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志红:当你展开自己时,也就能看见世界

发布时间:2019-01-08 发布人:admin

“当你展开了自己时,也就看见了世界。”

在想我的年终总结时,脑海里呈现了这句话。

过去这一年里,我和我的团队做了太多事情:


结束了一个重量级的合作;
开启了新合作,构建了新团队;
完成了融资;
把工作室开到了十个城市;
得到专栏最终写了一百万字;
完成一栋满意房子的装修;
年底出了一本书《为何你总是会受伤》;
得到专栏的新书,也即将发售;
……

这些过程都对我构成了挑战,白发增多,头发变少,身体变差了一点。

然而的确,在这个走出舒适区的过程中,我更加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同时也觉得更好地看到了世界。

哦,有些事还忘了说:
年初的时候,去了不丹旅行
秋天的时候,去了贝加尔湖旅行
年终的时候,去了南极旅行

之所以忘了说,是因为这些事没有构成挑战。



在南极旅行时,最大的挑战,是从南乔治亚群岛出发,去南极半岛时,遇到了大风暴,风速最高时速超过了一百公里(具体数值记不得了),据说达到了十三级台风(也有人说是十一级)。

本来两天可以走完的航程,我们硬是走了三天半,船长也说,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不过,也仅仅是他的从南乔治亚群岛到南极半岛的航程中的第一次,在其他时候,他遇到的风暴等难关,要比这个厉害多了。

我们船上,还有中国南极科考站重量级建设者刘小汉老师和位梦华老师,问他们,他们都说,这点风暴只是小意思。



上图是船上几位嘉宾谈话:从左到右是,摄影家黄国伟、山东摄影家协会主席侯贺良、位梦华老师、刘小汉老师。

插一句,我在南极旅行时所拍的照片,多是侯老师和他同为摄影家的太太渠老师所拍,太感谢了。

他们年龄都过七十了,但都非常坦荡,岁月有些非常有力量和深度的东西沉淀在他们身上

这就是生命的意义吧。

但这场风暴,对于经历少的人,就构成了挑战,船上188位旅客中,太多人晕得七荤八素,有人真的去找旅行社,要旅行社想办法,把他送回去。

然而,这时即便最牛逼的旅行社都没办法了,你只能在船上熬着。

我们队的一位女士,也因为晕船,突然有点断片了,她的大脑有那么一会儿,不工作了,结果她有了非常好的体验,体验到,当大脑不工作,而身体就全然地交给船,交给晃动,是什么感觉。

我始终没有晕船,但风暴最大的时候,我也有了死亡恐惧,不强,但也的确在想,船要是翻了怎么办,那必死无疑,我要不要通过什么办法,留点遗言啥的。

不过就是想想,并没有构成真正的恐惧。

然而这一切,应该是一个无比美妙的时刻换来的。



我们这次是“南极三岛旅行”,要从阿根廷最南端,也是人类居住的最南端乌斯怀亚出发,先后去“三个群岛”——福克兰群岛、南乔治亚群岛和南极半岛。

我印象最深刻的时候,是在南乔治亚的第一天。

上午我们在古利德维肯登陆,遇到了非常奇幻的云,我实在太喜欢了,就守着一条小溪,不断变换各种取景角度,拍这些云。

离开的时候,我非常不舍,心里想,这样的云,太难见到了。



▲ 古利德维肯的云



▲ 古利德维肯的云

回到船上,我立即进入睡眠,因为我几乎每天晚上凌晨两点多,都会起来拍可能的日出,所以睡眠容易不足,一定要抓住机会,有时间就睡觉。

一觉醒来,通过落地窗向外望去,看到了奇异得不得了的云,赶紧收拾好器材,打开窗户去拍云,这时听到了美妙的企鹅群此起彼伏的萌萌的叫声,那时我感觉自己被击穿了,心里感慨了一下:

“我要死了!”



▲ 奇幻的云



▲ 奇幻的云

这奇幻的云不断变幻,而云下,是南极的冰山,和几十万对王企鹅,可以想象,这种景象,是何等壮观。

为什么叫王企鹅?

因为这是人们最初见到的最大的企鹅,所以叫王企鹅,结果后来深入南极大陆,发现还有个头更大的企鹅,那才是最大的,于是给这种企鹅起了帝企鹅的名字。



唯一的遗憾,是待的时间太少,而且不能靠近企鹅,所以拍照不过瘾。

唯二的遗憾,是如此辉煌的云,没有等到晚霞。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这是完美的一天。



完美是有代价的。

我们之所以遇上大风暴,原因是,南乔治亚群岛有了罕见的低气压,因此引发了这场大风暴。

我想,那奇幻的云,也许就是低气压的开始。

所以,极致的美,也带来了一个强烈的挑战。

或许这就是生命的一种常见的矛盾:当你追求极致的A时,你也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反方向的极致的-A

也因此,我们会惧怕碰触极致,干脆让自己活在舒适区,把挑战降到一个很小的、自己能掌控的程度,但也因此,你生命体验的深度和完整度,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这次船上,我仍然讲了晕船这个主题,解读了晕船和控制感的关系。

讲了以后,有几位旅友反映说,自己竟然立即就不晕了,或晕船程度大大减轻,他们的确以前从未想过,晕船可能和控制感以及死亡焦虑有关。

简单来说,如果你安全感比较低——

即不信任别人,那么你会认为,最好方向盘由你来掌控,这时你觉得自己死亡可能最小,因为有最大的掌控感;

这时如果方向盘掌握在别人手里,而你不信任别人,因此会引发失控感,并担心这会导致死亡。


一位企业家对我说,这样的理解,显著降低了他的晕船程度。

他说,他是一个方向盘的疯狂热爱者,他喜欢飙车,还买了帆船准备环游世界,他还喜欢开飞机,总之喜欢掌控各种方向盘。

但是,只要一坐交通工具,他就会晕。

可是,他从未因为晕而躲闪。

他不想自己被恐惧和不舒服给束缚,他喜欢迎难而上,直面挑战。

例如,在船上,只要时间可以,他就会到六楼的休息室,那是船最能俯瞰大海的地方,并且是在船头,当船晃动时,这里最强,而且风暴时,会不断有大浪直接扑上来,击打过来。

这是最能体验晕船的地方,他就让自己在这里体验,他不想被晕船征服。



我不晕船,所以这对我没有挑战。

但作为宅男作家,开公司等一切与社会有深度链接的事,其实对我都有极大的挑战。

从2014年起,我不断去各种尝试,其实意识上有时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

今年则是真正的,在构建企业的体系,当然,这是我们团队的努力。

一切发展还比较顺利,但我真是被挑战了,不仅头发变少、白发增多、身体变差,甚至连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记忆力,竟然也下降了。

我没有晕船,但在晕事业吧。

一方面地投入到事业中,另一方面在向内观察时,也的确看到了我内心深处的风暴。

主要不是外在的风暴在晃动我,而是我内在的风暴。

当能看见这内在的风暴时,我就能看到,自己越来越稳了。

要展开你的风暴,适当释放它们。



最后讲一个故事。

我一位来访者,她有极其严重的失控,她走路都是晃的,好像是晕走路。

最初她说,她感觉自己像永远都在钢丝绳上,她拼命在保持平衡,因感觉下面是刀山火海,一跌落就会死亡。

做了约一年咨询时,她突然间感觉,她从钢丝绳上下来了,她可以脚踩到安稳的大地。



随之带来的一个变化是,以前她既不能观察别人,也不能很好地反思自己,但现在可以做了。因为她终于可以不必花所有力气去掌握钢丝绳上的高难度平衡,于是多了空间去观察了。

做了几年咨询后,一次她突然间感觉到:我存在于此!

这份感觉让她热泪盈眶,这种感觉,被称为存在感。

而通过和她的咨询,我领会到,听上去有点哲学感的存在感这个词,其实就是一种“我可以按照我的感觉活着的感觉”,它本质上是生死感

然后,她开始有了剧烈的恨,对家人,对同事朋友,也包括对我。

她的世界有了风暴。

我相信,当她感知到,这份风暴既不会伤害别人,也不会伤害自己,它可以在她的内在和世界之外在刮起时,这份风暴,会变成生命力和创造力

所以,就扇动这样的风暴吧。最美的风景,总和风暴连在一起

从南乔治亚群岛,经历了三天半的晕船历程后,我们抵达了南极半岛旅行,而第二天清晨,在库佛维尔,看到了仙境。这也是风暴所赐。



▲ 库佛维尔的云与山

从南极返程时,也见到了辉煌的晚霞。这次南极旅行,有一些遗憾,例如登陆不够过瘾,但有一种体验是此前来南极旅行没有的,就是遇到了各种天气:

见到了辉煌的朝霞;
见到了奇异的云;
遇到了风暴;
有下雨;
有暴风雪;
最后一天,有了辉煌晚霞。



▲ 南极的晚霞



▲ 南极的晚霞

在出发前,我回忆2014年去南极半岛旅行,觉得那次的天气太平了,于是暗暗期待,希望能有各种天气的变幻,能多一些色彩,结果真是应验了。

这也是我对人生的渴望吧,希望能见到各种丰富的风景,希望与这个世界有深度的关系。

因为,展开了自己时,也就能看见世界。



▲ 我在南极时的拍摄

最后说一下,2018年初,我发现自己没有构建起一个完整的相机系统,而现在,我也要说一下,我也算言出必行,这个系统真搭建起来了,虽然仍然还不够完整,但基本完整了。

不过,由外在硬件构建起一个系统,这还比较容易,而在内在中构建好这个系统,就是学习掌握各种摄影技术,并能拍出我所体验到的风景,这还真是不容易,但我启程了。

愿大家都能找到你们的目的地,愿你们都带着满满的信心启程,并且不管经历怎样的风暴,你都不会轻易言败。

祝福大家!



▲ 我们刚抵达圣安德鲁斯湾


“如果渴望自由的人挣脱束缚,

那就会一直掉到地球的底部,

所以我们来到了南极。”


——《世界尽头的奇遇》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德迈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