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旅行日记,向着德雷克海峡

发布时间:2019-12-30 发布人:admin

 旅行者故事 Traveller@DIADEMA 

特邀德迈旅行者,分享旅行故事。

丹苗,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喜欢边走边写,曾出版专著《藏地初恋》、《飞舞大地》、《并不是想象的完美》等。




▲ 游客和冲锋舟打破了南极的素色调


2019年11月29日星期五阴

傍晚6点,一声悠长的长笛拉响,我们乘坐的“庞洛”邮轮起航了,它承载着船上近200号人的南极旅行梦,向南,再向南驶去。那一刻,默默地对渐行渐远的火地岛首府乌斯怀亚说再见。



▲ 雨后的乌斯怀亚像在仙境中

乌斯怀亚,南极梦的起点,汉语里的天涯海角,一个政治犯建造的小城。它距离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足有3200公里,而距离南极洲却只有大约1000公里。作为阿根廷火地岛地区的首府,乌斯怀亚却没有一星半点繁华都市的气息,雪山、港湾、色彩鲜艳的小房子,一切显得宁静又美好,看起来更像是一座充满了拉美风情的浪漫小城。



▲ 邮轮已在梦也近

看着停泊在港口码头上的各式邮轮和渔船,在想,如果没有了南极,没有了那些行色匆匆上船下船的过客,这个被誉为“南部西伯利亚”的小城市将会是怎样呢?不过,贵为世界尽头的乌斯怀亚,一定会跟别人完全不一样。蓦然想起了王家卫的《春光乍泄》,里面的张震对梁朝伟说:往南走,去一个叫乌斯怀亚的地方,听说那里是世界的尽头,想去看看。



▲ 世界最南端的灯塔

如果不是南极,也没有《春光乍泄》,真的不知道世上有一个地方叫做乌斯怀亚,还有一柱世界尽头的灯塔,这就是比格尔海峡的标志性景物——乌斯怀亚灯塔。短暂的中转和逗留,还来不及细看这里融极地与海湾一体的风情,来不及为张国荣、梁朝伟、张震三个男人的故事伤感,就要挥手告别了。



▲ 庞洛邮轮和南极精灵

在这里,来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通常会为如何拿到一张南极旅行船票而洒下一地鸡毛。有的人不惜一切代价,不问价格有票即走。有的人怀着预期一等再等,错过了好时机。有的人等着等着签证到期了……在酒吧和旅行社里,船票永远是游客最好的谈资。跟这些风尘仆仆的自由行背包客相比,我们就像一群被人哄着的“巨婴”,无忧无虑地随队而行。



▲ 孤独的企鹅宝宝

出发前,心存阴影的两大挑战,自下了飞机后,也就意味着已经闯过了第一关。那可是一次长达30个小时的漫长飞行——香港到多哈飞行9小时45分,转机1小时45分,然后多哈到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飞行20个小时,中间经停巴西首都圣保罗1小时多。那么,马上就要进入到第二轮挑战了,将是更加可怕的考验——穿越德雷克海峡。



▲ 乔治王岛上的中国长城站

总是被去南极旅行的人挂在嘴边的德雷克海峡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到底跟其他海峡有什么不同,竟然如此令人为之失色。从地图上向南看过去,乌斯怀亚过去是合恩角,合恩角面临的便是德雷克海峡。海峡犹如一道天然防线,将南美洲和南极洲隔开,只有顺利穿越海峡,才有望抵达南极。与海峡最近南极洲的区域是南设得兰群岛,我们的长城站就在该群岛上的乔治王岛。



▲ 像工艺品般的浮冰

每年的11月中旬,南大洋便呈现出一派喧闹的景象。这个时候,冷酷而又漫长的冬季结束了。进入夏季的南大洋,海冰表层开始融化,密密麻麻的大小冰块漂浮在海洋面上,数万座与海冰层冻结一体的冰山似乎一夜醒来,开始了自由又欢快的漂移。南大洋露出了它湛蓝的本色,也开始显露出它的潜在淫威。被海冰层压抑了几个月的浪涛,裹挟着狂风将发疯似地咆哮,海涛好像一只着了魔的野兽,试图要吞噬海洋上的一切。



▲ 极地气象万千

德雷克海峡的狂涛巨浪像是聚集了太平洋和大西洋的所有飓风狂浪,一年365天,风力都在8级以上。即便是万吨巨轮,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也被震颤得像一片树叶般渺小。世界著名的西风带,其中心位于南纬50°~60°之间,与南极辐合带的中心位置基本一致,也就说海峡处在西风带。在西风带里,常年刮着西风,一般风力4~6级,浪高4~5米。当受到极地气旋影响时,浪高可达10~20米,历史上曾记录到30多米的浪高。



▲ 碎碎浮冰循着自己的轨迹

终年狂风怒吼的德雷克海峡,历史上曾让无数船只在此倾覆海底。因此,德雷克海峡被人称之为“杀人西风带”、“暴风走廊”、“魔鬼海峡”,还有“咆哮的40°”和“疯狂的50°”。看看航海家们描述德雷克海峡的凶猛和剽悍,恨不得穷尽世间上所能够形容的措词。



▲ 一尘不染的天与地

「颠簸、摇荡的雪龙船继续航行。坐在舱内可以清清楚楚地听到舱外的狂风挟带着巨浪拍打船舷的声音。到了晚上,船体摇晃明显加剧,海面上12级飓风掀起了七八米高的巨浪,晕船的感觉重新回来,原来雪龙船已经驶入传说中的“魔鬼西风带”了。



▲ 企鹅也扎堆

西风带一直都是航海人员恐惧的地方,因为船卷入西风带气旋后,极有可能出不来。据李队长介绍,22次队(第22次南极考察队简称)的时候,他搭乘澳大利亚考察船进入南极考察,正好遇到西风带气旋,在西风带15个纬度区域里来来回回迷航50多天,最后幸免遇难,很大程度上靠的是运气。



▲ 据说用蓝冰兑威士忌口感一流

站在六层驾驶室里,看着这两万吨的庞然大物被狂风巨浪肆意蹂躏,船头一会儿整个没入海水中,一会儿又被高高抛起,海水从两侧泄回海中。窗外一会儿看到的是整个天空,一会儿是整片海水。让人在晕船的痛不欲生之余还要胆战心惊,因为感觉船随时会翻到!只能祈祷赶快通过这个魔鬼地带。



▲ 爱到天荒地老

进入西风带已经两天,多数人都在饱受风浪折磨:有些人整头平躺在床上;有些人几天未有进食,已经开始输液;有些人出现严重呕吐反应……那是种脚底无根、无处躲藏的感觉。」这是中国第25次南极科考队内陆队随团医生毛一雷的日记,时为2008年11月9日。



▲ 南极上的原住民自由自在

当你看见了这些描述,心理再强大的人也难免胆颤心惊。我不是强人,对德雷克海峡的恐惧一直如影伴随。不过我相信,凡是大多数人能熬过去的,自己也可以,我肯定不是最优秀的,但也不是最差劲的。不少人一上船就问,什么时候到海峡,什么时候开始吃晕船药等等,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但是理智告诉自己,保持平和的心态,遏制无休止的恐惧,将会更加有利于度过海峡。



▲ 不可复制的宁静通透

于是,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睡的睡。我和同居女友宏手脚麻利地将各自的一大箱子衣物整理进衣柜,把脏兮兮的行李箱塞进了床底,摆开一溜护肤品,让本来就舒适的小房间暖意融融,这毕竟将是我们未来10天共同生活的小天地。然后,像刘姥姥初进大观园那样,上蹿下跳地把邮轮的每个楼层都看了一遍。



▲ 犹如塑像般的飞鸟

入夜,月色深沉,甲板上吹来清冷的风,邮轮穿越比格尔海峡破浪前行,一侧是太平洋,一侧是大西洋,浩瀚无垠的大海让人在清冷中又充满憧憬。晚上10点半左右,从冲凉房出来,感觉船体比进去前明显摇晃了,心里一沉,担心这一晚将如何熬过。此时,挡不住连日来的舟车劳顿,睡意汹涌,便赶紧关灯躲进被窝。记得有人说过,睡一觉就过了德雷克海峡。我无比虔诚地相信,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没有梦的世界。



▲ 雪地徒步是登陆的主要活动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德迈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广州市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