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分享:进入北极圈

发布时间:2019-09-03 发布人:admin

一贯晕晕乎乎的我,这回又晕了一次。直到快要出发之际,才知道我们参加的团是去北极点旅行而不是去北极圈旅行的。而北极点和北极圈根本就是两回事!


北极点是直奔地球最北的极点而去,这个极点就是地球的自转轴由地心穿过最北端与地面相交、北纬90度的地方,正对着北极星的位置。需要乘坐供科考人员或军事人员的特殊的工作船,破冰船。



而北极圈也就是俗称的“北极”,范围就大了。是指北寒带与北温带的交界线以北、也就是北纬66°34'以北的所有范围。包括格陵兰岛,北欧和俄罗斯北部,美国的阿拉斯加北部以及加拿大北部等。交通工具则是游轮。



来回十三天,除去来回两天的乘机时间,第一天是在摩尔曼斯克的酒店度过,其他的十天,都在船上度过。当我明白过来,才意识到,这么多天全在船上呆着,我要疯了!却已没有退路,也只好硬着头皮启程了。



处于北极圈内的摩尔曼斯克,由于地理位置好,天然不冻港,由一个渔港发展成为俄罗斯的海军基地。



我们在这里登船,发现紧挨着我们的船旁,停着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俄罗斯威名赫赫的库兹涅佐夫号航空母舰!2018年停泊在这里进行维修的。而我们的船,居然是一艘装有两个核反应堆的核动力破冰船!这个地方,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乘坐核动力破冰船,一般人是严禁进入的。我开始明白,这次的北极旅行,可没那么简单了……



当破冰船驶出巴伦支海峡,当浮冰出现时,预示着极地的特征已开始彰显了,虽然大部分时间是在船舱里呆着,但海上的风光并不是我所想象的白茫茫一片。不时地,会有令你心动的景色出现。





渐入佳境……





随着光线的变化,海水的颜色也在不断地变幻,绚丽夺目。



也许原本积雪的山顶不该裸露,云朵过来给山顶戴上了一顶帽子。



我们的核动力破冰船。路过一个小岛,游客们乘坐冲锋艇登岛参观,这是个令人激动的时刻。







工作人员在清理漂浮到破冰船边的冰块,以利于游客们返回船上。



这些冰块,是太寂寞了,浮来和人类亲近?



北极的极昼时期,太阳其实是一直挂在天上的,远处的人影儿,应该是船上的探险队员,在这洪荒之地,孤独的身形使得这个世界更为寂寞。



在这极寒地带,我站在甲板上,来自北冰洋的风吹得我站立不稳,脸庞被吹的刺痛刺痛的。可这小鸟儿,却迎着风奋力地扑扇着翅膀。在我看来,它似乎是并没有前进,甚至在强风中有些后退,可它没有掉下来,仍然在尽其所能地煽动着弱小的翅膀。也许它知道,只有前进才是唯一的出路。



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得要有多么顽强的生命力啊!





在前往北极点途中,我们幸运地遇到了北极熊。



这个场面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北极熊正在吃它的猎物,似乎是一只小海豹。据说,北极熊很灵敏,它的嗅觉极好,能在很远就嗅到海豹的气味,然后守候在海豹露头换气的地方。循着血迹,右下角的这个洞口,就是可怜的小海豹遭厄运的地方。


一只胆大的海鸟,落在北极熊的头顶上,北极熊摇着脑袋试图摆脱它。海鸟是在责怪北极熊不该吃小海豹,还是想分一杯羹?


饱餐了一顿之后,北极熊把小海豹的遗骸拖到了很远的地方。这个神态,难道是在为自己的行为忏悔?


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的丛林法则。北极熊在地球上已属于濒危物种,随着地球升温,北冰洋的冰层融化,北极熊以及其他动植物,都面临着生存条件恶化的挑战。当然,也包括我们人类。


何去何从?地球的命运不是人类能够挽救的,但可以从现在、从每个人做起,尽力延缓地球的衰亡。比如说塑料制品的限制,海洋不是化解塑料的容器。


船上探险队的队长休·刘易斯琼斯。剑桥大学历史探索学博士。曾任斯科特极地研究所所长。极其敬业。炯炯有神的眼睛、夸张的动作,富有煽动性的讲演,处处透露出热爱自然、热爱探险生活的激情。他的太太和女儿都在船上,也都是资深探险队员。


中间和右边是队长的夫人和女儿。小姑娘已经去北极点旅行三次了。她的外公更是登陆北极点的传奇人物。


船上还有这位小伙子,他的父亲推着轮椅陪他一起上船。小伙子懂两门外语,是一位编程工程师。




此外,此次的北极点旅途中,遇见浮冰上栖息着一只海象。



这是美人鱼?



我们的破冰船正向一处冰山驶去。








这是需要多少年冰层才积这么厚?然而,北冰洋的冰层近几年正在加速融化,不知道这座冰山还能存在多久了……


在午夜时分,游客们瞻仰着这座尚没有融化的冰山,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呢?


今夜的记录。但愿下回再来,依然如故。


在甲板上还遇到了这位俄罗斯姑娘,她好像是餐厅的服务员。



此次北极点旅行途中,有两次登岛机会。



当年,探险勇士们不惜生命的代价,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经验。


如今探险、科考人员留下的遗迹,已化作一个个丰碑。激励着后人继续探索地球的奥秘。


我们也来体验一下当年探险队员的生活。那时应该没有现在这么丰盛吧?


在岛上居然又遇到了这位老人。她双腿严重的关节炎,走路拄双拐,船上的楼梯很陡,需要频繁地上下楼梯,她从不要别人搀扶,都是自己慢慢地挪动。也是我大惊小怪,她能够来到极地,就是对自身的挑战。船上还有一位和她情况相似的老妇人,每次迈门坎,需要用自己的双手抱着自己的一条腿放到门坎那边,再去抱另一只……一旦有人想帮忙,便会遭到她的强烈的抵制。我,只有向她们致敬的份儿。


就像岛上这些地衣和各种乍看很不起眼的花草,它们在寒冷的冰雪中瑟缩着,却是绽放着,以饱满的姿态展现着生命的尊严。


中间这朵小黄花,居然引来了一只小虫,替代了小蜜蜂的授粉作用。


虽然不起眼,却是兀自完成了一个辉煌的生命过程。


更有这些雌雄同株的花儿,自身便可以完成授粉的过程,以适应这严酷的环境。这么娇嫩的花瓣儿,居然能够抵挡住北极凌厉的寒风。不能不说这里展示的,是生命的奇迹!


我们的破冰船,一路破冰斩浪,继续往正北方向驶去。


我们的此行目的,是前往北极点,在北极圈以内,基本上是一条直线行驶,无暇旁顾,所以也就与北极圈内的那些岛国无缘了。


现在,离北极点已经不远了,在北极极点该又会是怎样的情况呢?未完待续……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德迈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