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旅行日记,魅力南极(下篇)

发布时间:2020-01-06 发布人:admin

 旅行者故事 Traveller@DIADEMA 

特邀德迈旅行者,分享旅行故事。


▲ 2019德迈鹅友Jim Xu

第七天,12月5日,下午登陆尼可港(纳克港)(Neko Harbour),尼可港位于美丽的安德沃得湾,它是以挪威的鲸加工船“尼可号”船名来命名的,这里生活着极地精灵————金图企鹅。



下图是鹅友拍摄的照片,同一个物体,相差甚远,观察的点不同……在日常生活中何尝不是?所以不要轻易否定别人的观点和见证。





登陆点,它的选择受到许多安全因素的考量,是经探险队多次南极行程中筛选后保留的。



鹅蛋被贼鸥偷吃了。



一线山水景观巢。



要说此次南极旅行唯一的缺憾,是没见到大块冰川崩塌的情景,是否太贪心了,这是可求而不可遇的。



但还算幸运,先后二次听到这块在山坡上下滑的冰川发出的断裂声,有点类似电影中古代马车启动时发出的清脆的“咯吱咯吱”声,同时参掺着“嘣,嘣”的巨响,前后有3-5秒时间,是非常美妙的冰川音乐。



照片由鹅友提供,拍摄者也很幸运目睹了小块冰川崩落的情景。



南极是唯一没有被污染的大陆,才有这湛蓝的天空,洁白的雪地。



在仙境中的日丽号。



德迈国际总裁林建勋正在设定时间,在他提议下,十八罗汉面对仙境,端坐雪地,静默十五分钟。他来过南极16次,绝对称得上超级南极达人,每次来都会发起静默。

林总对静默的感悟语:“也许只在南极这般宁静、纯粹、原生的冰雪天地,静默15分钟,你才有机会发现,原来我们可以这样温暖与他人连接,与这个世界交流。

南极,绝不是一个’冷’的地方。

平时节奏的日常工作与生活,我们都太过紧张,实际上是无聊得在忙,忙得更无聊;我们根本难找到自己和安放自己,以为可以驱动这个世界,实际是被利益驱赶得无处可逃。

但是,静默中有时风一过,一刹那间,整个世界没了任何声音,我还是会心里一惊。身心共鸣:这个世界真是太美好,希音之美。”

我也静默了一把,努力尝试达到林总那种心灵与大自然交流的境界高度,当然还得再筹划15次南极旅行。



还有人离开集体活动,私下在坐禅的,按现在的流行叫法称之为打坐。林总所创议的静默可能是一个更高大尚的学名,也许静默对坐姿没有要求,只要安静即可。



晴天了,可以亲历感受南极的日落日出。



日落时间约在晚上10:30,日落的余霞会延续很长的时间。



现在是夏季的极昼,太阳会稍许休息一会,但总有余辉照亮着这片陆地。



第八天,12月6日,凌晨1:40左右,东北方向开始出现暗红色,预示了太阳升起的方向。



三只“企鹅”天天坐山观日出。



凌晨2点左右,出现了鱼肚白的天空。按以往的经验太阳很快将跃出地平线。



然而,一直等待了近两个小时,太阳迟迟不肯出来,在六层甲板上的鹅友们逐渐回房休息了,只剩下4位鹅友坚持再坚持,拍到日出的照片,时间在3:40左右。



感觉南极的日出没有其他地区那种喷薄而出的气势。



上午登陆拉克罗港(Port Lockroy),它座落在维恩克岛西海岸,是南极洲最受欢迎的游客停靠站之一,曾经的英国南极站旧址改建成现在的博物馆。在夏季长期有三名员工维护旧址,经营纪念品商店和邮局。


这也是我们在南极第二次接触到人类的活动。


停靠在仙境般港湾的日丽号。


寄出的不仅是一张明信片,更是一份亲情友情。


接着乘冲锋舟稍作巡游。


游轮停靠在拉克罗港,诺大的港湾水面像粘稠的液体般,竟然没有一丝波动,安如明镜,周边雪山的倒影清晰完整,美的让人都不敢呼吸,生怕惊动了她。赶紧拍下一组照片。


仅仅不到二十分钟,海面出现了波光粼粼的景况,已经形不成倒影了。所以才深度体会许多多次登陆南极的达人所说的:每一次的南极旅行都有不一样的景色,不一样的感悟,不一样的震撼,不一样的升华,这就是南极的魅力所在。


下午,进行南极游的最后一次登陆——丹科岛(Danci Iland)


南极的主人们在注视着我们,也不知道是否受欢迎。

放心,我们会遵守离你5米远的南极公约的。


要是没有探险队预先开出的雪路,在原雪上爬山一定是相当累的。


是累了还是醉了。



借助于“Z”字形的道路,降低了爬坡的角度和难度。



回到游轮上,南极旅行的帷幕正在徐徐的拉上。



通红的晚霞。



粉红色的晚霞硬是把冰川染成钢铁侠。


南极的月亮好像不咋圆。


这次的南极旅行堪称完美无瑕。


感恩庞洛日丽号富有经验的团队。本次游轮从乌斯怀亚出发,航行近3600公里。每个客房都带有阳台的海景房,这是日丽号的亮点。


感恩德迈林总和小黄人的敬业精神,超强执行力的团队,把每一个细节都做到完美极致。


感恩我们朝夕相处的鹅友,相似的理念和分享,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有缘再相聚。


也要感恩上帝的一路眷顾。船长、林总、鹅友们一致认为,过于顺畅和完美本身就是不完美的平淡,特别是德雷克海峡的巨浪是魅力南极的不可缺失部分,所以一致要求回程时体验一把。上帝果然安排了三米的海浪,结果让部分鹅友乖乖的早早躺在床上。

闲聊中大家一直在猜想,团队中一定有高人每天与上帝发微信,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自从五年多前拿了一个环澳自驾游证书后,有点证书荒。在我中学的地理课上,有了最初的南极印象——一个神秘而恐惧的大陆,直到两年前由此产生的好奇心终于辗压了恐惧,组织了许多小群讨论南极旅行。其实在夏季的南极,不深入腹地,而只是在沿海蜻蜓点水,真的找不着恐惧的理由。

所以,除了德雷克海峡的不确定性之外,南极的自然环境不应该成为阻挡您实行南极旅行梦想的障碍。


意外的收获,德迈国际这次安排了许多各行专家级鹅友,有摄影、历史、自然、地理、作家、航海、思想等等方面的,每天基本上都安排两次的讲座,颇有收获。大家是一条船上的,如果放在岸上,一定少不了许多的银子。


再见南极,再见鹅友们,永远记忆的南极游!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德迈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