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极旅行的十年时光(五)

发布时间:2019-10-16 发布人:admin

到南极旅行,什么也不留下,除了脚印;什么也不带走,除了记忆。


是的,岁月如流,人生如旅,旅行,最珍贵的就是经历和记忆

我们不能不怀念在南极旅行的时光,翻看着鹅友们南极十年带回来的记忆,每一帧,都有着时光的印记,我们是时光的拾掇者,那些年留存在我们内心的,是怎样的风景呢?




 南极十年·时光 

2014年,德迈首度开启南极三岛包船(福克兰群岛、南乔治亚岛及南极半岛)。



那一年南极三岛,天气很好。



初见福克兰群岛的明黄与翠绿,简直被惊呆了!我们,真的到了南极旅行吗?

绿草地上的金图企鹅来来往往。



海岸边的黑眉信天翁亲亲我我。



还有第一次见到的跳岩企鹅。



黄眉飞扬,咋咋呼呼。



这般陡峭的悬崖峭壁,它竟能安然筑巢,想来真是“鹅”生不易。



有人流连在海边,竟然看到了难得一见的皮式豹纹海豚。



也有人停驻在企鹅栖息地旁,发现了一条令人悲伤的“路”。



第一次登陆王企鹅栖息地看到的彩虹,是不是预示着我们接下来的人品大爆发?!



蓝天、雪山、冰山、大海、草地、溪流,百万生灵,自由生长,不是天堂,胜似天堂!



哇,小王企鹅真的很像奇异果呀!



还有雄赳赳的成年王企鹅,样貌优雅,颇有气势。



您还记得在南极旅行时的“五米原则”吗?是谁放了只小企鹅来引逗它们的?



其实,就这样静静坐着就好了,反正靠得太近,也有点臭……



当然不能忘记体型巨大又好斗的象海豹。



它们小时候,可真是很萌的呢。



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您,任谁也会心动。



它们还会好奇兼撒娇一样的靠在脚边,一点也不像成年后那么吓人。



世界最南端的小教堂没有荒废哦,那是当年我们徒步的起点。



沙克尔顿之路,还记得您与谁同行吗?


当年,当然不能忘记这一对羡煞旁人的夫妇,一年后,他们又去了北极点拍了另一套婚纱。


还有摄影家侯贺良、渠晋湘伉俪,在暴风雪的“欺骗岛”俯身拍摄,摄影人的精神,夫妇间的默契,令人感动!


还有这一对在废弃的船头开怀合照的老鹅友,虽然风雪交加,然而能与爱人一起共赏这般美景,又有何妨呢。


那天的风雪真是大,连一向讨厌的贼鸥都感觉有点可怜呢。


唯独只有这只小海豹,在大风大雪中睡得安详平和。


终于接近半岛了,还记得当冲锋艇穿过浮冰时,那些冰块裂开的声音吗?


那一年的南极旅行摄影大赛,令人震撼的蓝冰,美的实在令人心醉!


终于登陆南极半岛,白雪皑皑,阳光下照得让人睁不开眼。


当年雪山上的一对企鹅,写满了幸福的样子。


有阴天,有晴天,有风雪,也有彩虹,还有漫长而美好的晚霞,这一次南极旅游,圆满了!



拍照的那天是个大晴天,海面上的碎冰像星星一样绵延在船尾。



拍到兴奋处,几位男士袒露上身接受南极阳光的沐浴,想来,在南极旅行,如此纯净,如此空灵,人似乎也自由了很多。



回程完整的半圆彩虹,那年穿越德雷克海峡,回忆起来,竟有些温柔。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德迈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广州市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