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滇藏旅行,寻访传说的香巴拉王国

发布时间:2020-08-04 发布人:admin

香巴拉王国是什么?

香巴拉王国是传说中存在于青藏高原雪山深处的一个隐秘地方。这里由雪山、冰川、峡谷、森林、草甸、湖泊、金矿及纯净的空气构成,天地浩瀚无垠,憾人心魄,无数个高山湖泊如镶嵌在高原之上的宝石,吸收日月精华与天地灵气,碧蓝得如同天堂之水。民居依山而建,融于自然环境中,人们惬意地栖居在此,无忧无虑。


香巴拉王国就好似我们常说的“乌托邦”,这个也许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世外桃源,在藏传佛教中也被叫做“最后的香巴拉”。



▲ 西藏波密

松赞集团是由藏族人白玛多吉先生创建的以藏族文化为特色,涵盖酒店、旅行、公益及文化传播的国内首家藏地度假精品酒店集团。



▲ 松赞酒店创始人白玛多吉先生

松赞酒店集团已经建成或正在建造的有十余家酒店,分布在云南、西藏两省,集中于“三江并流”横断山脉及“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脉自然风景优美、藏地文化底蕴深厚的区域

松赞旗下的酒店分为林卡与山居两种形式。林卡是规模较大的酒店,类似于藏区的度假村,拥有较多的客房,酒店的公共区域也更大,香格里拉、波密、拉萨的松赞酒店都为林卡。山居则是规模相对较小的酒店,类似于藏区的民宿,由于地处隐秘的风景绝美之处,山居的客房较少,但都拥有无与伦比的景致,梅里、如美、来古等地的松赞皆为山居。



▲ 松赞滇藏线酒店位置

与松赞林寺的“松赞”无关,松赞人对“松赞”这个名字的解释是隐秘之门。他们希望通过这扇隐秘之门,追寻快乐的源泉。跟随松赞,踏上滇藏旅行路线,轻轻推开隐秘之门,寻访传说中这片净土上存在的香巴拉王国



▲ 香格里拉,松赞林卡

香格里拉,藏语意为“心中的日月”。

香格里拉市原名中甸县,相传是藏王三个儿子的封地。“甸”,取自彝语,意为“坝子”、“平地”,中甸意为“酋长住地”或“饲养牦犏牛的地方”。1933年,詹姆斯·希尔顿在其长篇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首次描绘了一个远在东方群山峻岭之中的永恒和宁静之地——“香格里拉”。1996年10月,寻找香格里拉的考察活动正式在云南启动。不到一年之后,云南省政府在中甸县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宣布:举世寻觅的世外桃源——香格里拉就在迪庆。2001年12月17日,经国务院批准中甸县更名为香格里拉县。

作为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的首府,同时也是滇、川、藏三省区交界地,香格里拉地理位置优越,因此被选为滇藏旅行路线的起点。

香格里拉最富盛名的文化景观便是松赞林寺,而香格里拉林卡,就建造在寺庙侧后方的山谷中,地理位置得天独厚。



▲ 建在松赞林寺背后山谷的林卡

林卡依山而建,是隐匿于绿色山谷中的传统藏式碉房建筑群,与松赞林寺对望,其间是藏族村落和青稞地交错的田园风光,祥和宁静。



▲ 香格里拉林卡入口处



▲ 香格里拉林卡大堂



▲ 香格里拉林卡餐厅



▲ 香格里拉林卡精品店

林卡的各个细微之处充满了传统藏式美学的元素,无论是大堂中的精致唐卡,或是餐厅里的雕花整木梁柱,甚至是客房门口的毛毡门帘、屋内的黄花梨木家具、织锦与藏毯……一切自然和谐,禅意天成。



▲ 香格里拉林卡客房外的毛毡门帘



▲ 香格里拉林卡客房

黄昏时,推开窗,宏伟的松赞林寺散发着醉人的金色光芒。



▲ 从客房阳台眺望松赞林寺



▲ 香格里拉,松赞林寺

从香格里拉松赞林卡驱车几分钟,便可到达这座云南省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

噶丹·松赞林寺是康巴地区有名的大寺院之一,还是川滇一带的黄教(格鲁派)中心,在整个藏区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被誉为“小布达拉宫”。该寺依山而建,外形犹如一座古堡,自平地向上需要踏上数百级阶梯,在香格里拉这样的高海拔地区有些费力。

游览时,松赞的随团管家贴心地安排车辆直接送我到寺庙最顶部的大殿旁,使我可以自上而下地游览整个寺庙,省去了攀爬楼梯之苦。



▲ 释迦牟尼大殿

松赞林寺在1681年建成,五世达赖喇嘛亲自赐名“噶丹·松赞林”。寺院外围筑有椭圆形城垣,主殿威严而华美,殿内壁画色彩鲜艳,笔法细腻,以描述史迹典故,弘扬佛教教义为主。



▲ 宗喀巴大殿



▲ 松赞林寺一隅

寺庙有“藏族艺术博物馆”之称,寺内历代珍品众多,有五世达赖、七世达赖时期的八尊包金释迦牟尼佛像、贝叶经、五彩金汁精绘唐卡、黄金及各种精美的鎏金或银质香炉、万年灯等。藏区的寺庙内部皆不允许拍摄,故只能将这些弥足珍贵的藏品印入心中。



▲ 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

在香格里拉的午后,不妨去独克宗古城走走,踏上古朴的青石板路,徜徉在曲折的小巷里,倾听这座古城的心跳



古城的整体建筑布局犹如八瓣莲花,中心是月光广场,古朴的藏式木屋如一瓣瓣向外盛放的莲花瓣,一幢接一幢地环绕在四周。

独克宗古城是中国保存得最好、最大的藏民居群,自古以来,作为茶马古道的重要枢纽,这里承担了货物交易与交通运输的任务。



▲ 俯视独克宗古城

古城的制高点是小山坡上的大佛寺与大转经筒,拾级而上的我跟随藏民的步伐一同慢慢转经,耳听虔诚藏民的低声祈祷,眼见开阔的独克宗古城全景,内心顿时平和安宁。



▲ 古城制高点的大转经筒

转完经深入古城的街头巷尾,走到转角的咖啡厅,点上一杯香气浓郁的咖啡静静看着窗外的街景。香格里拉的慢时光,悠闲而静谧




▲ 古城中著名的“飞虎酒吧”


▲ 香格里拉,尼西乡

距离香格里拉约一个小时车程,尼西乡处在一个山沟中,平凡的小村庄其貌不扬。

在这个不起眼的小村落中却一直有着悠久的制陶历史,民间的制陶工艺已相传两千多年。尼西的黑陶工艺享誉滇西北及全藏区,甚至在中国黑陶艺术中都独具一格。

​尼西黑陶出产的陶具大方美观,保温性能出众,制作的陶具主要有陶锅、陶杯、陶碗以及陶香炉等等。优质的导热性与保温性让尼西黑陶受到滇西北部以及我国藏区民众的广泛欢迎。


在松赞滇藏线中,还能亲手体验黑陶陶具的制作,令人兴奋不已。

尼西乡的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手把手地向我面授技艺,教我完成简易杯子的制作。在师傅手上看似简单的工序,实际操作起来却要花不少心思。首先选择大小合适,宽窄适中的陶土,再通过用手塑形、用水定形、用板敲击固定,一个粗糙的“毛坯”杯子渐渐在我手中成形。随后经过师傅的精修并打磨最后的细节,光滑平整的杯体出现在我眼前,亲手制作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 师傅加工前的“毛坯杯”


▲ 经师傅精修打磨后的“精装杯”


▲ 制作完成的杯子准备进行烧制

听黑陶师傅说,他在传承制陶工艺的道路上任重而道远,如今越来越多的村民选择出走大城市养家糊口,这门工艺如今渐渐有些青黄不接。

透过他略显惆怅的眼眸,我好似看到了许多像他这样的手艺人,他们的坚持与匠心延续着各自手中的传统工艺生命。我希望这样的民族艺术能代代流传,因为这不仅仅是当地村落的工艺象征,更是我们民族的宝贵财富



▲ 由黑陶锅烹饪的尼西土鸡口味鲜美


▲ 德钦,松赞梅里山居

距离香格里拉车程约180千米的德钦便是松赞梅里山居的所在地,途中景色秀美,金沙江的浩瀚江流在途中突然改变方向,大拐弯的惊艳一角让人称奇。


▲ 金沙江大拐弯

也许对德钦这个地名还有些陌生,但如果说起梅里雪山,应该是妇孺皆知的。梅里雪山属于德钦县,只因这座神山太过出名,人们往往习惯叫这片雪山脚下的区域为“梅里”。​



▲ 山居面对的梅里雪山藏在云层之后





▲ 梅里山居的幽静环境

梅里山居建在海拔3600米的原始村落中,藏于丰富的植被之间,融入了周围的自然环境。

进入山居,山居的松赞人帮我换上舒适的自制手工布鞋,并手捧姜茶与青稞饼干以示欢迎,我喝上一杯热腾腾的姜茶,瞬间驱散了寒意与疲惫,如家人般的亲切招待让人暖意融融。



▲ 梅里山居的大堂


▲ 梅里山居的餐厅

山居的选址正对着梅里雪山的主峰卡瓦博格,位置绝佳。为雪山而设的房间内,窗外的卡瓦博格峰仿佛触手可及。卡瓦博格峰海拔6740米,是云南省的第一高峰,她如今仍是一座处女峰。

早在1902年,英国登山队就曾首次挑战卡瓦博格峰,自1987至1996年,中日美联合登山队相继向峰顶发起挑战,均败下阵来。1990年11月至1991年1月,17名中日联合登山队员试图登顶,结果全部罹难,成为世界登山史上的阴影,此后由于神山的危险性与藏教的宗教神圣性,卡瓦博格峰被永久禁止攀登。


▲ 梅里山居的客房


▲ 梅里山居的书吧露台

在这里,等待“日照金山”的到来,已成为一种神圣的仪式,人们祈祷着,期望自然盛景的降临。可惜如今梅里乃至整个滇藏线区域恰逢雨季,雾气与云层较厚,很难看见这一盛景,如果在春季或是冬季前来,更有希望看到。​


▲ 梅里“日照金山”


▲ 芒康,盐井

离开梅里山居,在雪山与峡谷间一路向北穿行,跨越云南与西藏的分界线,由此,滇藏线正式告别相对柔和的云南段,驶入更加激烈的西藏旅行路段。​


▲ 云南与西藏的分界处

又行驶了一百多公里,道路突然向下往峡谷底部延伸,几乎与奔腾的澜沧江平行,千古盐田——盐井映入了我的眼帘。

盐井,历史上是吐蕃通往南诏的要道,也是滇茶运往西藏的必经之路。盐井盐田这道人文景观是“茶马古道”上唯一存活并还保留人工原始晒盐的地区,被称为“阳光与风的作品”


▲ 已经废弃的盐井

只见车道对岸的山体上,密集地出行了一个个窟窿,在管家的介绍下我了解到,原来这是已经废弃的盐田,所见到的是盐田镂空的底部。

​进入盐井乡,车道的临江处也出现了连绵的盐田,他们呈正方形整齐排列着。与平原田地不同的是,平原的人们耕作种田,这里的人们劳作“种”盐。


▲ 沿江仍在使用的盐田

步行深入拥有千年历史的盐井乡,我来到当地民居的屋内,探访盐乡人的制盐工具与生活日常。各类用于下田制盐的工具与日常生活的器具让人应接不暇,几乎放满了狭小的屋子。在管家与盐乡人的介绍下,我逐渐了解了村庄的历史沿革与制盐发展。



▲ 盐井乡的民居内部

以前因为受制于村庄深处峡谷这一地理环境的影响,当地村民无法通过贫瘠陡峭的土地来进行农业耕种和放牧,因此始终处于落后贫困的境地。但此地却有非常丰富的盐业资源,盐井乡出品的红盐品质出众,甚至外人相信吃了红盐会让人更加聪慧,红盐因而小有名气。

​自此之后,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因地制宜晒盐制盐,并用盐来交易粮食、茶叶、金钱等物品,盐井也在往来交易的带动下逐渐成为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


▲ 走近盐田

走近澜沧江边仍在使用的盐田,在阳光的照射下每块盐田反射出不同程度的淡褐色,走下盐田的结构下方,盐晶体如钟乳石一般倒挂在盐田底部。更下方是盐的沉淀池,水中竟有大如冰棍的盐块,不曾想到远在千年之前的古人便是使用此古法制盐并广销外地,古人的智慧就如这眼前的洁白晶体,静静闪耀


▲ 钟乳石般的盐晶体


▲ 我手握冰棍状的盐块

看完盐田,来到民居品尝盐井乡的特色食物——加加面。加加面是每碗只有一口面的食物,人们每吃完一碗便用一颗小石头记录。

这种特殊吃法的来历是古时制盐的人们在劳作时期非常辛苦,通常只能吃一口食物便要继续工作,为了防止面条放久了冷掉影响口感,因此每次只盛上一口面,工人们吃完又继续匆匆投入工作。加加面的传统便自此沿袭下来,成为盐乡的传统食物。


▲ 盐井特色食物加加面


▲ 一石一碗,数数我一共吃了几碗


▲ 芒康,松赞如美山居

告别盐井,继续行驶在蜿蜒曲折的318国道芒康段,车辆开入名叫如美的小镇时,淡褐色河谷里倏地惊现一片绿洲,只见松赞如美山居的藏式建筑群在绿洲中静静矗立。

山居的选址闹中取静,在如美镇中心的一个弯角处,依偎在大山的怀抱中。山居前的陇上麦田青青,远远望去,如一副藏于萧瑟峡谷中的山水田园画


▲ 如美山居的大堂

走进山居,大堂、书吧与餐厅的布置简约而不失温馨。值得一提的是,松赞旗下的所有林卡与山居都会在建筑观景最佳的楼层(通常是最高层)设置书吧,让远道而来的旅人在奔波之余,也可以沉静下心,荡漾书海


▲ 如美山居的顶层书吧

如美山居餐厅的餐食别出心裁,这里不再是之前林卡山居中由大家自由夹取的传统中餐上菜模式,而是类似西餐的个人独道式,一人一道,前菜、汤、主菜、甜点依次而上,摆盘精致、味道鲜美,餐厅选用如山药、土鸡、松茸、牛肋等健康食材,制作出的食物清淡可口。​


▲ 如美山居的餐厅


▲ 前菜——山药手撕鸡


▲ 主菜——香煎牛肋


▲ 甜点——抹茶慕斯蛋糕

用完餐进入房间,打开阳台门,一览无遗的景色让人心旷神怡,映入眼中的是澜沧江的开阔景致。山居前方的水道拐了一个小弯,江水在此处仿佛也温柔起来,停下了奔腾的脚步,稍稍停留片刻,好似欣赏山居的倩影,才恋恋不舍地转身流去。​

夜听磅礴的江水滔滔不绝,我枕着澜沧江入眠。



▲ 如美山居的客房



▲ 如美山居客房阳台外的景致



▲ G214&G318

离开芒康,前往然乌的这段路程是整个滇藏线中最陡峭也是最美丽的路段。G214与G318,这两条在国内赫赫有名的景观国道于此地交汇,不断向前。​



▲ G214觉巴山

这个区域是全国高度差最大的地区之一,蜿蜒曲折的公路穿梭在山巅与谷底,周而复始,时而如洁白丝带,飘系在山间;时而似纤细银蛇,盘踞在峡谷;时而翻越海拔超过五千米的险峻垭口;时而与滚滚怒江齐头并进,路之险隘不言而喻。

这段路程也诞生了不少网红的公路打卡处:业拉山口、怒江72拐、怒江大峡谷、怒江大桥、安久拉山垭口,无不惹人驻足。



▲ G318业拉山口



▲ G318怒江72拐



▲ G318怒江大峡谷



▲ G318怒江大桥

在险峻公路的途中,竟有一处一马平川的草原——邦达草原。松赞在此搭上一顶帐篷,供松赞滇藏线的旅人享受草原午餐。在青青草原之上,品尝一块松赞自制的酱香牛肉,喝上一杯温热的酥油茶,大快朵颐的野餐之乐令人难忘



▲ G214邦达草原



▲ 邦达草原上的松赞帐篷



▲ 在帐篷享用的午餐简单却可口

这段秀美的路程便是滇藏线公路的缩影,滇藏公路是一首由云海、雪山、冰川、森林、草甸、峡谷和大江共同演奏的华美乐章,气贯长虹



▲ G318八宿段



▲ 然乌,松赞来古山居

离开凶险的G318八宿段,终于行车来到然乌湖边,再沿湖一路溯源向西,驶过山峰、冰川与草甸,在然乌湖的尽头,几乎与世隔绝的来古村内,一座遗世而独立般的建筑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



▲ 来古冰川脚下的来古村

松赞来古山居的选址再次令人惊叹,在海拔4200米的山崖之上,一座24小时供氧的生态模块房拔地而起,鸟瞰然乌湖的同时,与来古冰川对望。山居的建设由20多个国家、地区团队共同完成,堪称松赞建筑史上的伟大奇迹。​



▲ 鸟瞰然乌湖的来古山居

房间内使用三层真空玻璃的大落地窗,窗外的湖泊与雪峰仿佛近在咫尺。慵懒地靠在沙发椅上,一杯清茶,一本好书,就能让人在这般美景之中安静度过一个下午

​房间内配备有先进的供氧设备,可以将室内的氧气浓度还原到海拔两千多米的状态,使人身处室内丝毫没有缺少氧气的不适感,同时地板也配有地暖,即使光脚仍然尽享温暖舒适。



▲ 来古山居的客房

清晨早早起床,去山居的餐厅享用早餐,有些意外的是,这家偏远的山居竟能提供十分丰盛的选择:面条、米线、面包、煎蛋、蛋糕与水果一应俱全。

此时,四周的雪峰与冰川似乎被山居请了进来,就坐在餐桌的对面与我共进早餐,我啜上一口浓醇的咖啡,与她们相谈甚欢



▲ 来古山居的餐厅



▲ 我与雪峰共进早餐



▲ 然乌,朵松措

去来古村不远的朵松措骑马徒步,是来古山居的保留项目。从山居出发,跨上马背,探秘高山湖泊朵松措的旅程从此开始。​

在湖对岸山后的朵松措需要渡河翻山才能抵达。



这次骑马体验所用到的马匹,全部由山居旁来古村村民的家养,这里便不得不提松赞在开发与运营酒店时所坚持的理念。

听随团管家的介绍,松赞在每个地方的酒店建成后,都坚持尽可能地雇佣本地的员工,带领他们摆脱贫困的境地(特别是像来古村这样的贫困村),松赞还免费向这些本地员工提供汉语教学与知识普及,一方面可以让他们更好地服务客人,另一方面也缓解了偏远山村人们文化程度普遍不高的情况。在酒店运营的同时,松赞也会每年资助当地生活有困难的村民,通过做公益的方式帮助民众渡过难关。

在来古山居,骑马项目便是松赞帮助村民解决经济困难的方式,村民会牵着马带领旅人们进行游览。

听完这些,我不由对松赞的企业文化肃然起敬,他们在保护酒店建设地生态的同时还能带动当地贫困村民的经济收入,在如今利益至上的大环境中,此举着实令人钦佩。



▲ 来古村民牵着马带我前进

在村民的牵引下,我驾着马,穿越极为原始的来古村,眼见淡褐色的河滩连接着连绵不绝的青山,小道边的野花与植被正郁郁葱葱,“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越过然乌湖上的小桥,翻过翠绿的小丘,眼前突然豁然开朗起来,朵松措在雪峰的环绕下,宁静流淌。“朵松措”译为“三块石头之间的湖泊”,走近湖泊,波光粼粼的水面微微散发绿色,清澈见底



▲ 一路经过小桥、水塘与山路



▲ 最终抵达朵松措

回程时,我选择徒步返回,更接近原始的自然环境,欣赏沿途醉人的风景,眼前的自然之美,不正是你我心向往之的“桃花源”吗?


▲ 我与村民、马匹的合影


▲ 然乌,然乌湖&休登寺

然乌湖是西藏东部最大的湖泊,在藏语中意思是“山羊奶一样的湖”,同时她也是雅鲁藏布江支流帕隆藏布的主要源头。​


▲ 然乌湖

然乌湖的发源地,便是来古村头顶上著名的来古冰川,冰川一直延伸到湖边,每当冰雪融化时,雪水便注入湖中,使然乌湖保有充沛的水源。靠近来古冰川的湖面上还有一片终年不化的蓝冰,在阳光的照耀下,幽幽散发着摄人心魄的蓝色光芒





▲ 靠近来古冰川的蓝冰湖区

清晨,水波不兴时的然乌湖最是迷人,蓝天白云与周边高耸的雪山倒影在如镜的湖面上,“天空之境”反射出山体清晰的轮廓,呈现出几何的美感,眼前的平静之美亦震撼人心。





▲ 早晨时分然乌湖的“天空之境”

在湖边的一个山坡上,还建有一座五百多年历史的古寺——休登寺,如一位弘扬佛法的老者,立于高处,遥望着然乌众生

休登寺是一座曾历经六代活佛的格鲁派寺庙,香火盛极一时,我在参观的途中,寺庙中的喇嘛还邀请我入僧舍喝茶聊天,他们赠与我珍贵的佛教坛城沙画所用的沙子作为远道而来的礼物,让我感激不已。



▲ 休登寺门口的白塔


▲ 休登寺

走出休登寺,在山坡的高处向下鸟瞰,然乌湖的全景尽收眼底。近处是绿草茵茵的牧场,夹杂着几块金灿灿的油菜花地点缀其中,星星点点的民居散落在草场周围,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远处是奶白色的湖面与白雪皑皑的雪山,望着眼前之景我情不自禁地遥想,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香巴拉王国,此刻不正出现在眼前吗?


▲ 从休登寺所见的然乌湖全景


▲ 波密,松赞波密林卡

告别世外桃源般的然乌湖与来古山居,再次出发前往波密。一路沿着从然乌湖流下的帕隆藏布江,在峡谷中穿行许久后,终于抵达了田园牧歌般的波密。

松赞波密林卡就隐藏在一片林间坡地上,直面古乡湖,静卧在雪山冰川的注视之下。林卡采用灵动自然的地毯式布局,建筑错落有致分布在阶梯状的山坡地形之上,远远望去,如一座诗意山水间的空中花园。每一个穿过层林,劈开碧涛树影来到波密林卡的人,都会爱上这里


▲ 林间坡地上的波密林卡

波密林卡的餐厅、客房甚至是游泳池,都奢侈地直面古乡湖与其背后的群山的无敌精致,让人无法移开停留的目光。我想象着跳入眼前泳池的场景,能在绿水青山的环抱下劈波斩浪,岂不快哉。


▲ 波密林卡的网红泳池


▲ 波密林卡的客房

波密林卡的餐厅中西餐结合,使我对西式食物跃跃欲试。简单的西式食物,在结合了藏区的特色后,也能焕发出让人垂涎三尺的色味。牦牛肉汉堡、牦牛肉牛排在林卡厨师精心地料理下,竟有不输于城市西餐厅的鲜嫩口感,颠覆了我对牦牛肉又干又柴的感觉。​


▲ 牦牛肉汉堡令人垂涎三尺

在波密林卡最意外的惊喜,是抵达的午后,我坐在露台上正沉浸于眼前的美景放空自己时,正对面的半空中,竟徐徐拉开了一道美轮美奂的彩虹,如此邂逅,我情不自禁地惊呼

​这道古乡湖之上的彩虹与平时看到的彩虹并不相同,她不是一条细长型的光带,而是如一块大自然的裙摆般迎风飘荡,她能清晰地展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连各个颜色的过渡处都可用肉眼分辨。整个彩虹出现的过程长达近半个小时,这来自大自然的馈赠令人不忍眨眼,如痴如醉。


▲ 在波密林卡的午后邂逅彩虹


▲ 波密,普龙寺&嘎朗湖

在波密的上午,驱车前往普龙寺。这是一座位于朱西冰川半山腰的噶当派寺庙,听管家介绍,噶当派强调循序渐进地闭关修行佛法,藏于朱西冰川中的普龙寺是寺庙喇嘛开展自我闭关修行的绝佳处

​当日雾气弥漫,朱西冰川犹如害羞的姑娘,犹抱琵琶半遮面地躲在云雾之后,朦胧可见。


▲ 普龙寺


▲ 朱西冰川

午后来到嘎朗湖,沿湖徒步消食,湖边的高原牧场上,牛马成群,它们正悠悠地进食青草,好不惬意。与之前然乌冰川雪山等壮美景色给我带来的冷色调之感不同,波密没有震撼性的奇观,在这里也不会感受那种贴近极限的惊心动魄,眼前有的是湖、滩、树、马、牛、连绵的青山和云雾,是属于波密的暖色调诗意

松赞创始人白玛先生说:“波密,这是个比瑞士更美上100倍的地方”。在嘎朗湖畔,眼见此番山水田园,我似乎明白了白玛先生对于波密的热爱。



▲ 嘎朗湖与湖边的牧场


▲ 拉萨,圣地&布达拉官

终于,我沿着滇藏大地的阶梯,从香格里拉的横断山脉处一路走到了喜马拉雅山脉的北侧。我循着藏地文化的源头,从藏文化的前沿来到了藏文化的核心,这里是行程的最终点——拉萨。​


▲ 拉萨的宗教中心——八廓街

拉萨,是藏传佛教的圣地,又叫日光城,位于西藏高原的中部,是西藏自治区的首府,也是整个西藏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中心,城市的平均海拔有3650米之高,可谓是云上的城市。​


▲ 同样车水马龙的拉萨市区

拉萨的历史源远流长,公元一世纪乃至更早,拉萨已经有了最早的名字“吉曲沃塘”,从松赞干布定都拉萨,建造布达拉宫、大昭寺、小昭寺开始,她逐渐成为政治和藏传佛教的中心

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布达拉宫、大昭寺等历史建筑群,凭借其独特华美的建筑外观与内部装饰,历史和宗教的厚重底蕴,价值连城的各种文物,展示了西藏在历史长河中的古韵,魅力十足。

拉萨也是所有藏族人向往的地方,从古到今,他们从四面八方虔诚地磕着长头来到拉萨,只为朝圣心中神圣的佛法,在人们庄严肃穆的神情中我读出,这是一座充满信仰的城市


▲ 小昭寺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仓央嘉措的诗句给拉萨以及布达拉官,带去了神圣之外的浪漫色彩。而他曾经的寝宫——布达拉官似乎早已成为拉萨乃至西藏的象征。这座坐落于红山之上的巨型宫殿式建筑气势恢宏,给我带来的震撼远远超过网络图片带来的感受。


▲ 气势恢宏的布达拉官

“布达拉”是梵语,又译作“普陀”,原指观音菩萨之居所,现在广义为所有朝圣者心中的圣地。从松赞干布定都拉萨,到迎娶文成公主并建造布达拉宫时起,拉萨开始逐渐成为政治和藏传佛教的中心。这座雄伟的宫殿,可以说是出手阔绰的松赞干布送给文成公主的彩礼。​



▲ 布达拉官的白天&黑夜

层次分明的宫殿主要由红宫和白宫组成,中间最高的红宫是举行宗教仪式的重要场所,也是向游客开放参观的区域,周围的白宫主要为达赖喇嘛的活动场所,并不对外开放。整个建筑宫宇叠砌,迂回曲折,自山脚而上,共有十三层。​


▲ 进行布达拉官的红宫需从白宫拾级而上

在拉萨的上午,我登梯而上来到红宫,怀着虔诚之心步入宫殿,金碧辉煌的佛像、高大耸立的佛塔、色彩斑斓的唐卡与栩栩如生的壁画,他们用料之丰富,工艺之精细,内涵之深邃,无不使我叹为观止,藏文化的精髓皆凝练于此。​


▲ 红宫的大殿入口

立于布达拉官的红山之上,我如松赞干布般鸟瞰整个城市,拉萨正如同一幅正在青藏高原之上徐徐铺开的画卷。新兴的商务区正紧锣密鼓地建造,现代的高楼拔地而起,拉萨的发展如今也是日新月异。​


▲ 红山上俯视整个拉萨城区

下午步入大昭寺,其藏语为“觉康”,是藏传佛教信徒朝圣的终点,大昭寺之神圣,在佛教徒心上并不逊于布达拉宫。当年松赞干布为纪念尺尊公主入藏而建。

人们常说“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萨城”。寺庙的镇寺之宝是当年文成公主入蕃时带来的释迦摩尼十二岁等身金像,也是拉萨被称为“圣地”的得名之由。



▲ 大昭寺

走出大昭寺来到寺庙四周的八廓街,他是拉萨最古老的街道,也是现如今拉萨最具有藏族风情的街市。大昭寺建成后,藏传佛教的信徒们开始围绕大昭寺转经,年深日久便逐渐形成了圣路“廓”,即为“转经道”。不同信仰的人们,有序和谐的共同沐浴着同一束阳光,走在转经的路上


▲ 八廓街


▲ 正在转经的藏民

在八廓街的街角邂逅小楼“玛吉阿米”,这里曾是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与情人幽会,为心上人作诗的地方。喝上一杯甜茶,吃上拉萨小吃,体验老拉萨慢节奏的市井生活。​


▲ 仓央嘉措的约会地——玛吉阿米


▲ 拉萨甜茶与小食


▲ 拉萨,松赞拉萨林卡

历经了风尘仆仆一路旅途的劳累,来到了松赞拉萨林卡,就像回到了温暖的家。​


▲ 拉萨林卡的大门


▲ 拉萨林卡的欢迎甜茶与青稞饼干

如果你不曾来过拉萨旅行,你永远不会了解藏文化的历史,如果你不曾入住松赞,可能你永远无法领悟藏文化的精髓。

林卡建筑群闹中取静,建在拉萨偏东南的一处静谧峡谷中,与气势磅礴的布达拉宫隔空对望,两处建筑群颇有惺惺相惜的意味。


▲ 林卡的主建筑与客房都有北望布达拉官的视野

拉萨林卡是年轻的“老建筑”,其建设秉承并接壤藏地文化,借鉴了西藏经典建筑典范罗布林卡新宫的建筑形式,表现古代建筑的精美,致敬祖先的智慧。

​清晨的晨曦与夜晚的星光,透过林卡主建筑的玻璃穹顶,撒在挑高大堂的精致藏毯上,古色古香,令人着迷。



▲ 林卡内的藏汉纺织艺术精品


▲ 玻璃穹顶的挑高大堂

客房全部潜藏于十栋藏式石制别墅,他们由北向南缓缓抬升,穿行其间恍惚穿越回古老的八廓街。每间客房都由弥散式供氧的卧室、布置温馨的客厅和可远眺布达拉宫的阳台构成,在这里可以真正放松身心,惬意休息。​


▲ 宽敞客房的客厅


▲ 客房的卧室

拉萨林卡的餐厅同样令人惊喜,在典雅的环境中大快朵颐一顿松赞特色的牦牛肉火锅,旅途的疲劳便会烟消云散。​


▲ 典雅的餐厅环境


▲ 特色牦牛肉火锅


▲ 孜然羊排


▲ 心中的香巴拉

从跨越横断山脉到翻越喜马拉雅,滇藏线一路走来,各式各样地理地貌都悉数登场。雪山、冰川、森林、草甸、峡谷、大江、湖泊、溪流,世界屋脊拔地而起,三江之源奔流而下,处处是令人望而却步的天堑与险途。寻找香巴拉王国的道路令人生畏而又欲罢不能

但如今,因为松赞的连接,漫漫长途再不是难以逾越的阻碍。​

在入藏的道路上,每个人对于心中香巴拉圣地的想象都会不尽相同。


▲ 藏秘境

她也许是松赞林寺余音缭绕的佛音。
她也许是梅里雪山日照金山的雪顶。
她也许是澜金怒江奔腾不息的激流。
她也许是千年盐井古代智慧的结晶。
她也许是来古冰川圣洁无暇的冰雪。
她也许是然乌湖畔水平如镜的湖面。
她也许是波密牧场绿草如茵的生机。
她也许是圣地拉萨气势磅礴的宫殿。

推开松赞的隐秘之门,香巴拉就在滇藏等你。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德迈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