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散记②,博卡的颜色

发布时间:2016-08-05 发布人:admin


阿根廷散记①,百年孤独为谁哭泣

(点击图文即可阅读)




阿根廷散记②,博卡的颜色



非典型的探戈


在阿根廷,探戈和足球一样,无处不在。无论大街上还是小酒馆、广场上或者剧院里甚至贝隆夫人的墓地旁你都能看到探戈表演。  
 


我也去过布市金碧辉煌的剧场和照片上这个著名的探戈餐厅看了几场盛大而隆重的探戈演出,热闹但不喜欢。
 


探戈的诞生其实是因为晃荡在博卡码头的水手、码头工人和流浪汉在无聊时相互pk和炫耀各自家乡的各种肢体语言。因此非洲、欧洲和美洲的基因,探戈里都有。这本来是男人之间的活动,但“科班出身”的舞女,“自学成才”的妓女岂能甘于围观?反正没活干,于是也加入进来。于是动作里逐渐糅合进街头流莺与恩客之间的挑逗、拉扯和幽怨,男人之间的争风、嘲弄和角斗,慢慢就演变成充满暴力美而又带有性暗示的舞蹈。



 

而这大雅之堂上的探戈表演,更像是展示探戈前世今生的科普节目,除了我照片上这一种雍容华贵的英式探戈外,还有美式探戈和竞技式探戈,舞台化的感觉都过于浓重。 他们的每一个舞步都正确,每一个转身都华丽,但是探戈的核心——暧昧和挑逗,浓郁和缠绵,一点都没有。不愧为国际标准舞,标准,但不纯粹。

 



在这样的灯光条件下拍照,很有难度。舞蹈演员的动作幅度很少像这位歌手那么温柔舒缓,所以用脚架很不方便构图,于是400毫米长焦大炮就这么端在手上,为了减少镜头晃动只好调节呼吸,一会儿就腰酸背痛大汗淋漓,我觉得自己是来健身的。


有朋友看了我在这里拍的探戈,比对后面我在博卡区拍的街头探戈秀,更喜欢这里舞蹈家从容的气质,隆重的装扮,专业而优雅,嫌弃博卡那些旧码头上,小酒馆里的舞者显得局促和落魄。而我,有不同看法。陕北的“信天游”当然可以昂首唱进CCTV甚至维也纳金色歌剧院,但最纯粹的还是吼在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上的那一嗓子,含混着黄河的气息。



据说世界上最性感的腿,是阿根廷人的腿!一只跳探戈,另一只踢足球。而我觉得这话更适合送给阿根廷的邻居巴西,送给性感、灵动、激情的巴西足球和桑巴。阿根廷无论是球员和探戈舞者,在性感之外还凭添了一些诗人的伤感、暗示和忧郁。而桑巴,绝不来什么暗示,全是开门见肉的明摆着,直接上丁字裤、各种羽毛和铜钱大的Bra,就那么黑黝黝的在你面前晃,直到晃得你心碎。你笑了?那就淌着口水等我的巴西游记。


就像我更愿意在蒙古包前看摔跤,在维族大爷院子里看高鼻子姑娘扭脖子,在非洲大草原上和马赛人蹦哒一样,每一门艺术都可以包装之后搬到大堂,但最纯粹的滋味还要在它原生的背景下。芭蕾源于宫廷,评书出自茶馆。探戈,我更爱博卡的。





有一种颜色叫博卡


 如果你想感受地道的阿根廷人文、历史和风情,博卡不能不去,这里是阿根廷的缩影,成为世界了解阿根廷、了解阿根廷足球和探戈的必游之地。而要了解博卡的渊源,有一个关键词:码头。博卡码头创造探戈,重庆码头创造火锅,这就是码头文化。


生长在重庆,对于码头文化一词,我很熟悉。重庆火锅的麻辣鲜香烫、袍哥人家的豪爽脾气暴都是重庆码头文化最醒目的符号。我打小在长江边厮混长大,每年都有一两个小伙伴被长江吞没,现在,我来到地球的南面遥远的国家了解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码头文化,刷新了我脑硬盘里关于“码头文化”就是“火锅、袍哥、朝天门”的狭隘定义,这就是旅行的意义。



博卡,曾经是布宜洛斯艾利斯历史上第一个也是最繁忙的码头,大批来自世界各地,尤其是西班牙、意大利的水手和码头工人长期混迹在这里,他们为生计所迫流落异国他乡,形成了独特的生活圈子,交织出独特的码头文化。这里有诞生过球王马哥的博卡青年队,这里的码头文化催生了举世闻名的探戈。但随着博卡码头被马德罗港区逐步替代而渐渐废弃,这里处处展现出陈旧的斑斓。


博卡 与 足球


被绿树掩映的就是博卡青年队的主场,博卡区诞生过两支全球鼎鼎有名的足球队:博卡青年队和河床队,并称为阿根廷足坛双雄,都是阿根廷最具实力的豪门,是阿根廷足球的骄傲和象征。两个队几乎贡献了阿根廷足球史上所有的巨星,当然,梅西除外,因为河床队嫌弃这个天才少年会是侏儒,然后被西班牙豪门巴萨捡了个天大的漏。其实,这也是南美和欧洲相比,经济实力差距悬殊,不敢孤注一掷的原因。



五彩斑斓的博卡区有两种主要的色调,一种是来自博卡青年队由黄、蓝构成的博卡足球色,一种是来自码头船舶的博卡码头色。我们先从博卡的足球色说起,它出现在球场附近的大街小巷的酒吧和孩子们的球衣上,对比强烈的黄蓝色,是不是让人想起了一个国家的国旗?那就是瑞典。事实上这支阿根廷的球队还真的和那个万里之外靠近北极的国家在冥冥之中有缘。



博卡队原来的球衣和另一支球队撞衫,他们决定用一场比赛来解决问题,战败方重新更换球服颜色,但牛逼哄哄的博卡在赛前根本就没有关于新队服颜色的预案,但最后却结结实实的输了,往往大腕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连自己战衣的颜色都没保住。牛逼瞬间变成苦逼。



不过愿赌服输,于是他们决定把第一艘进入博卡港的轮船上的国旗颜色作为自己球衣的颜色。结果远方呜呜的开过来瑞典商船,所以瑞典国旗的蓝色和黄色成了新球衣的颜色,搞得和瑞典的“宜家”卖场式的,沿用到现在。



博卡青年队和河床队也是谁也不服谁的世代死敌。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后来河床队搬离博卡,去了布宜另一个区。我猜,阿根廷一个区区的区级足球队,就可以嚼着口香糖把咱国家队拿下。不过,咱也不用自卑,咱在世界杯赛场上毕竟只输过三场,而且这个纪录大概还会在世界杯赛场上长时间的保留下去。



因为球场外形的原因,爱吃零食的孩子们也称它为糖果盒球场。足球,寄托了博卡孩子跻身繁华世界的遥远梦想,糖果,却是他们最现实可及的愿望。




我看到,高乔人里克尔梅嚎叫的画像飘扬在博卡的某家人的小阳台上,但他在巨星璀璨的博卡星空中远不是最夺目的那一颗。在破旧残缺的博卡贫民街区里到处能感觉到足球的气息,要么混黑社会要么进足球队,我想,这是他们必须面临的选择。缺少文化教育但运动神经先天发达的南美孩子们,被命运改变还是改变命运?基于爱好也出于被迫,于是走上用足球改变人生的道路。但也正是这些贫民区里的孩子成就了博卡青年队成为贫民区里的世界级足球豪门。



马拉多纳是博卡街头涂鸦的主角,经常冷不丁就能看到他的画像咧着嘴朝你笑。他和贝隆夫人一样都是来自博卡的骄傲。曾经在博卡青年队灿烂星河中划过太多的超级巨星,信手拈来都是顶级的品种,球王马拉多纳就不多说了,还有战神巴蒂斯图塔、“风之子”卡尼吉亚......。和巴西等南美国家一样,阿根廷很多球星都是打小在贫民区里出生成长、摸爬滚打,命运之神盘旋在博卡的天空,要么引领着他们扬名立万走向天堂,要么堕入更加晦暗的深渊。



这些怀揣着对足球的狂热与梦想的孩子们中间,说不定若干年后就会有一颗冉冉升起的国际巨星。他们好奇的用英语和我瞎聊了几句,得知我来自中国,那个最帅的男孩兴奋地把话题从足球转到了乒乓球,好吧,小伙子,谢谢你的厚道,高颜值小帅哥。



博卡的酒馆紧密的伴随着两大主题,一个是足球,一个是探戈。

历史上,世界杯冠军被欧洲和南美两大洲完全瓜分,无一例外。欧洲40多个国家出了5个冠军国家,而南美10多个国家为世界杯贡献了3个冠军之国,而且都不止一次夺冠,尤其是五星巴西无人能及。而且南美人拿走了一半的冠军次数。但和国家队傲人成绩相比,南美的足球俱乐部虽也豪门云集,但却尴尬。


由于经济落后的原因, 南美俱乐部只是足坛巨星的摇篮和养老院。一批批的球星在这里被发掘,然后去欧洲足坛淘金赚钱、熠熠生辉,达到足球生涯的巅峰,然后无法抵挡自然的规律,伤病、老去又让他们重新回到出发的地方,少小离家老大回,归于落寞和寂静。这是自然和经济规律的残酷和必然。



世界足坛除了南美洲出产的贝利和马拉多纳,谁还能第三个撑得起“球王“名头呢?所以,这张和马拉多纳的合影,有没有让球迷朋友们羡慕嫉妒流口水?而且他完全没有殿堂级巨星的架子,笑容可掬的配合我摆足了各种pose,正面、侧面、正侧面,甚至转过身来露出他骄傲的10号球衣。然后?乐呵呵的收了我5美元小费,这还是我之前毫不犹豫的给他从10美元杀下来的价,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还有要合影的么?下一个。 



几位壮志未酬的大叔在野球场上叱咤风云,趔趔趄趄的小朋友手舞足蹈的加油。目测大叔的水平能晃过不少中超职业选手的夹击。巨星云集的阿根廷足坛,其实也奠基着庞大的人肉金字塔。岁月流转,从未停息,多少翩翩少年中的绝大部分失去了仰望璀璨球星的能力,只能直面暗淡的现实。多少次意气风发,终究没能从儿时的梦里踏进足坛的豪门。唯有不变的大概是这份热爱,可以传递下去只剩下这份梦想。






博卡 与 探戈


前面说过,这里除了一种颜色叫做博卡足球色,还有另一种颜色叫做博卡码头色。最初,我以为这是哪位艺术家发起的大型行为艺术。或者像朝鲜和我们国家那样,专门为游客装扮起新鲜靓丽的假象。



其实,这些彩色房子,可以向前追溯两个世纪,那时候西班牙和意大利的贫苦移民来到这里搭建了很多的简陋的铁皮房子,但是骨子里那种爱生活爱拉芳的浪漫气息没有让他们任由房子乌漆麻黑,而是去博卡的港口上向过往的轮船讨来漆船剩下的油漆来粉刷自己的小屋。
 


这些船用的油漆耐晒又防水,历久弥新,不会斑驳。但毕竟是讨来的油漆,数量有限,于是就变成了这样的五颜六色。反倒成了布宜著名的的风景。世界各地的游客通过这扇窗看到他们,他们从这里看到世界。


两个小男孩在消防队员营救小孩的雕塑前羞涩的合影。我还在这里看到很多关于消防题材的雕塑或壁画,由于棚户聚居,繁杂的电线上天入地的交织穿梭,这里大概常常火警骤响,然后发生过许多关于营救和牺牲的故事。



彩色的楼房,像楔子钉进原本开阔的平地,分割出两条狭长的街道,这就是博卡著名的卡美利多小道。当今的罗马教皇方济各来自于布宜,成为阿根廷新偶像。于是他的塑像站在阿根廷很多的阳台上朝着信徒们招手散播福音。阳台上是信仰和骄傲,阳台下是真实的生活,在探戈的发源地,自然要和探戈舞者摆一个地道的探戈pose,咔嚓,5美刀,和山寨马拉多纳一个价。


由阳台想起另一件事,方济各的前任教皇本笃十六世,2013年的一天他站在教皇夏宫的阳台上向全世界12亿天主教徒挥手作别,成了600年来第一位辞职的教皇。那么,世界上还有什么工作和职位在它们让你困惑和烦恼的时候不能放下呢?尽管,它们往往寄托着信仰和责任的名义。.……好吧,我说远了。



路遇几位阿根廷美少女,她们纷纷澎湃着骄傲的青春,看到我的相机端起,姿势表情立刻各就各位,镜头感极强。粉红的钢牙妹不知道是不是贝隆夫人的小粉丝,反正我扑通扑通地在她那儿看到了女神。阿根廷人还热爱纹身,也许和他们热爱涂鸦一样,只是小姑娘,你这纹身如此潦草,确定不是涂鸦师傅干的?



缤纷的颜色,彩虹的老街,时间停滞在博卡,仿佛它故意拖慢了现代化的步伐。其实这停滞之下暗流汹涌。


阿根廷不仅官员腐败,政府也跳起来“抢钱”,曾经强制冻结所有公民的外汇,然后等你能取的时候,汇率直接腰斩。你害不害怕?



风尘味十足的大提琴手,这造型能撩拨全部18岁以下少女的心弦。那么,还是来一曲“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吧?



博卡的街道标示牌花哨繁多,反而让人容易迷路。就像如今的阿根廷正走在十字路口,当我正在键盘上敲字的时候,屏幕上弹出委内瑞拉濒临国家破产的新闻,据说在南美,那是百姓福利最好的国家,一个工人患上重病就可以让一个企业赔到破产,这下连国家也要破产了。两个南美兄弟国家的经历如出一辙,并肩陷入更深的“百年孤独”。其实不仅是南美,身处北欧号称世界上最富裕、最和平、福利最好的国家冰岛不是也挣扎在破产的边缘么?突然发现,那些年我们羡慕高福利、高民主国家的表情,有些幼稚。



异国的集市里,总是有些惊奇给你。话说,套上这样的围裙,还能让人好好地做一个高超的厨娘和煮夫吗?还能煎出一个色香味俱全的荷包蛋么?



这里和圣太摩跳蚤市场一样,云集了不少的艺人和画匠。有所不同的是这里只有中午游客来临的时候繁荣热闹,警察巡行。其实,早上和黄昏的这里治安混乱,生人回避。



酒和探戈总有着千丝万缕的故事,卡美丽多小街上有很多酒吧门口都有招揽酒客的探戈表演。同行的老陈说,探戈的精髓本在于独特的舞步,而我却更多的用眼神来解读它。他说的没错。尤其在博卡,最吸引我的探戈舞者,无一不是因为他们忧郁得有些凝重的眼神。



这里的舞者,没有精致的妆容,端庄的华服。迟疑的舞步和每一双眼睛里都写满了忧伤。  



在探戈酒吧散发小卡片招揽客人的梁朝伟却要在张国荣的调教下学习探戈,这是《春光乍泄》里多次出现的镜头。他们就住在这里——博卡。

 


每个收工后的午夜,梁朝伟都会搭上开往博卡的末班车,然后拖着孤单的影子晃荡过博卡沉睡的街道,穿过这些密集的彩色房子,回到没有了张国荣的家。张国荣在片里有一句口头禅:不如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多么温暖而诱惑,简单几个字仿佛有一种魔力,不管是已经分手还是即将分开的恋人,只要还心存不舍,难免会为这句话莫名的动容……挣扎着等待对方或者自己能轻轻点头,爱恨情痴统统一笔勾销,彼此都回到情感的原点,人生仿佛又如初见……但并不是所有的故事,都在你愿意重新开始的时候就可以重新开始。当你懂得珍惜以后回来,才发现生命里总有些什么是不会再回来了。



曾经,地中海沿岸劳工纷纷汇集于博卡,生存繁衍。他们抱着酒瓶和美女在街上跳着自己发明的探戈舞步,人们在动荡里豪饮着麻醉的快乐。幽暗的酒吧买不来浇愁的宿醉、温暖的红.灯区照耀不了黯淡的前途。现在的阿根廷,你会发现场景那么的相似,让人困惑,这是因为时光的轮回还是根本就停滞不前? 



三个月里,我两次经过这间探戈酒吧,都在门口见到这一对探戈舞者,可以想象,他们日复一日在这里卖艺生存。作为外行,我无法把他们的技艺和剧院里的分个高下,但那投入的情绪融合在博卡的环境下,更深的打动着我。

 

探戈的魅力不仅在于舞步,情绪才是最感染人的秘方,其他舞蹈大都面带轻快的微笑,唯有探戈与众不同。深情凝视里流淌出忧郁,燃烧着呼吸,他们是在用眼神跳舞。 于是,每一次,我都在她性感犀利、意味深长的眼神下魂飞魄散。



遥远陌生的音乐里,时动时顿的舞步伴随着的那些令人心醉又心碎的目光、.....时隔半年,再看到这些照片,仿佛又回到了博卡......




博卡就是这样,它蕴藏着太多往事。这里处处都是探戈的舞台,仿佛每个舞者都有幽幽的心事,他们表演的不是别人,而是真实的自己。所以,我并不喜欢剧院里的盛装演出,探戈,我更爱博卡的。



第一次,让同一个场景里的照片在我的游记里连续出现了八张,因为每一个瞬间我都无法割舍。借用龙应台的话来说:拉丁民族是性.爱的艺术家吧?他们的音乐,每一个音符都充满了性.的渴.望,他们的舞,每一个动作都暗藏着性的挑.逗。所谓拉丁舞,简直就是性.爱的“舞化”。



有一些美丽,它就只是美丽。但有一种美丽叫做迷人。凝眸时如波澜不兴的黑海,流动时如空中飞走的流萤。看到这双眼睛,每次都会有一匹狼在心里嗷嗷的叫唤。忧郁的双眸、微锁起的眉头、雕刻的鼻梁、紧闭的红唇,都让我按捺不住想要对帅哥说,放开,我来。 




 坐在成都的电脑旁,对万里之外当时的伴舞音乐早没有了记忆。于是自己为凝固的照片配上邓丽君幽怨轻唱着的那首《酒醉的探戈》:我醉了,因为我寂寞。我寂寞,有谁来安慰我?......往日的旧梦就像你的酒窝,酒窝里有你也有我。



棚户区才是博卡更加真实、灰暗和混乱的一面,其实只和我们隔着一条铁路的宽度。到处是破烂的房屋,睡眼惺忪的壮汉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坑坑洼洼的路面上满是垃圾和狗屎。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把守,他们用脚步划出了安全与不安全的边线。他们总会对试图越轨的游客说两个英语单词:“No!Danger!”(别去!危险!)千万不要单身走进这个世界。


这就和人一样,他可以向你展示自己衣着光鲜或者哪怕是古怪独行的一面,但尤其是像阿根廷这样一个家道中落、曾经的富家子弟,不会让你轻易看到他的落泊和不堪。作为一个过客你没有办法打开那些紧闭的门,你要是执意前行,某一个街角转弯的地方,就会踱步走出一个叼烟、纹身、粗壮的现役黑社会份子。

 


我习惯用阿根廷和他的邻居巴西相比,都是足球王国,都有让人hold不住的烤肉,都有自己独特的舞蹈。阿根廷的探戈,巴西的桑巴就像这两个国家的性格。和热烈明朗的巴西相比,阿根廷总让人感觉到多了一些难以捉摸,复杂又矛盾的心事。


阿根廷是艳丽的,这里的阳光灿烂无比,这里的房子尽情地挥霍着人间的颜色;

阿根廷是狂野的,因为动荡,因为足球,因为潘帕斯的雄鹰,因为不安份的心;

阿根廷是优雅的,它撩拨在情绪满满的探戈舞里,弥散在淡淡的咖啡和书香里;

阿根廷是忧伤的,因为经济困顿,因为贝隆夫人,因为一曲阿根廷别为我哭泣。


-end-





阿根廷将有条件“免签”

最新签证消息:若持有有效的美国或者欧盟签证,将可以简化签证手续,只需要缴纳50美元的旅行授权手续费用,就将可以免签进入阿根廷!



该条件只针对个人旅行签证,商务签证和其他类型的签证手续暂时不变。如果没有美国签证或者欧盟国家签证,申请阿根廷的签证手续同样不变。


阿根廷驻广州总领事馆已发布签证信息微信,不过具体有条件免签的实施时间还有待官方宣布。


















极地旅行顾问全程为您服务


1)网页左侧 极地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旅行热线 400-609-0109




德迈国际旅行机构
实现旅行梦想



*德迈国际旅行机构成立于2001年,是中国首家私人旅行定制服务专业机构。

*德迈是中国最大的南北极旅行服务商,截至2015年底,已成功组织1700人次到南极,600人次到北极,连续4年亚洲市场第一

*2014-2016年,连续三年获“胡润总统奖”——最受青睐奢华旅行机构Best of the Best。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广州市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