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每一次阅读,都指向一次旅行

发布时间:2018-10-30 发布人:admin


原文转自:旅行家杂志
《旅行家》特约撰稿/Daisy

由梁文道亲自策划、主持的视频读书节目《一千零一夜》刚满一周岁,这是一档在夜间漫游途中拍摄的节目:当夜幕降临,他拿起书,走在街头,或者地铁、公交车上,一边行走,一边读书。



这也是他旅行的方式:步行。不管香港、台北、北京,还是东京、巴黎、纽约,他都喜欢以步行的方式慢慢进入、慢慢阅读一个城市,并把是否宽容步行者,是否可以用脚步来丈量它的尺度,作为衡量一个城市好坏的重要指标。



而他所有的阅读,最后都帮助了他的旅行,因为所有的书,最终都有游记的功能,都有助于你了解一个空间,一个时段:奈保尔的文学作品《印度三部曲》是进入印度的必读导游手册;

列维·斯特劳斯的人类学著作《犹豫的热带》是了解亚马孙丛林部落的最佳读本;就连希罗多德的经典历史著作《历史》,也对了解今日希腊、西亚及北非地区的人文历史有莫大帮助。



这就是梁文道的旅行:阅读,受阅读指引去到一个地方,再以亲眼所见反证阅读

但他也有专门的旅行:因为常住香港,身边的朋友如美食家蔡澜、作家董桥等人都来自南洋,进而对香港也隶属其中的南洋文化深感兴趣,并因此进行了一趟“下南洋”的南洋之旅;



因为是南传佛教的信徒,因此一年会有两次在寺院静修(行游是游,卧游也是游),也会和同好者去印度进行一趟朝圣佛陀之旅。

照普通层面,梁文道并非常规意义上的旅行者,尤其近几年工作缠身,几乎只有朝圣之旅了。

但他却觉得,旅行和朝圣只是不同频道,可以调整,也可以切换:朝圣者有一套独特的见地,用以处理行程中的所有体验,它不切割目的地与到达目的地的过程,反而把后者视为整趟经验有机的必要元素。



然而任何一个稍有自尊的旅者也会告诉你,旅途就是旅行的一部分,甚至旅途才是旅行的全部。重点永远是“在路上”,而非“去了哪里”。

如果一个认真的旅行者回来之后和出发时有所不同,那他就是一个朝圣者。

就像他自己去印度朝圣佛陀的踪迹,礼敬其出生地蓝毗尼、成道处菩提迦耶、初转法轮处鹿野苑,以及般涅槃处拘尸那罗,是为了再次确认佛陀及一众圣者当年干过的事,然后生起“大丈夫当如是”的气概,力求解脱,而非寻求神秘的庇佑与祝福。



但旅行毕竟不是朝圣,就在他这趟印度的朝圣之旅中,遇上诸多不如意,如果只是一个旅者,或许会因这些不如意感受到巨大的文化震荡,但对于他这样朝圣的佛教徒来说,则多了另一重修行上的意义。

“那些不如意动摇的不只是我固有的文化习惯,还是我对于‘习惯’本身的依赖。

我的预期全是想象,我的生活习惯全都建立在一连串的条件之上;而这些想象和条件却没有一样可以普遍有效永远如常。

偏偏所谓的‘我’就是由这一套套对未来的想象与对过去的经验所构成的,如果这些想象和经验都不灵光都不稳定,那么建立在它们之上的这个‘我’又怎么能够恒常?”

因为在香港、台湾、纽约、北京多个城市生活,中途又从天主教徒转为佛教徒,使梁文道不仅具有多重视角洞察社会,也有了时时面壁的自觉,这也许是旅途里最需要,也最珍贵的品质。






 《旅行家》x 梁文道 
Q: 《旅行家》 A:梁文道

Q :你如何定义“旅行”?
A : 一直以来,旅行都是很重要的文化探索手段。它并不是很浅的东西,旅游团也许会很浅,但如果你足够细心、敏感,怎么样都会有收获。

如果旅行浅薄,古人为什么会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玄奘算不算是旅行?马可波罗算不算是旅行?更不用说从古代希罗多德到现在,太多太多的史学家、文学家,他们了不起的作品,都和他们的旅行有关。


Q :旅行在你生活里扮演的角色是?
A :我总是在工作,旅行绝大多数都是和工作相关。但年轻时候到处旅行,尤其大学时候,寒暑假就背着包到处跑,那时旅行的地方相当多。

自从五六年前以来,去哪儿都是为工作,旅行也是夹杂在工作中。现在我不太有那种想要去玩的感觉,但是体验还是很愿意的。


Q :早先时候不这么忙时,你出门的习惯是怎样的?
A :我倒是很想讲一次我和家人的旅行。九十年代,那个时候我们住在洛杉矶,大家一起去拉斯维加斯,一个大家觉得最俗气、最不堪旅行的地方。

但是家庭旅行,我们从洛杉矶过去很方便。虽然拉斯维加斯很俗气很烂,但对我影响很深,因为在那里,我很集中地看到了什么叫欲望,以及人和欲望的关系

人完全单凭欲望就可以搭建这样一个诡异的城市,它居然可以有那么多酒店、那么多赌场,全部都有非常华丽、俗艳的装饰,那些外墙设计都是最俗的,可是整体又构成一个奇观,整个城市布置得像游乐场。

那时拉斯韦加斯正在转型,从一个单纯的声色犬马之地、赌场,向一个有很多小孩体验,很适合家庭游的场所转变。

但是不管怎么转变,那种艳俗的味道还是在。到了晚上,你会看到很多妓女在街上勾搭,到处都是夜总会钢管舞的招牌,各种魔术,连警车车尾的灯牌上都有霓虹灯,警车就像马戏团。

每个酒店都会有个小教堂,因为在酒店里看中谁就可以上去结婚,那个地方是全美国结婚法律最宽松之地,你甚至可以当天就可以离婚,很多人专门来这里玩这个。

但这还不是最奇特的,最奇特的是,它是在一个沙漠上建造起来的城市,四周什么都没有,一边是峡谷,一边是沙漠,离海岸很远,附近没有人烟。当时我对这个现象很沉迷,就像在新疆沙漠或戈壁里建赌城,真的是欲望的海市蜃楼。


Q : 每个城市都有它的传记作者,哪些作家的作品成了你旅行的理由?
A :  那是太多了。比如香港,有两本我觉得讲得很好的书,一本是西西D的《我城》,另一本是我的朋友董启章写的,叫《地图集》,幻想香港未来的样子,里边很多写得很美,相当能够说明香港的状况。

再比如北京,小时候对它充满想象,我们在台湾叫它北平,那时周围有一堆外省人,使我看到很多北平过去的故事记录。

至于作品,我读得最多的是梁实秋,还有唐鲁生,总在那里怀念过去的老北京,我看了很感动,对北平充满幻想。





Q : 对读书人来说,一本好书常常构成解读城市的最好游记,就像帕慕克与伊斯坦布尔。
A : 对,你去土耳其,看不看帕慕克,会感觉差别很大。看了帕慕克,你会发现整个土耳其空气中弥漫的是一股快乐的忧愁。

如果不看,就只会看到表层的愉快,欢声笑语,人们在街上逛,很游客的感觉。

看书的好处是,它能帮助你进入一个外人一时间很难用肉眼走进去的状态。





Q :你书里常写到纽约,那也是你生活过的地方,纽约的哪些作品对你有过导游的作用?
A :写纽约的书太多了,我自己最喜欢保罗·奥斯特,他写当代纽约。还有劳伦斯·卜洛克,一个侦探小说家。

你会发现很多伟大的侦探小说都把故事发生的场景固定选在一个现实里的城市,比如福尔摩斯和伦敦。

侦探小说被小说史认为是一种都市文学,基于城市的背景,你很少看到有侦探小说写农村的,城市有很多复杂的街道,以及很多无名的大众,舞台就可以因此打开。

劳伦斯将这个场景设定在纽约,你就能在里边看到纽约相当多复杂的肌理。





Q:因为阅读去到一个城市,会不会很失落?书里的场景可能不在了,或者在现实里找不到验证的对象?
A :这种情况大陆比较多,比如北京、上海,或者是广州。但是杭州还好,这是因为历史上写杭州的书,都在说杭州现在多差,杭州好玩的是,连古人都说不好,因为以前更好,所以我说杭州是记忆之城。

你去看她,一定会觉得不如以前,哪怕它现在很好,你一定会带着过去多重的迭影在里边。


Q :如果不考虑时间,有一趟完美的旅行,它会是什么样子的?
A :如果有奢侈的时间的话,我希望可能是去缅甸、印度、斯里兰卡一类佛教国家,带着朝圣的感觉,像个云游僧人,去不同寺庙挂单,在里边居住,修行,然后又上路。

如果是南美洲的话,可能是更纯粹的旅游,但也希望是漫长的,不赶路的。

搭最便宜的交通工具,住最便宜的旅舍,但是有起码的卫生,跟着当地人吃饭,而且最好是我一个人,那就不需要迁就谁了,你应该也能体会这种旅行吧。




 道长与我们一起走过的旅途 

南极“非常道”



以色列文化之旅



探秘秘鲁



西班牙文化美食



佛国缅甸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主题定制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



为什么选择德迈?

* 德迈国际成立于2001年,中国首家私人旅行定制服务专业机构
* 2009年起运作极地旅行项目,极地旅行服务专业、贴心,组织经验丰富
* 2014至2017《胡润总统奖》
* 2017《悦游Conde Nast Traveler》悦游金榜高端旅行社TOP 5
* 全球顶级定制旅行机构组织Travellver Made 成员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