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琦:到南极旅行,换一个时空,换一种活法

发布时间:2019-04-05 发布人:admin

季琦,华住酒店集团创始人、董事长。


南极,一直是梦想中想去的远方,《中国国家地理》的李栓科社长是最早一批进入南极的科考队员,这次在他的推荐和怂恿下,约了几个朋友,参加《中国国家地理》组织的首航南极之旅,具体运营是德迈国际旅行机构。



我们是从阿根廷最南端的城市乌斯怀亚登船的,这是一个经济特区,据说还有许多制造业工厂在这里,主要是因为这里的税收优惠。我们登船前去乌斯怀亚郊外的一个餐厅,吃了阿根廷特色的烤羊肉。阿根廷农牧业发达,盛产牛羊。将柴火燃在中间,四边围一圈羊肉、牛肉、猪肉等,烤上4-5个小时,那肉是非常香酥可口的



从乌斯怀亚出发,一路向南,穿过德雷克海峡,就到达了南极半岛。我们这次主要在最靠近大陆架的南极半岛附近来回,并没有进入真正的南极大陆,也没有进入南极圈。



在南极旅游,运气特别重要。航线取决于浮冰的情况,浮冰太多就必须绕行。登陆可否取决于天气,刮风下雨增加了登陆的难度,甚至没法登陆。



据说我们这艘船是出奇的运气好,船长说他航行9年来,第一次碰上这么好的天气。接下去的5天,我们接连登陆了9个岛屿,2次海上巡游。每天阳光明媚,风平浪静,我们感觉不到是在南极旅游,根本没有那种探险和艰苦的感觉。来之前,为了南极的严寒和可能的艰辛,做了很多心理上和物质上的准备,居然到了这里都没有用上。



我很幸运,有机会下到船底的机舱里,了解观摩这艘邮轮的内部机制。

这是一艘非常先进的邮轮。船上的所有动力、照明由汽油发电机提供。航行南极地区,使用的是最轻的汽油,排放非常小。淡水由海水净化而来。



船上要求我们节约淡水,我们还以为淡水是从港口运过来的呢。节约淡水,实际上是减少发电量,节约能耗。只要有足够的汽油,可以说淡水是用之不竭。客房就像宾馆的房间,24小时热水,空调,卫星电视,甚至还有卫星电话和互联网接入。由于微信和微博的普及,游客们使用网络较多,使得网络速度太慢,几乎无法使用,Facetime时断时续。我买了几百欧元的上网卡,基本没办成啥事儿,白白浪费了。


船员以法籍居多。餐饮以西餐为主,可点菜,可自助,一两天吃下来就开始难为我的“中国胃”了。张超英带来的新疆雪莲辣椒丝成了我记忆里最美味的回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回来后以15年茅台相赠致谢,而且让助理找到了这家品牌的辣椒丝,吃起来还是味道不错,前几天去乌鲁木齐,问下来确实是新疆名优产品!现在,这款辣椒丝成了我佐煎饼的美味,吃起来,还常会回忆起南极之旅



气温也不是很冷。第一天登岛,我们几个同行的兄弟们就大胆地脱光了上身,在南极旅行来了个“无上装秀”。远处的著名摄影师张超英老师给大家来了个抓拍,很俊!

我们登陆的这些岛屿,大同小异,不同的是冰川的造型、岛屿的形状。南极半岛以冰川、企鹅、雪景为主。一开始的时候新鲜、激动,两三天后就有些审美疲劳了。旅游的魅力就在于新奇和对未知的探索,寻找那种“在别处”和“在路上”的感觉。厌倦了日常的无聊和烦闷,走出熟悉的生活和环境,来到不一样的地方,接触不一样的人和物,感觉到新鲜和惊奇,甚至还有一点点探险的感觉,也许这就是旅游的魅力



船上有许多公司里的白领,大多还是单身,请长假去南极旅行。现代人烦闷的写字楼生活,渴望着来这么一次远行,算是逃避,算是调剂。回去后应该精神倍爽,也许又憧憬着下一次远行

另外人类的所有感官享受都“喜新厌旧”。好东西吃多了,就会腻,就会想粗茶淡饭;生活在都市里久了,就会怀念乡村的野趣。南极多的是冰山和企鹅。大多数人认为的冰山都是白色,但是也有蓝色和黑色的。


南极的年降水量只有5毫米,但是日积月累,积雪一点点积累下来,几万年、几十万年的耐心产生的力量却是巨大的。南极气温虽低,但雪的融化却不是因为气温,而是压力。雪越积越厚,底部的雪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于是雪粒就被压融成水并又在低温的环境里瞬间冻结为冰。雪被就这样随着岁月的流逝,在自身的挤压下,转变成冰盖。冰盖顺地势向大陆边缘推进,部分冰体漂浮在洋面上,就是冰架,也有些冰体从冰盖中断裂开,掉入大洋,就是冰山。几十万年的雪积压下来是非常大的力量,密度很高,以至于不能完全反射光线,部分反射出来的光线就成了蓝冰。几百万年的冰雪,密度高得几乎不反射光线,这就是黑冰。



我有幸得到一块南极运回的冰,蓝蓝的,估计有几十万年。配上威士忌或者白兰地,冰融化后酒杯里有许多气泡,那是在喝几十万年前的空气啊!那种感觉很是神奇!



《中国国家地理》社长李栓科讲的企鹅故事也很有意思。别人都以为最忠贞的是鸳鸯,实际上鸳鸯并非如此。而企鹅倒是真正忠贞不渝的游禽。雄的出去觅食,雌性待在家里筑巢。人类世界,男性讨好女性用钻石、首饰,企鹅的世界是筑房子的小石块。谁家石头多,谁家就地位高、有钱。

如果配偶一方走失或意外, 它们会遵守男不续弦、女不改嫁的族规,抑郁而亡。也有专家挑战这个说法,但是,栓科讲的时候,很是动情,我是宁愿相信他说的。



另外,地球变暖的说法,也受到挑战。栓科认为:人类跟自然相比,太渺小,人类的活动,根本不可能改变地球千万年的自然进程。所谓地球变暖,实际上是美国人一部分人编造出来耸人听闻的谎言。

地球大气层的热量主要来自于太阳光能。太阳的入射辐射穿透大气层进入地表,被地物,尤其是南北极巨大的冰雪镜面反射,变成长波辐射,才能被大气层吸收,太阳光线的热量才留在了地球。当地球的温度持续升高,就会促使南北极的积雪和冰盖融化,白色镜面的反射面积就会减小,留下来的太阳热能就会减少,气温就会随之下降。实际上南北极充当了地球“空调”的作用。



对于身处季风气候区的中国来说,地球变暖对我们是有利的。气温升高,夏季风西延,降水区域扩大;北方可耕种面积会大大增加,作物的生长期延长了,单位面积上的生物产能增加了;尤其是全中国普遍的越冬成本降低了;无形中,极大提高了中国的国土质量。粮食产量提高,动植物繁殖加快,可供养人口增加。因此,全球变暖不论是猜想还是事实,就中国的自然环境而言,还是利大于弊,趋利避害这是人类的天性。瘦子不能盲目的跟着胖子喊减肥。

栓科是科学家出身,思维严谨,知识渊博,我觉得他讲的有理。人们太容易人云亦云,不假思索地接受流行的说法和观念。比如中世纪的地球轴心说,当代的地球变暖论。


我们每天上班活动的半径也就几十公里的范围,即使出差,活动的范围大致也在几千公里之内。所有的爱恨情仇、喜怒哀乐、功名利禄、富贵贫贱,也就在这个地理范围里折腾。跟一望无际的大海相比,跟茫茫的南极相比,不禁渺小。

人的生命也就几十年。跟南极几百万年的积雪相比,微乎其微。人类太自以为是,觉得自己如何了不起,面对一望无际的海洋,和千百万年的冰山,我们太应该谦逊;在几千万年的地球历史长河中,我们太微不足道。



望着大海,看着冰山,回味着李栓科社长给我们讲的南极故事,再想想抛在脑后的尘世,那些功名利禄,那些聒噪喧嚣,忽然觉得没有了意思。

也许这就是旅游的乐趣:换一个时空,换一种活法,换一换思想。我们是做了一回不同的自我,还是做回了真正的我?不得而知。



回到乌斯怀亚,晚上就着小酒,在一家门口有雕塑的小饭馆吃了美味的深海大螃蟹,微醺回到船上,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寻找小石块(企鹅的钻石)的企鹅,“俄然觉,则蘧蘧然季也”。不知是季琦梦中变成了企鹅呢?还是我只是企鹅梦中的季琦呢?同样不得而知。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德迈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