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芝,及爱尔之兰

发布时间:2020-06-23 发布人:admin

155年前,1865年6月13日,叶芝诞生于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Sandymount。

1889年的某一天,英国,伦敦贝德福德公园街。

一位24岁的年轻诗人,邂逅了他一生的梦。叶芝后来一遍一遍地回忆初见茉德•冈昂(Maude Gonne)时的场景,这样写道:“她伫立窗畔,身旁盛开着一大团苹果花;她光彩夺目,仿佛自身就是洒满了阳光的花瓣。”

从那一天,那一刻起,英语史上最美丽的诗歌之一就诞生了——《当你老了》

这首诗歌在中国是家喻户晓,即便许多人没有真正读过完整的这首诗,也有许多人听莫文蔚或是李健唱过:“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那痛苦的皱纹……”


《当你老了》——感动天,感动地,感动了世间所有的人,却唯独没有感动那个“你”。叶芝的一生,对茉德•冈昂爱而不得。

叶芝是在年轻时为茉德•冈昂写下这首诗,而后来的漫长岁月似乎都在一一检验着他当初的誓言,直到他老去,并且实现了这个诺言。

仿佛是终其一生,一直在朝着自己年轻时虚设的时空走去,走向年老,走向爱情,就像走向一种信仰。

他曾对一位朋友说:“我所有的诗,都献给茉德•冈昂(Maude Gonne)。”

而晚年的Gonne这样回忆道:“他是一个像女人一样的男子,我拒绝了他,将他还给了世界。”



“他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英语诗人,而且可以说是任何时代最伟大的诗人”。

许多人,都是通过叶芝,来认识和解读爱尔兰这个国家的。或者可以这样说,我们所认识了解的爱尔兰的一大部分——那个浪漫忧伤,又神秘倔强的国度——是叶芝诗歌中的爱尔兰。

1923年,叶芝因其“始终富于灵感的诗歌,并以高度的艺术形式表达了整个民族的精神”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也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爱尔兰诗人。

其授奖辞说:“他(叶芝)仍追随着早先曾指引他的精神,来担任爱尔兰的诠释者。长期以来,这个国家一直在等待着有人赋以它声音。”



虽然叶芝自己曾在诗中说,“浪漫的爱尔兰已死”,但是这句显然是出于诗人的写作技巧或者意气而为,他终其一生在诗篇中构建了一个无比浪漫的爱尔兰。

“一个红唇凄然的少女站起身,仿佛世界的伟大充盈了泪水。”——《爱的悲伤》

“我一定是走了,一座坟墓边,有水仙和百合摇曳。”——《快乐牧羊人之歌》

“我将用这锦缎铺展在你的脚下。可我,如此贫穷,仅仅拥有梦;就把我的梦铺展在你的脚下,轻一点啊,因为你脚踩着我的梦。”——《他希冀天国的锦缎》

叶芝以其华丽的诗风、自由的想象不断丰富着爱尔兰,而他笔下描绘的爱尔兰,亦是格调优美,意蕴深邃,完全符合人们对爱尔兰的想象。



让我们来了解一下叶芝,也了解下他笔下所构造的,安宁、美好、神秘、浪漫的爱尔兰。




 斯莱戈Sligo 

叶芝将斯莱戈称为自己的“心乡”,“人心所愿之土,其美永不褪衰。”

叶芝曾在他的自传中说,他十几岁时就曾梦想着仿效美国作家梭罗执笔《瓦尔登湖》那般避去尘嚣,居住在这个在爱尔兰传说中便有记载且音译“自由”的浪漫小岛上。

正是这里的海岸线、山脉、湖泊和当地迷人的传说,给予了他源源不断的灵感,他在这里创造出了《湖岛因尼斯弗里》、《流浪者安古斯之歌》等著名诗篇。





斯莱戈到底有多美?叶芝的诗,如此描述:

我要起身前去,前去因尼斯弗里,用树枝和着泥土,在那里筑起小屋:我要种九垄菜豆,养一箱蜜蜂在那里,在蜂鸣的林间空地独居。我将享有些平和,平和缓缓滴落,从清晨的面纱滴落到蟋蟀鸣唱的地方;那里夜半幽幽,正午紫光灼灼,黄昏织满了红雀的翅膀。我要起身前去,因为每夜每日;我总是听见湖水轻舐湖岸的低音;站在马路上,或灰色的人行道上之时,我都在心底里听见那声音。——《湖岛因尼斯弗里》



在斯莱戈,可以寻访叶芝的“踪迹”:

叶芝纪念馆Yeats Memorial Building
建筑原是一座建于1895年的银行,1973年改成纪念馆。这里不但收集了大量珍贵的老照片、还有叶芝的手稿。在一众老照片和画作中,叶芝父亲为9岁的叶芝画的画像最为珍贵。

吉尔湖Lough Gill
叶芝在青年时代经常造访这里,位于湖上的一座名为因尼斯弗里的荒岛曾一度是叶芝的隐居地,他也以此地为灵感创作了著名的《湖岛因尼斯弗里》。

丽萨德尔庄园Lissadell House And Gardens
叶芝儿时经常造访的丽萨德尔庄园现在成为了对外开放的景点,叶芝儿时经常到这里做客,并与主人的两个女儿是好朋友。经过修葺后的庄园展出了叶芝的照片、信件、手稿和书籍。



叶芝墓Yeats’s Grave
诗人的墓就坐落在本·布尔本山下的一座教堂旁,不甚起眼,每天却吸引着很多文学朝圣者,墓碑上有他生前立下的墓志铭,他的妻子也长眠于此。这座教堂原址曾是建于6世纪的修道院。

本·布尔本山Ben Bulben
这是一座形状奇特的石头山,远处看很像一张餐桌。它经常出现在叶芝的诗歌中,如《凯尔特的薄暮》和《本·布尔本山下》,这座山甚至被誉为“叶芝的国”(Yeats Country)。




 黑暗树篱Dark Hedges 

这是世界上10条最美的树隧道之一,在18世纪时就种下的150棵山毛榉距今已有三百年的历史。



每逢夏季,枝叶层叠,绿叶交织,阳光透过缝隙洒落,星星点点,光影斑驳间呈现出一片梦幻景色。





在魔幻美剧《权力的游戏》中,这里还是连接北境、君临城和风息堡的重要交通枢纽——国王大道Kingsroad



▲ 《权力的游戏》剧照


 莫赫悬崖Cliffs of Moher 

欧洲最高的悬崖,前后绵延近8千米,矗立在浩瀚的大西洋边上,最高处距海平面200多米,以奇险而闻名



到了夏天,这里灰扑扑的岩石上就会生出一片可爱的嫩绿。人们或席地而坐,或直接躺倒,都是在表达对自然的亲近之意。







在电影《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莫赫悬崖是哈利踏上对抗伏地魔的危险旅程的重要一站。



▲ 《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剧照


 丁格尔半岛Dingle Peninsula 

陡峭的悬崖,蜿蜒的海岸,清静的曲径,葱郁的林木,以及沿岸的彩色小房子……



位于欧洲最西端的丁格尔半岛曾被《国家地理杂志》评为:“地球上最美丽的地方”。





位于丁格尔半岛的斯莱角是欧亚大陆的最西端,算是另一方面上的世界尽头。


碧蓝的海水、如茵的青草,以及独特的岛礁,形成了浪漫的“海角天涯”场景。无论从哪个角度望去,都是妥妥的大片既视感。



 基拉尼国家公园Killarney National Park 

湖水清澈的基拉尼湖、郁郁葱葱的橡树和红豆杉林地,草地上散养着爱尔兰唯一的红鹿群


不知道人们在不经意间地一瞥,会不会有一种误入仙境的错觉呢。




 阿黛尔小镇Adare 

翠绿的草坪,满目斑斓的鲜花,稻草屋样式的建筑,以及色彩明快的门窗,童话中的世界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来阿黛尔小镇只适合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点上一杯爱尔兰咖啡,然后静静地坐着、发呆。




 考西农场Causey Farm 

这是爱尔兰著名的私人农场,由Murtagh家族世代经营。


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与憨态可掬的动物们近距离接触,领略爱尔兰的田园风情。一首悠扬的田园牧歌,将会萦绕在每一个到过这里的人的心中。





 圣三一大学Trinity College Dublin 

圣三一大学是爱尔兰最古老的大学,在欧洲与英国剑桥牛津齐名,治学严谨,输出过不少知名作家、政治家以及诺贝尔奖得主。



即便是在学校里,爱尔兰也不乏绿色。修建齐整的草坪、古典的建筑,以及过往的学子,搭配出一幅青春活力的画面





游走在欧洲的尽头,探索翡翠之岛爱尔兰,让我们一起期待,到叶芝诗中的浪漫爱尔兰旅行,寻访诗人叶芝的足迹。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德迈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广州市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