免聊发思古之幽情,阿蒙森,永远的探险家偶像!重温着探险家的故事,我们参观了黄河站,拜访了站长,参观了科考工作人员在北极的生活起居,在黄河站的小邮局,盖上北纬80°的邮戳,寄出了明信片……




每天登陆,巡游——真是好时光!每次登陆或巡游,酷帅得像特种部队似的探险队都几乎全员出动,为我们护航,这几天的巡游,我们遇见了北极版“天堂湾”,遇见了成群鸥鸟翱翔,遇见了冰山崩塌……看那冰山崩塌的视频回顾,3-5秒,一座冰山消失得无影无踪。身在其中,真够惊险刺激!北极气候变化莫测,有一次登陆之后,天气骤变,海面风浪渐大,探险队员让我们赶紧乘坐冲锋艇返回。



探险队员似乎也有点紧张,全神贯注掌舵,不发一言(平时都会不时跟我们开玩笑),冲锋艇在浪中抛起,坠落。每次抛起,感觉整个大海都在晃;每次坠落,感觉整个艇都要被浪卷进去!有怕水的队友,死死抓住绳索,紧张得不敢睁眼。我深信有探险队员在,我们是安全的,于是跟着浪起浪落,大喊出声,当作是玩过山车一样,以缓解紧张。


探险队员不敢开太快,终于回到温暖舒适的邮轮,个个热泪盈眶啊。回想起来,这趟巡游还真有“探险”的感觉,这些风浪对探险队来说,肯定是小意思,所以其实根本不用担心。感谢这次风浪,让我们体验了一把真正的“探险”!



北极航程最后一天,我们在贝尔松峡湾巡游,进行了长达10分钟的静默仪式。放起手机,关掉相机,安静下来,只看,只听。看远海浩瀚,冰山矗立,海鸟盘旋;听,风的呼声,鸥鸟鸣声,水波的荡漾……听到内心的声音?没那么玄妙,那感觉就像做一次大自然瑜伽,放空,放空,然后一身心的轻松。


巡游之后,我们直接登陆了峡湾内的冰川——那是探险队第一次探索发现到的冰川,至今还不知道名字,我就叫它作“隐藏的冰川”吧。因为它隐藏在峡湾之内,冲锋艇驶过狭窄的湾道,我们徒步攀越了一段崎岖山岭,豁然开朗,一片冰川延绵而上。探险队已提前划出攀登路径,已有团友率先攀上高峰,想必无限风光在险峰吧!



冰川之上,果然有一眼浅潭,清澈如镜,蓝得不真实,盯着它看,清冽直沁人心!这潭水,就是地球之眼吧?魔幻大片可以来此取景!我们在冰川上欢玩,拍照,不愿离去……这是最后一次登陆了,明天即将归航,每个人心里都诞生了强烈的不舍。我们在冰川之上,用最完美的一次登陆,进行了告别仪式。


(后来才知道,这冰川不仅是探险队第一次探索发现,对探险队来说意义非凡,而游客徒步“登陆冰川”更是第一次,有史以来!这完全出乎意料,我们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登陆,完成了一次真正意义的探索。向我们的探险队致敬!)




7天6夜邮轮生活


我们的邮轮,是庞洛邮轮南冠号。庞洛邮轮是法国船,船舱非常舒适,每个房间都有180°观景阳台(这足以被称为:奢华!),装饰设计也处处散发法式优雅气息。我们的船长Philip,是庞洛邮轮的股东之一,他家是航海家族,在南北极的航行经验,已超过20年。登船时,船长和我们一一握手或拥抱,他掌舵的大手温暖有力,他喜欢开玩笑,幽默风趣,而且非常绅士。



邮轮生活到底是怎样的呢?用一团友的话说就是:在北极,每日歌舞一场,出海两次,饱食三餐,欢乐时光“直落”,快活神仙似的。而真正认识“同船渡”的朋友们,也是在邮轮上。德迈更策划了各种主题活动,我们可以在登陆和巡游的闲暇时间,与团友一起,参与丰富的活动,这也让我们有了更多的旅行收获与体验。这次北极的同行者,可谓大咖云集,有音乐人张亚东,有作家土家野夫,有乐队主唱环保人士萧玮,有心理学家,摄影师……还有卧虎藏龙的一群人。


 


野夫,爱喝酒,喜交天下“义人”,来北极之前读过他的书,听过他的演讲,或许书如其人?总觉得他一身侠气,北极行之后,无论白发青年少年童年,我们都称呼他为:野哥。野哥在北极进行了两场讲座,主题分别为:《我所信仰的生活》——在路上;身边的江湖。讲生活,聊江湖 ,谈信仰,分享他的坎坷且奇异的人生经历,令人唏嘘,同时他执着的信念也令人感动。


“我喜欢的是‘无所在’的生活,自由,在路上,结交天下义人。我们必须按照自己的理想和信念去活,我们一定要去为自己,甚至为你的同胞争取更大一点空间。自由从来不是自天而降的,自由一定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渴望它的时候,它才会来到我们身边。一己的自由不够,我希望每一个人,都像我一样地热爱生活,热爱这个世界,热爱自由。——这是我信仰的生活。”


“我结识了这个世界上一批真正怀揣着良知,为了自由而奔走于途的人们。他们就像当年墨子的子弟一样行侠仗义,扶弱抗暴,这都不是我的虚构,我一直说江湖不死,江湖社会一直留存在我们的心底,我想重新为江湖正名。”



张亚东,音乐人,王菲、汪峰、朴树、莫文蔚、李宇春等星的音乐制作人,而在北极,他更是个“摄影师”,背了7个摄影器材来。他说他的偶像是巴赫。在登船的第二天,船长晚宴之后,亚东与我们分享音乐,分享音乐界与娱乐圈那些事儿。


“在我看来,世途上的成功不算什么,可以说不值一提。我看来最重要的是精神那部分。有非常好的艺人,他们更注重修炼自己,而不是在娱乐圈里迷失,太多的所谓‘身不由己’,已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对世俗的成功不感兴趣。我始终认为一个人快活是最重要的。练琴的人最可爱,因为一个人在那,一直在做一件事情,安静,忍受孤独。我认为忍受孤独是唯一的,人的内在的一种‘自由’的方式,如果能有一件事情做,让自己不孤独,那是非常好的事。”



邮轮上,让我时时想起的,还有美好的船长晚宴与欢送晚宴,团友们一起,共度海上时光。麦田守望者主唱萧玮为我们唱了两首歌,《perfect day》、《在路上》,歌词很好:“如果我有方向,那就是远方……我们没有理想,流浪没有方向,只是梦中的麦田,守望着一片金黄……美梦也无常,那永远到不了远方,在路上和我唱这一首歌……”在路上,正是我们人在旅途最好的诠释,我们在路上,体验美好,体会孤独,我们在路上欢笑,歌唱,在路上遇见,在路上经历山水和人生。


北极风景自然是极致之美,而邮轮时光,也是我们旅途中最美好的一部分。我们与同行朋友一起,饮茶,喝酒,欢歌,跳舞,沙龙,讲座,学习,分享……每天的活动安排充实得让人觉察不到时光的流逝,以致归航“着陆”时,还习惯性地拉开窗户,看我们的船航行至何地,还习惯性地恍惚听到邮轮广播……




能不忆北极?


如果一段旅行结束之后,我们习惯要说旅行的意义,那这一次,我们不如多说说“旅伴的意义”?


我们每个人都不可能将风景看透,一次旅行,更在于通过旅伴的分享去“完整”——你的眼睛没看到的地方,我来看,与你分享;我的心领略不到的,你感悟到,与我分享;你我的人生经历不同,思想不同,但我们可碰撞思想,交换想法……


“同行”的故事,你中有我,我中亦有你。旅行的意义远不止是眼前的一片风景,更因为在旅途中认识的同行者,他们的故事与思想的分享,令我们观照自身,获取能量。



北极,如果具象的形容,在我心里就像不会融化的冰淇淋,冷冽清甜,滋味无穷,无论多少次回味,都喜自眉梢,甜上心头;


北极,也像是一杯用北冰洋的冰特调的“北极冰茶”,在别处寻不到的滋味,回甘悠长;


北极,也像是一幅长画卷。


最磅礴的画面,是浮冰满布的茫茫北冰洋;最令人慨叹的画面,是荒废小镇上的两个劳动者;最美的画面,是驯鹿生息的“魔戒”;最震撼的画面,是北极熊饱餐海豹;最纯净的画面,是那冰川上的一眼蓝湖;最美好的画面,莫过于一对新人拍婚纱照……


这些画面全在心里一一封存,也许有一天,我们会重返北极,重聚北极,然后一起“晒光阴”。


这篇流水似的纪游,是属于极友们的集体记忆。我们每个人都不可能一次看尽北极,期待极友们的分享,通过分享,我们才真正拥有完整的北极——我们心中的北极。



去北极熊家乡作客,斯瓦尔巴环岛行

7月18日—8月3日(共17天)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网页左侧 极地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旅行热线 400 609 0109






*德迈国际旅行机构成立于2001年,是中国首家私人旅行定制服务专业机构。

*德迈是中国最大的南北极旅行服务商,截至2015年底,已成功组织1700人次到南极,600人次到北极,连续4年亚洲市场第一。

*2014-2016年,连续三年获“胡润总统奖”——最受青睐奢华旅行机构Best of the Best。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广州市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