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旅行日记,2019去看南极

发布时间:2019-12-27 发布人:admin

 旅行者故事 Traveller@DIADEMA 

特邀德迈旅行者,分享旅行故事。

丹苗,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喜欢边走边写,曾出版专著《藏地初恋》、《飞舞大地》、《并不是想象的完美》等。


写在前面的话:相信在当下的读图时代,一张好的照片能够第一时间给人带来震撼和愉悦,但是长久的回味和念想,还是需要文字加以补充升温,这也是我依然码字的理由。南极归来,想说的话很多,不仅仅是视觉上的冲击,更多的是来自内心的跃动和思考。但是,面对大美而又旷远的南极,文字和语言终究是乏力的,只能尝试以日记的形式回放在南极旅行的日子,以作记录。



2019年12月18日星期三晴广州

从南极回来已经一周时间了,人还是恍惚恍惚的,满脑子呈现的还是雪白耀眼的冰川雪山,自由漂浮的素色冰块,造型独特的海上冰雕,丝绸般湛蓝色的海面,狰狞彪悍的火山断崖,偶尔撩起水花的鲸鱼身躯,看不尽头的海天一线,日出日落缤纷绚烂的极昼霞光,岛屿上高速坑道里笨拙呆萌的企鹅,永远躺着睡着的懒慵海豹……似乎恒久不变却又无处不在的生命,这就是南极,高冷孤傲,遗世独立,卓尔不群。



2017年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去到那么远,几乎去到了世界的尽头。从南极长城站到北京的距离是17000公里。临行前,打开世界地图查找南极洲,它处在地图右下方最边缘的一角,随着手指往上移动,看到了世界最南端的城市乌斯怀亚,那是每一个从水路出发到南极旅行的人的上船地点,往下移的便是传说中的德雷克魔鬼海峡。



从中国到南极旅行,意味着从北半球到南半球的纵向距离,还有从东半球到西半球的横向距离东西加南北,整整走了世界版图上的一个大吊角,没有捷径可选,合算下来的是超长的飞行时间和过10万元的旅费。

绝世惊艳的风景都藏匿在万水千山之外的荒蛮之地,这也是足以令到很多人为之却步。想象着,从亚洲香港出发飞过北美洲再到南美洲,近30个小时的飞机煎熬行程,以及未来将要穿过逃无可逃的可怕西风带,心有戚戚。



一般人抵达南极大致有两种方式,一是乘船,二是飞机。乘船是大多数人的路线,因为它相对于飞机旅费要便宜,缺点是必须要过德雷克海峡会晕船。前者是从国内飞到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再转机飞到阿根廷最南端的城市乌斯怀亚,然后登船,穿越德雷克海峡,抵达南极。

坐飞机去的是,从智利的蓬塔阿雷纳斯城乘坐飞机,飞越德雷克海峡,两小时后,降落在南设德兰群岛上的乔治王岛,再乘船开启南极之旅。此行得以避开德雷克海峡的折磨,往返可以节省4天时间,当然也就需要更多的旅费。



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个洒脱的人,不可能说走就走,从2017年动了去南极的念头,就一直为如何熬过德雷克海峡的咆哮而纠结和担忧。后来终于说服了自己,用另一个角度去看待令人生畏的西风带。如果说,百分之九十的人去西藏都会有高原反应,如果你要去的话,就只能做好会有高原反应的准备。

那么,如果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坐船去南极都会晕船的话,那也就只有做好会晕船的准备。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不可能是百分之十的幸运儿。何况,高反也许会死人,晕船顶多是难受。于是,6月底从英国回来,7月就报名参加年底的南极旅游,给自己定下一个时间目标。



去南极旅行,不仅仅是一次地理上遥远距离的出发,更多的是对自己的一次全身心的挑战。因为是极地,所以首先在心理上,很多人自然就会生出莫名的胆怯和畏惧。事实上,南极不是美国黄石公园瑞士的阿尔卑斯山加国的落基山脉,也不是罗马巴黎伦敦东京,不是人们所熟知和了解的任何一个国家和城市。它无比遥远,神奇,陌生,而又具有不可抵挡的诱惑力。



南极,到底是一块怎样的土地。现在人们通常所说的南极实际上是一个泛称。人们可以用它来指南极洲、南极大陆、南极点,甚至还可以用来指南大洋。但是,南极区域的范围有多大?它的界限又应该怎样划分,不同学科的科学家根据各自学科的特征,提出了多种不同的划分方法。

1959年12月1日,12个国家在美国华盛顿签定了《南极条约》,并把南纬60°以南的广大区域规定为该条约的适用范围。从此,人们就把这个区域理解为南极区域,并广泛使用。这也意味着,南纬60°以南的所有海洋和陆地都属于南极区域范围。也就是说,南极区域包括南极洲(大陆和岛屿)和南大洋两大部分。



说到南极,人们首先想到的是酷冷,除了冷还是冷。是的,它是地球上最冷的地方,内陆高原平均气温为-50°C,极端最低气温曾达-89.2°。南极大陆第二个特点是“风”。风速平均每秒17~18米,最大可达90米以上。比较一下咱们通常所说的12级台风,风速是每秒32.4~36.9米。那么,你就知道南极风是一个什么慨念,人们叫它做“杀人风”一点不假。



当然,一般游客绝不会赶着如此恶劣的天气进入南极,也很少进入到南极的腹地。除了南极点,一般大多都在南极洲容易靠岸的海岸转转。所有的旅行社也会挑选南极的夏季作为出发的最佳时间,也就是每年的11月中旬到次年的春节前后。据说,每年南极的夏季,通常会有3000名科学家和30000名游客来作短期停留。我们不期而遇的抵达,也就成为了这30000名游客中的一员了。



人是不是一定要挑战自己呢,尤其在已经不再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一定要抵达南极才算挑战自己呢?我不知道该怎样作答。冥冥之中,只觉得有个声音在对自己说,2019年去看南极吧,这就去了。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南极在那里,套用英国著名登山者马洛里的名言:因为山在那里。



经过了漫长的飞行和经停再转机后,飞机终于降落在乌斯怀亚的小机场,挤在一大群穿着臃肿而又保暖的各国游客中等候行李的时候,瞥一眼小窗户的外面,赤裸的山体几道不规则的灰白雪线,山坡上弥漫着化不开的雪雾气,跟厚厚的密云混淆一起,天色阴郁黯淡,寒气渗过门窗,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极地特有的气息。这个时候我知道,离南极不远了。



乌斯怀亚,一个因南极而热闹的地方。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德迈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