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以色列还是犹太?| 圣城行记

发布时间:2018-10-23 发布人:admin


 梁文道:以色列还是犹太? 
 以色列圣城行记(二) 

N在希伯来大学主修中国研究,毕业之后去了昆明,在那里住了一年半,甚至还做过半年街头小贩,尽量混进中国人的生活里头。

所以她能说一口相当流利的普通话,懂得使用「微信」,在上头用很地道的方式和中国人打交道。

就和许多以色列年轻人一样,她喜欢旅行,跑过欧洲、中南美洲,以及亚洲的许多地方(日本除外,因为她认为那一定是个消费高昂的国家)。



以色列全民皆兵,男男女女高中一毕业首先当兵,什么地方都去不了。四面的国家又不友善,从任何地点开车,不到一天就会开到敌邻。

这大概就是他们更想走出去看看的原因,退伍之后,几乎每个人都会设法出去见识包围网外的世界。

热爱旅行的N,现在的工作是中文导游,收入不错,时间自主,而且她喜欢中国人的坦率(相对于美国游客而言,她说)。



N是坦率的,说话直接,听到不太理解又或不太认同的意见,往往本能地就问:「你怎么知道是这样的」?

我喜欢她,并且怀疑她对「中国人很坦率」的看法其实是个美好的误会。

既然她开放、大胆、坦率,所以我也就很乾脆地问她了:「你觉得以色列究竟是个犹太人的国家,还是属于全以色列人的国家」?



我以前也常常混淆「以色列人」与「犹太人」的区别,觉得这是两个同义词,长大一些,才逐渐意识到这两者之间那摇晃不定、闪烁模糊的纽带与断裂。

你看这个国家,国旗上面是「大卫之星」,标准的象徵是「七枝烛台」,旋律悲凉的国歌《希望》一开头便是「只要在心底,还有一个犹太灵魂在渴望,向前遥望东方,看一眼那古老锡安山」;它如何可能不是一个犹太人的国家?

然而,这片土地上那为数众多的巴勒斯坦人呢?德鲁兹人呢?还有那些希腊人、亚美尼亚人、埃及人……,难道生于兹长于兹,甚至还拿着以色列护照的他们就不算是以色列人了吗?



根据以色列的《独立宣言》,这个国家的国民应该「不论宗教、种族或性别,所有居民的社会和政治权力完全平等;人人享有宗教、良心、语言、教育和文化的自由」。

可是在同一份文件里头,它却又宣佈要:「在犹太人的土地上建立一个犹太人国家。……在它自己国土上,落实犹太民族的民族复兴的权利」。

我想这大概是一切民族国家,乃至于一切以族群为根的政治社群都会面对的根本矛盾,只不过以色列是个体现这类矛盾的完美样本罢了。



建国之后,以色列就和别的国家一样,迅速出现了自己的世俗文化,而那些文化里头有许多东西是和传统犹太文化无关,甚至会遭到正统派犹太教徒否定的,比如说显眼的同志社群。


特拉维夫固然是地中海沿岸有名的同志天堂;就连宗教力量大得让人窒息的耶路撒冷,居然也有百分之十一的人口是公开的同性或双性恋者。


N有过男朋友,但现在正和她那不被法律承认的太太住在一起,生活写意,她说:「最正统的犹太教徒根本不承认我这样子的人是犹太人」。

像她这类青年,移民第三代,离颠沛岁月久矣,在此出生,唸书,成长,从军,工作,纳税,参与了整个国家的演变,也被这个不断演化的国家所改变。



她会怎么看待以色列那有名的《回归法》呢?根据这条法律,「每位犹太人都有权以移民身份来到这个国家,除非其从事直接反对犹太民族的行动;可能危及公共健康和国家安全」。

所以直到今日,世界上还有许多人透过这条法律来到以色列,包括一些中国人──他们声称自己是那传说中的,最后一个拉比死于1850年的河南开封犹太社群的后裔。

难道这些从天而降,操着不同语言,有过不一样生活背景的人,也都能顺理成章地成为以色列国民吗,只是因为他们能够证明自己身上流着犹太人的血脉?





在今天这个仍在不断向右翼倾斜的国度,N给自己的政治定位是「温和左派」,或者「中间偏左」,她说:「我是个犹太人,但我相信以色列是属于一切以色列人的,包括那些阿拉伯人」。

问题在于到底是什么构成了犹太人的资格。不要忘了,在某些正统派犹太教徒眼中,包括她在内的那百分之十一耶路撒冷居民都算不上是犹太人,更何况她不信教。



以色列的左派学者桑德(Shlomo Sand)在他那本畅销名著《虚构的犹太民族》里头曾经讨论这么一个案例:

1962年,一位曾经在波兰参加犹太复国青年运动,二战期间在敌后组织游击队抗击纳粹,拯救过不少犹太人性命的天主教修士,请求以色列法院给他一个公民身份。

这位丹尼尔修士是个犹太人,虽然不信犹太教,可他却热烈参与以色列的建立,所以主动放弃了波兰国籍,并在1958年来到他梦繫魂萦的「故土」,继续爱国继续奋斗。



结果呢,以色列最高法院以四比一的判决否定了他的请愿,只给了他一张最高许可居住的身份证,上面写着「民族属性:不详」。

理由就是因为这个修士并非犹太教徒。



1970年,《回归法》终于修改,给出了一个「犹太人」的完整定义:「凡为一位犹太母亲所生,或是皈依犹太教且不属于另外宗教的一个人,都是犹太人」。

也就是说,自此之后,像丹尼尔修士这类人也能顺利成为以色列国民了。血缘或者信仰,构成了犹太人身份的双柱,凡是具备这两根支柱(或任何其一)者,皆有成为以色列公民的资格。



于是一个皈依了犹太教的中国人便理所当然地成了犹太人(儘管犹太教非常不热衷对异邦人传教。毕竟,只有犹太人才是上帝的选民,不可能什麽人种都随便入选);又由于犹太人皆有申请加入以色列国籍的资格,所以他理论上也能试试搬到以色列,「回归」祖国。

但是另一方面,以色列境内的阿拉伯人可就不能这麽轻易地申请自己住在国外的近亲移民。

至于那些当年被驱离出这片土地,而且还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过好几代乃至于好几十代的巴勒斯坦人,则更加不具备这种「回归」权利(不管他是个穆斯林抑或基督徒)。

就是这样,一个由二十世纪种族主义最大受害者及其后裔所组建的国家,正在奇诡地运行着种族主义的逻辑。



以色列旅行+约旦旅行
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古老国度
行走在摇曳的灯光中
聆听遗迹讲述的古老故事
感受在迦南美地的时光





宗教、文化、历史、政治 现代科学、教育
……
行走在摇曳的灯光中
漫步神迹与传说的发生地
开启迦南美地之旅
说不完的历史故事
道不尽的新奇惊喜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主题定制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



为什么选择德迈?

* 德迈国际成立于2001年,中国首家私人旅行定制服务专业机构
* 2009年起运作极地旅行项目,极地旅行服务专业、贴心,组织经验丰富
* 2014至2017《胡润总统奖》
* 2017《悦游Conde Nast Traveler》悦游金榜高端旅行社TOP 5
* 全球顶级定制旅行机构组织Travellver Made 成员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广州市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