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林建勋:那些年的鹅友故事

发布时间:2016-09-29 发布人:admin



旅人林建勋

足迹遍布5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10次到南极,9次到北极,德国和瑞士分别去了40和30次,至今已用掉了6本护照,海外旅行里程超过200万公里。


文/《度假》

鹅友梦想,那些年的南极故事


我一直觉得,南极应该是每个人的梦想之一。南极是地球上发现得最晚的大陆,也是最难接近的大陆,曾经有不少探险者用生命谱出了探险史诗。在这个星球上,南极意味着遥远,意味着神秘,意味着未知,也意味着梦想。


普通人去南极的渴望和好奇心与当年的探险英雄并无二致。有人说我有漫游癖,要走就走未去过的地方——人的心理都是如此。至今,我的足迹可说得上环游过世界七大洲(当然,世界太大了,仍有太多梦想之地未曾踏足),而南极仍是我心目中的梦想旅游目的地之一,而且去1次是不够的。


2009年11月,我终于踏上了日思夜想的南极大陆。后来公司运作极地游项目,我领着几百位鹅友,先后五次赴南极旅行。鹅友,是“企鹅之友”的简称。你看南极的企鹅,天真可爱极了,它们的生活如此简单:捕食、休息、散步,有时它站在你面前,像小孩一样一动不动地盯着你,一点攻击性都没有。如果我们的生活可以回归到最简单的状态,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后来团友们开始互称“鹅友”,大伙一致认为,这比“极友”感觉温暖和亲切多了。




人见人爱的企鹅


1

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个环游世界的梦。


小学三年级时,姨夫送了我一本《中国地图册》。那时父母不让我看课外书,于是我就背着家人,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看。当时我在纸上一页页地比划,走遍了中国,从此将无数的地名牢牢记在心里,这些地名在以后的岁月中一一被我访过。


大学时为了攒钱去旅行,我会在假期拼命地做兼职,有个暑假同时做了7份家教,有一次竟然累得在课堂上睡着了。打工赚了钱,我就会立刻出发。毕业后去了旅行社,带着游客四处奔波,渐渐地我发现,“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日子,并不是我心目中的旅行。旅途中最难忘的,往往不是景点,而是内心获得的那些感受。如果能让旅客获得属于自己的独特感受,我才会觉得自己的工作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人与自然   摄影/黄国伟


2009年,机缘巧合,终于去了南极,也因此萌发了运作极地游项目的想法,希望能为有梦想到极地旅行的旅行者也能够实现梦想。北半球的11月到3月份,是去南极最好的时期。由于资源有限,目前每年约有两万人次能登陆南极,中国每年大约有1500人,包括港澳台地区。我们通常要提前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才能预定到南极邮轮,因为我们是做南极“包船”项目。目前去南极主要是跟团,难以自由行。


有一次我跟鹅友们聊天,他们说到有一对法国夫妇,老爷子已经74岁了,患了小儿麻痹症,无法行走,是他太太用轮椅推着他到南极的。每次登陆,老太太要提前为他准备一艘冲锋艇;登陆后,老太太要先抬出轮椅,再将他搬出冲锋艇,放到陆地的轮椅上。有时地面不平坦,他就只能呆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去看南极,但他沉醉其中,非常满足和享受。老太太很乐观,一路上照顾着他,她说,这是他先生儿时的梦想。

   



梦想的力量


老爷子让我很感动,南极也是我从小的梦想。我永远记得自己从阿根廷大使馆拿回签证时的激动心情,真的要去南极了,梦想似乎触手可及。南极不仅仅是一个地方,更是涤荡心灵的所在。我最难忘的南极是海上的日落:凌晨3点,我立于船头,看着那360度的霞光红透天际,享受着全身被“烧红”的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当凛冽的风吹来,我才回过神。四周的雪山被阳光照射成一座座金山,海水和天空都被染成一体的通红,那时你会忘却世间的烦恼,感觉到地球母亲和她的呼吸。


年轻时,我们都会说要去世界上最远的地方旅行。可是,多年以后,仍然有人在原地打转。在那么多的鹅友中,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个广州的女孩子。她30来岁,是一个公司的财务,平生积蓄才足够去一次南极;她很神秘,从未远行,话很少,不管怎么问,就只是说想去南极。去南极的路上,我几次想跟她聊天,听听她的想法,可是她依旧是“省话一姐”。后来我发现,登上南极大陆后,很多不好走的路,别人远远地旁观,她都会去走一走和看一看。可能,她是真的向往和热爱这片土地的。后来听说她正计划攒钱进行环球旅行,南极,只是她的第一站。




海上红霞


2

去南极,路途遥远,我们长途跋涉,到达南美洲最靠近南极的乌斯怀亚港口后,再乘邮轮前往。在穿过德雷克海峡的“冒险”之后,我第一次看到,冰山晶莹碧蓝,青蓝的浮冰与高高耸立的皑皑雪山所组成的画面是不可思议的纯粹;顺着航道的方向无限向南,行驶在海峡中,右侧是群岛棋布,左侧是南极半岛,雪山组成了环幕,船在布满浮冰的水道划出了一道墨蓝的痕迹,面对此情此景,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表。


这些壮观而又震撼人心的场景,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摄影发烧友。


我认识一个贵州的鹅友,打上船的那一刻起,他就扛着一个长焦镜头,只要船一停,就到处拍摄。可他晕船特别厉害,基本处于“人动船不动,船动人不动”的状态。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船停在一处狭道上,大伙都在用餐。他开始在船上架镜头拍摄鲸鱼。哪知过了一会,船开始平稳地滑行,他“哧溜”就跑了,连镜头都不要了。事实上,岛上的大多数时间都是风平浪静的,但是他只要船一动,就必须回去床上躺着。后来听说,为了拍到美丽的极地风光,北极他也去了。






冰山林立


3

或许是有着共同的梦想,共同的感受,同去南极的人,很容易结下深厚的友谊。我和不少鹅友都成了好朋友。


从南极回来,很多人都会梦回南极,梦到极地的阳光,巍峨的雪山,梦到可爱的企鹅,笨笨的海豹和优雅的飞鸟,梦到在茫茫的冰川中行走。有些甚至接连一两个礼拜地做梦,这再正常不过了。因为那是一个完全超乎人们想象的世界。在南极,你可以做很多事情,也可以什么都不做。当你安静下来,时光仿佛也是静止的;当你登陆又离开,又会感到时光匆匆。


上海有个鹅友,从南极回来一个多月后,我去上海探访他。见面后,我既觉得有趣,又很感动。有趣的是,那天他在办公室穿了一件我们去南极穿的红色冲锋衣,只是因为他要与鹅友相聚;感动的是,见面后他激动地拥抱了我很久,说回来后连续3天梦到南极,感谢我帮他圆了梦想。


我感同身受。去过南极的人,生活或多或少都会跟从前有所不同。它太安静了,以至于人会猛然意识到平日的生活是怎样的嘈杂;它太干净了,以至于你不由得心生敬意,平时的不良习惯荡然无存;它太伟大了,那些冰山,无一不是经历了千百万年的积累,面对它们,人类实在是渺小了。




冰涛


去南极,有鹅友会晕船。有位林女士绝对是我见过最严重的人,平时从顺德坐船过去香港,那么短的路程,她都晕得不行。她老公一直想去南极,于是她就问,“去南极晕不晕?”她老公急忙回答:“不晕不晕”。其实他们心里清楚一定会晕船。可是她老公太想去南极了,她为了完成老公的梦想,决定一起去南极。结果一路上,船一动她就吐,吃不下饭,每次只能吃一块小面包、喝点水来补充体力。夫妇俩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南极大陆,都跟我感慨说不枉此行。让我更讶异的是,从南极一回来,林女士就立刻报名去北极。我问她为什么。她感慨道:“南极就像一面镜子,它让我看见了自己。这次去南极虽然辛苦,不过趁现在年轻应该还可以承受多一回。以后老了,可能就不行了。”与林女士一样,旅行对我的最大意义,就是发现世界,然后是认识自己。相比其他生活方式,旅行更容易去实现这个意义。


看到鹅友的满足,我心里非常愉快。这种分享的骄傲和自豪,这种成就感,是我至今依然如此热爱这个行当的原因。                  




静行致远


4

第一次去南极,无论做了多少心理和知识的准备,你看到的南极还是会出乎你的意料。那种自然之美,那种人和生物之间关系都让人震撼。在南极的企鹅,金图、阿德利、帽带和国王企鹅,在我看来都宛如老友。


当时,我还看过虎鲸围猎海豹的场面:十几头虎鲸团结协作,捕杀一只在浮冰上的海豹。几头虎鲸冲向浮冰掀起海浪,试图用海浪倾覆浮冰以使海豹掉下海,海豹努力地挣扎奋争,但终于还是被掀下水去。海里一阵波浪翻滚,最后恢复了平静。刚开始大家看到虎鲸冲击海浪的时候,都为它们加油,后来又转而为海豹加油。当一切归于平静,大家都在为可能被吃掉的海豹叹息。亲眼目睹自然界的原生态,让我感慨万千。




宛如老友




快乐的大脚   摄影/梁沛文


视野的无尽远方,是我追寻生命意义的方向标。因为旅行,我的生命被赋予了不同寻常的意义。有的人去到南极,会为自己举行一些特别的仪式。我见过一个73岁的老爷子,就给自己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告别仪式,以此向这个世界告别。有人会说,老爷子太悲观了吧。恰恰相反,老爷子非常达观,去南极的一路上,聊天,用餐,拍照,他都很活跃。那时他正在环游世界,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给自己做这样的一个告别仪式。


很多时候,我们会觉得人终究抵不过时光的催促,最后只能悲伤地向世界告别,听起来是那么伤感。可是西方宗教认为,回到上帝身边,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在老爷子看来,告别意味着我可能不会再来这个地方,“再见”,就像跟朋友说再见一样。他爱这个地方,所以说再见。


老爷子以一种最虔诚的方式完成了在南极的告别,同时也深深启发了我。生命到来时,无法选择,离开时或许可以。在我生命走向终点的时候,或许也会这么做。虽然不一定是去南极告别世界,但我也会珍惜拥有的一切,珍惜见过的一草一木,用开放的心态去容纳这个世界所给予的一切。能够开心地来世界走一遭,见过潮起潮落,观过花开花落,当然也能用平和的心态去面对离开。就像百岁老人杨绛先生说的,“细想至此,我心静如水,我该平和地迎接每一天,准备回家。”                                                                                          




心境如斯


登陆南极时,我一个人静静地走着,突然间听到四面八方的隆隆声。那是风声从内陆吹来?好像不是,再仔细倾听,又似冰川断裂的声响从远处随风飘来,这天籁之音,深深地撼入心灵。每次回想,内心都无法平静。我明白,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都已经被南极深深打动,这改变就像种在心里,让我感恩,也让我懂得在自然中学会生活的道理。


我热爱南极——那片神奇的大陆。因为工作,我还会继续赴南极旅行,估计,这一生我会有20次探索南极的机会。我得努力把握,让每一次南极之旅都有不同,都精彩。我也希望能与更多热爱南极的朋友一起去体验。




南极之心



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南极



2009年

“在南极,我停留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一个回忆;每一个回忆,又能让我回想起一个人;每一个人,又能让我叙述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又承载着我对南极的无比眷恋。这一方风土,是如此美丽。




2010年

“我们站在这个星球的尽头,心灵宁静、神气沉寂、冥想深思;她却又如一个窗口,让我们的心灵与自然沟通,灵魂与世界交流,同在相融。”

——蔡景晖(《到南极》作者)



2011年

“对于我,在极地巡游的船上最动听的广播就是:“先生们女士们,我是您的船长,此刻在船头两点钟方向我们发现了一只鲸,请到甲板观看!” 那些生命中的相遇在等着你!”

——萧玮(歌手、环保电影导演、环保人)


“南极,真正的天之涯,地之角。与企鹅为伍,和冰山擦肩而过,尘世间所有的一切变得无足轻重。十天南极,一生难忘。”

——成方圆(音乐人,艺术家)



2012年

“在去南极的船上,我每晚都要去甲板上走一圈,看那些上万年的浮冰,到处都是宁静的蓝,天蓝、冰蓝、深蓝,感觉整个人的思想都被过滤了,就像被洗礼,突然觉得做人不必计较太多。”

——黄国伟(环球旅行家,摄影师)


你可曾将旅行的记忆冰冻凝固,在想念时将她融化?南极,就是一个让你感动、让你牵挂、让你梦回的地方,你愿意将对她的记忆冰封,随时解冻回味、随时重温欣赏。

——黄艳(德迈鹅友)



2013年

“我第一次跟女儿共同旅行这么长时间,并且是去了南极这样一个特别的地方。我们共同经历了很多第一次的体验,其中的很多,我和女儿都将终生难忘。南极就是这么一个传奇的地方。人一生中应该去一次南极。”

——胡润(胡润百富榜创始人胡润)


“两极是地理上的极致,而人生的两极,则是婴儿与暮年,距离很远,但一样的纯净、透明,像南极的冰雪一样平静而没有杂质。在老去之前,希望我们可以走得更远。”

——何亦红(《户外探险》杂志主编)



2014年

“旅行中,总有各种各样的意外和各种各样的惊喜,因此,一切随心地面对世界,最美好的风景自然会流经你的心。极地旅行,让一切流经你心。”

——武志红(作家,心理学家)



2015-2016年

“我认为地球上最神秘的地方,叫做南极。”

——吴晓波(著名财经作家,“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


“南极不是冰冷的,是有温度的;南极不是黑白的,是多彩的。”

——林建勋(旅行家,德迈国际旅行机构总裁)







★ 德迈国际旅行机构成立于2001年,是中国首家私人旅行定制服务专业机构。
★ 德迈是中国最大的南北极旅行服务商,截至2015年底,已成功组织1700人次到南极,600人次到北极,连续4年亚洲市场第一。
★ 2014-2016年,连续三年获“胡润总统奖”——最受青睐奢华旅行机构Best of the Best。


德迈国际旅行 专注服务国外高端定旅游16年



1)网页左侧 极地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旅行热线:400-609-0109

3)精选目的地请点击 这里



南极半岛,梦想起航

————————————————————

旅行时间:2016年12月6日—12月22日(共17天)


(点解图文即可了解详细行程)





南极三岛

与张德芬同行,遇见未知的自己

————————————————————————

旅行时间:2016年11月6日-11月27日(共22天)


(点解图文即可了解详细行程)




征南极点,与帝企鹅相约

90°S 极致之旅

————————————————————————

旅行时间:2016年11月29日-12月16日(共18天)


(点解图文即可了解详细行程)




德迈国际旅行机构

—————————

实现旅行梦想




*德迈国际旅行机构成立于2001年,是中国首家私人旅行定制服务专业机构。

*德迈是中国最大的南北极旅行服务商,截至2015年底,已成功组织1700人次到南极,600人次到北极,连续4年亚洲市场第一

*2014-2016年,连续三年获“胡润总统奖”——最受青睐奢华旅行机构Best of the Best。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广州市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