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明华:我们走向南极,南极也在走向我们

发布时间:2019-03-19 发布人:admin

袁明华,企业家、作家。杭州作协副主席,著有《永远的冈底斯》等作品;杭州大元人工环境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其自主品牌冈底斯壁挂炉家喻户晓。他与妻子高玲英曾到南极旅行。


以下是袁明华去南极旅行的分享:


 一、靴子篇 

从冲锋靴说起吧。德迈国际旅行机构为游客登陆南极雪地配发的长筒胶靴。为了跟冲锋衣、冲锋裤、冲锋艇听起来搭调些,我称它为冲锋靴。为了留个纪念,德雷克海峡返程时,我和“月光”便将两双靴子打包收藏了。后来去成都会鹅友李毅、杜兵,也都说将其收藏了。也许多少年后转成了珍藏,偶尔翻出来看一眼,便想起了南极的模样。

冲锋靴陪伴了我们在南极旅行的每一个日子。确切说,是它而不是我们,在南极大陆留下了一个个印记。它油黑光亮的镜面中,拷贝了企鹅的风采和冰山的雄姿,拷贝了种种过往的故事,和无尽发酵蔓延的极地梦幻。朋友说,你永远走不出你的靴子。

也可以这样理解,确实有很多的规矩锁住了这双靴子。这是一个很奇特的现象,相比泛滥于当下的走沙漠走草原走雪山时的诸多散漫,这样的规矩竟然可以成为一种仪式,叫人满怀虔诚,心生敬畏。由此感慨,靴子就不单是一双靴子了。

每次的南极登陆,大家都是提了冲锋靴走向三层甲板休息室,将各自的鞋脱在休息室门外,然后进休息室换上统一的冲锋靴。鹅友们整装待发,冲锋帽、冲锋衣、冲锋裤、冲锋靴全副武装,一副太空人的行头


而这之前,所有的行头,包括背包相机等都已经过严格的除尘处理,生怕异物入侵了将要登陆的圣地。甲板上设有消毒池,冲锋靴必须走过消毒池,才能走下甲板,坐上冲锋艇,驶向目的地。

待返回南极邮轮时,还得增加一个程序,先到甲板另一侧洗刷冲锋靴,再走过消毒池,脱下冲锋靴,走出休息室,换回日常用鞋。

冲锋靴也不能随意乱走,只能踩雪踩冰面,不能踩岩石,更不能踩稀罕的绿色苔藓。南极地面的一切,必须以膜拜的姿态去面对。


接近企鹅的距离不得少于5米。企鹅可以接近你,你不可以,企鹅接近你时,必须企鹅优先,给企鹅让路。在这个星球表面,在别的任何一个去处,也许你都可以成为主人,唯独在南极旅行,你会清醒地感觉到你不是主人,也不可能成为主人。

那么你就乖乖听话,你也十分愿意听话,因为企鹅是那么可爱,南极是那么圣洁。为了让你估摸准5米的距离,说明会上法国人在台上拉起一根5米长的绳子作示范。

凡此种种,法国庞洛邮轮公司的管理,简直滴水不漏。我相信这一套并不是专门用来对付不守规矩的中国人的,保护地球上唯一的一块净土,是世人共同的责任。而南极本身,也确实是需要一点神话色彩的。




 二、企鹅篇 

一只帽带企鹅,下颚部的黑色羽毛酷似优雅的衣领和海军的帽带。我当时还纳闷,一只企鹅怎么跟船长划上了等号?以往了解的关于企鹅的一点知识,通常得自书本和影视,现在想来,实在是肤浅得可怜。在过往的记忆中,甚至还有某大师称其为蠢笨的。可见经验和大师也是靠不住的。

也许是个巧合,吉祥物选用帽带企鹅,我们第一次登陆的半月岛,就是帽带企鹅的家园。之后每次的南极登陆,都有企鹅为伴,便逐渐区分了帽带企鹅与金图企鹅、阿德利企鹅在长相上的差异,当然也有习性上的差异。



企鹅为鸟纲。企鹅的嘴和尾羽是典型的海鸟特征。是鸟而不能飞,因为它没有翅膀。漫长的岁月中,翅膀已进化为两把桨,两把与海豹一样的桨。双脚已进化为鹅掌,或者说鸭蹼。双桨又双蹼,加上流线型身段,入水便有了小海豹的功夫。双脚而为蹼,便于直立行走。

行走时的模样,是企鹅最为可爱的一面。由于身体过于肥胖,蹼杆又短,行走时迈不开大步,便如稚童学步,左右摇晃,叫人担心。遇沟坎,它会立定跳越,一不小心,便滚了下去。它摇摇晃晃地走到你面前,两只小眼睛有那么两三秒钟定定地看着你,拍打着两把小桨手,欲言又止,充满了喜感。

它似乎不明白人类面对它时为什么总是长枪短炮咔嚓不停。同行的德迈国际总裁林建勋感慨,那样的天地中,要是能放弃了相机,在雪地上坐下来,与其心灵对话,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可以想像,从南极半岛到南极大陆,有无数半月岛这样的领地,都是企鹅的家园。我们可以想像如此严寒的环境有多么恶劣,但恶劣是人类的标准,企鹅世界充满了快乐。

它们栖息在这个人类无法生存的世界里,金图企鹅、帽带企鹅、阿德利企鹅共聚一堂,和谐相处,甚至连它们共同的敌人贼鸥也少了几分贼样。它们筑巢、恋爱、孵蛋,整日忙忙碌碌,为生计而奔波。在一个没有人间烟火的世界里,充满了比人类更多的温暖。



从黑沙滩往上延伸到一个峡谷,峡谷内山包、矮岗及两边崖台上,到处是密密麻麻的企鹅,峡谷中央自然形成一条通往大海的企鹅高速公路。

摄影家们最喜欢的晨侧光贴地而来,黑背白肚的企鹅们留存在照片里的也是黑白分明,由下往上看,黑的一批批往山上去,白的一批批往山下走,整条高速公路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冰山渐渐远去,难道它们乘着冰山远去,也是观光旅游?还是,纯粹瞎闹,玩?

真是个精灵啊,憨憨的、笨笨的精灵,英勇的、斗士的精灵,孤独的、自由的精灵,亦是贪玩的、天使的精灵;南极的梦幻精灵!

我似乎明白了,称其为船长,是一种力量。




 三、冰山篇 

很难言说南极的模样。

由于气候寒冷,南极本质是一个大冰盖,大陆冰盖和下压的深海冰盖,平均厚度达2500米以上,占世界陆地冰量的90%,淡水总量的70%。因此以往的想象中,南极必定简单而直白,黑、白、蓝三种颜色统领了整个南极圈,没有过多的含蓄与微妙。

天空和海水是蓝的,冰是白的,海豹、鲸鱼和岩石是黑的,将黑袍白襟两种基本色穿在身上的是企鹅。没有一棵树,没有一朵花。是人类梦想中的天外净界。



遥想南极,在内陆冰盖的补给和推动下,冰架边缘不断崩坍出巨大的冰山,加上沿海岛屿下来的小冰山,当我们家乡冬天来临之际,南极入夏,冰海解封,无边的浮冰与大小冰山一起漂移,其浩浩荡荡之势是任何一部大片都拍不出来,任何文字都难以描述的。

越往南,气候又越发干燥。其实这也容易理解。由于南极环流和西风带的阻断,暖湿气流进不去,降雪量很小,据说约等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降水量,又因常年严寒,地表水汽蒸发量小,即便蒸发,也很快凝结,回落地面。

舱外的天空越发明净,空气中不带一丝杂质。信天翁在天空滑翔,海燕们追逐着船尾的浪花。傍晚的火烧云显得特别艳丽,桔黄色的,玫瑰色的,碳火色的,在辽阔的海面闪射着半个天空,可以整整持续数个小时,左舷渐渐日落,右舷已开始日出,南极基本上已进入极昼。

说不清是早起的老人还是摸夜的小伙,还是追逐光影的摄影家们,甲板上开始欢腾起来,有人呼喊着见到冰山了,又有人奔走相告,发现鲸鱼了。在手机信号完全消失,互联网彻底断绝的时光里,南极已赤裸裸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冰山,无数的冰山。冰山的色彩。冰山的千姿百态。一旦震撼到你,此生魂牵梦绕

冰山色彩之丰富,是简单到极致之后的丰富,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丰富,就如摄影家眼中红绿蓝三色混合成了白,画家眼中红黄蓝三色混合成了黑,这黑白底色便成了魔幻底片,这底片或许预设了人类难以破解的密码。



在南极邮轮上听过一个专家讲座,题为“南极的50种白色”,讲的就是南极冰。50种自然是虚词,只为言其丰富。南极的白色世界里,蕴藏着无数的蓝冰、黑冰、灰冰、青冰、绿冰,甚至黄冰、红冰

听过专家讲座才明白,其实黑冰就是白冰,是白冰当中的一种,在它蕴藏的岁月里,经过数万年和数百万年的挤压,其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某些元素失去了,某些元素新生了,而我们的眼睛本不是太高级,并不能洞幽察微,一旦它崩入海面,看去便成了蓝色,成是黑色,有可能就是年代的折射光,蒙骗了我们的眼睛。

我反复形容其为幽光,就是因为它的幽冥指数太高。据说蓝冰形成得10万年以上,黑冰形成得50万年以上,不管此说靠不靠谱,那我们喝下去的,便是50万年的情缘了,人才活了多少年啊,这该是多么稀罕的一件事!




 四、故事篇 

那天午后听完故事,我在六层后甲板上眺望远方的冰山,信天翁依然在天空滑翔,岬海燕依然无休止地追逐着翻卷的浪花。

联想到捕鲸人湾,那个湾原本是一个火山口,因为缺了一个口,可通航,才成了当年杀戮者的天堂。当年的挪威捕鲸站,曾有200余人在此工作,捕杀过1000多座大鲸鱼,从废弃的储油罐、木船、木屋,可以想像当年的杀戮场面有多惨烈。



20世纪初是南极的英雄时代,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缅怀阿蒙森、斯科特和沙克尔顿,他们是真正的探险家。然而,探险家的足迹一旦被人类无限膨胀的欲望所利用,灾难便随之降临。

每当走在疯狂与毁灭的边缘,人类是不畏惧风浪和严寒的威胁的。1961年《南极公约》生效后,南极似乎回归了平静,然而,1991年的补充条约,以及近年来“环境变异论”的甚嚣尘上,似乎又潜在了更大的危机。

这不是自然给人类带来的危机,自然危机并没有人类想像的那么可怕,人类行为导致的自然危机也没有危言耸听者言说的那么恐怖。

自然有自然的规矩,人类的规矩也并没有丧失殆尽。我因此特别感谢法国庞洛邮轮公司用那么烦琐的规矩束缚了旅行者。仪式是必须的。敬畏也是必须的。最可怕的危机是无限膨胀的欲望支配着的幕后操纵。欲望还是那个欲望,气候已不是那个气候。



和平年代,我们走向南极,南极也在走向我们。我们海陆空兼程,从东半球到西半球,从北半球到南半球,南极离我们更近了,我们的心也贴得更近了。

一种全新的意识也因此变得更为强烈,今后的南极会是什么模样?这次去南极旅游,我不认为是一次探险,我更愿意说是一次探秘,或者探索,除此,我想我们是否可以留更多一点的思索给自己,也给别人。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德迈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广州市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