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旅行日记,大西洋,生命在怒放

发布时间:2019-12-31 发布人:admin

 旅行者故事 Traveller@DIADEMA 

特邀德迈旅行者,分享旅行故事。

丹苗,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喜欢边走边写,曾出版专著《藏地初恋》、《飞舞大地》、《并不是想象的完美》等。


2019年11月30日星期六阴

是日,航海日,风平浪静。



清晨自然醒来,室友已经梳洗完毕,看看时间已经是八点多了,揉揉眼睛定定神,有点不敢相信就这样度过了西风带的第一个晚上,波澜不惊,一夜无梦,是自26号出发以来最踏实的一觉。



南极邮轮依然行驶在德雷克海峡中,从乌斯怀亚出发抵达南极需要两天两夜的时间。德雷克海峡是世界上最宽的海峡,宽度竟达970公里,最窄处也有890公里,平均水深3400米,最深5248米。也就是说晕船的阴影还没有真正离去,还有今天和晚上整整24小时的晕船可能,而越是向南愈发接触西风带的中心,那才是真正考验的时刻。不过,已经度过了风平浪静的一天一夜,一阵暗喜。



生活是多么的奇妙,我做梦也不会想到过,自己会有一天坐着万吨邮轮,漂移在这个叫做德雷克的海峡中,会想起一首不着边的小调。这好像有点梦幻。旅行其实也像梦幻,从买下机票开始,就对未来的行程有所憧憬而又有所未知,飞越过不同的时区和城市,像是逃离自己熟悉的生活轨迹。然后,揣着多少期许和一身疲惫,落下在另一个世界,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世界,一个于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世界——南极。



海面宁静,云层厚重,走出阳台,寒气森然,海风冷冽,不禁打了个哆嗦。海水一天的尽头到底在哪里呢?如果没有晕船的困扰,就这样无所事事飘荡着其实也不错,浩瀚无边的大海天然地过滤掉世俗的尘嚣和纷扰。在这里,不管是避世还是出世,心终于得以安定下来。



临行前,被告知恰逢从我们开始,邮轮提供免费WiFi,大家不必像以往那样为高昂的手机费用而烦恼。科技的进步让人们行走在海角天涯,仍然可以与这个世界连接,与亲朋好友连接。那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还是很难独静。在邮轮三层的前台处,就经常会有不少因为房间信号欠佳的团友,坐在那里蹭网络。



好吧,有必要介绍一下乘坐的法国邮轮庞洛日丽号,因为未来十天我们都将在这里吃喝拉撒睡。除了生活,还有邮轮上的探险队,也将是我们南极旅行梦的安全保障。日丽号总吨位10944吨,2013年下水,可容纳200人。按照南极公约对登陆人数的规定,南极旅行最为适宜选择是载客量100~200人的邮轮。



邮轮一共有132间客舱,二层和六层各有一个自助餐厅,以提供法国菜为主,还配有健身房、美容室、小商店、酒吧、小剧院等。邮轮的三层至六层为客房,房间在18.5平方米加4平方米小露台为基本配置,楼层越往上房间越豪华,其费用也会逐次递增。所以,我们暗地里将六层的团友称作“有钱人”。



邮轮三层就像酒店的大堂,船方前台和探险队柜台分别左右两侧,负责我们此次出行的德迈国际旅行机构(以下简称德迈),也在此摆上办公桌。这样一来,船上180号人马的各种问题都能够给以解决。船方的前台永远摆放着一大盘红苹果,德迈的一角永远有忙碌的年轻“小黄人”(身穿黄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员)。



▲ 在乌斯怀亚下船前与小黄人的自拍

是日,虽然还没有登陆或巡游活动,却热闹忙乎着。上午是船长和探险队全体成员跟大家见面,由船长和探险队队长为我们介绍本次南极行程的概况和提出要求。10名一身阳光的探险队员,身穿蓝白色条纹海军服在台上一溜排开。



▲ 为我们驾驶冲锋舟的女探险队员

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知识背景,对大海和探险的向往,走到了一起来。他们将负责我们在南极登陆前必须的踩点和登陆的安全保障。探险队里有两名中国人是劳拉和小饶,他俩同时还要担任探险方面的翻译。



▲ 小红旗就是探险队为我们规定的线路

船长Marionneau David长得儒雅帅气,出生在法国的一个小镇,很难想象他是如何驾驶邮轮,无数次穿越令人恐惧的德雷克海峡。对大海的热爱源自他的祖父,5岁开始就跟随祖父出海,奠定了他日后与海洋为伴的职业生涯。



▲ 颇有沧桑感的探险队长

探险队长John Frick一看就是那种意志刚毅,无畏艰难,让人心里特别有安全感的男人。他体魄强壮,脸部轮廓分明,深邃的眼睛透出满满的探险历程,他已经是第118次抵达南极旅行了。可惜我不懂英语,要不在他身上一定能听到很多传奇式的故事。



▲ 跟随上岛的摄影师

在这天里,大家被很严肃地要求参加有关南极公约的说明会,并在《南极公约承诺书》和《预防南极污染条例》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团友中一名5岁的小男孩在父亲的帮助下,一笔一划地写下自己的名字。仪式感很重要,这一环节再次强化了大家对南极和大自然的敬畏。



承诺书主要是明确南极纪律——请所有到访者保持它的原貌,保留这块净土。不得把任何垃圾留在南极陆地。不得以任何方式污染南极的海域和湖泊、溪流等,不得放置任何金属品于海中。不要在石头或任何建筑物上刻写自己的名字及涂鸦。不可带走南极的任何动植物及人造物品,包括:遗骨、蛋、化石、石头或建筑物内的任何容器、物件、研究考察仪器、设备等。不可任意破坏有人居住或无人居住的建筑物及紧急避难所。



条款简明扼要,就是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南极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是属于全人类的,它地球上最大的原始地区,迄今还没有受到大规模的人类干扰,所以每一个抵达南极的人,都有义务爱护和保护它。



然后,学习如何穿救生衣,试穿专业登陆靴,熟知“七长一短”的弃船逃生汽笛。当大家聆听着这个陌生的笛声时,我相信很多人的心态都像每次坐飞机时,看着空姐示范救生包用途那样漫不经心。因为每个人都不愿意相信意外在自己身上。



接下来,就是所有人将要携带登陆的冲锋衣、冲锋裤、帽子、围巾和背包进行吸尘处理,以免对南极造成污染和遵守南极公约。所有这些看似例牌的前期准备工作,无一不在提醒着大家,再过一个晚上,南极就在眼前了。



平静的航行,使得传统的船长欢迎晚宴在开心愉悦中完成。女性们大多都穿戴上鲜艳的服饰,男性们也大多西装革履,以示尊重船方和必要的礼仪。只穿着正装的我心存歉意,因为担心晕船,最后从行李箱取下了好看的旗袍。



晚宴近尾声的时候,风浪显然增大,船体摇晃明显,同桌子中的广州团友阿华说有点晕了,提前告退回房间,而我们还在欢腾。晚宴结束后,余兴未了,继续到六层观看舞蹈表演,汪峰粗犷奔放的歌曲将夜推向了高潮——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就像穿行在无边的旷野,拥有挣脱一切的力量……那一刻,有种想叫想喊想跳的冲动。



近午夜时,邮轮摇晃加剧,想着是到了西风带最咆哮的区域,是不是应该吃一颗专程托人从日本带回的晕船药。团友们大多都已回房间休息,邮轮上没有多少人行走,便摇摇晃晃回到房间,室友已服药入睡,找不到她留下的日本晕船药,只好作罢。



那一夜,纵然风大浪大,人却安然入睡,就这样度过了传说中的魔鬼海峡。或许,生命在大西洋中怒放。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德迈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