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彭建生老师的“秘密花园”,探寻稀世高原动植物

发布时间:2020-09-01 发布人:admin

你听说过绿绒蒿吗?她是不丹的国花,是许巍歌唱的蓝莲花,是藏传佛教寺院里,白度母、绿度母手持的那朵花。




英国诗人雪莱为她写诗:“你可敢在茫茫人世间,傲然索居,遗世独立。坐视熙来攘往的人群,漫不经心,安于孤寂,像荒漠里一朵无意吐芳的花,冷视西风扇动的羽翼。”



一株绿绒蒿一生只开一次花,全球79个种类,有60%分布在中国横断山脉及周边地区。



全球很多生物学家、植物学者、冒险家,从200年前开始,便陆续潜入横断山区,将她们带回欧洲的花园里,带回美国的私家园林里……



在丙察察旅行途中,有艰险,也有“温柔”,著名自然摄影师,博物学家彭建生老师同行

这次有些花期已过,没机会看到传说中的绿绒蒿,邂逅她们一生中唯一一次绽放,但是还有其他稀有的野生动植物,这里植物的名字,你可能还是第一次听过:七叶龙胆、雪兔子、塔黄、雪莲、报春……



▲ 洛桑都丹/彭建生

自然摄影家,博物学家
香格里拉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所拍照片获奖无数
热爱三江并流地区而自称“三江主人”
IBE影像生物多样性调查所高级生态摄影师
长期从事青藏高原与横断山区生态旅游研究

作品:
《横断山“三江并流”腹地野生观赏植物》
《青藏高原野花大图鉴》
《纳帕海的鸟》











“20余年来,我走遍川西、藏东南、雅鲁藏布大峡谷,西行阿里,北上羌塘,踏遍三江源,整个身心都扎进藏区探索我前世的足迹(我是藏族人,藏族人有死后灵魂要拣回他在世间的足迹的说法)。现在我每年至少100-200天在藏区用影像调查生物多样性,纪录藏区的景观、人文和各种生灵。”——彭建生



▲ 白唇鹿

“藏区有众多的雪山、草原、森林、高原湖泊,那些极致风景吸引着无数摄影师奔赴西藏去拍摄风光。藏区有260万km2广阔地域,从海拔8848米之高的珠峰到550米的雅鲁藏布大峡谷巴惜卡,气候从热带雨淋涵盖到极地,生物带普也从热带到寒带,是全世界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特有、独有物种最多的地方。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与全球气候变暖,这些生命正在承受极大的压力与威胁。身为藏族,我更有民族责任感去记录藏区的自然与生态。10年来我只拍摄藏区,未来20年,我也只专注拍摄藏区的自然。”——彭建生



▲ 雪豹

“小中甸、碧古天池、普金浪巴山谷、叶日小道、迪隆雪山、沃底湖……这些秘境都是我的私人花园。20年来,我筛选了多少座山峰,才发现这些地点是观花最理想的所在,物种繁多、景色壮丽、方便抵达。这么多大山里,哪一朵花开在哪个位置,什么时间开,只有我知道,准确的时间到准确的地方去观赏臆想不到的美丽植物,这就是我的专业。”——彭建生



▲ 秀丽绿绒蒿



▲ 嘎隆拉雪山,弯柱杜娟

“做生态旅游以后,经常在大江大河的怀抱里面,人的心胸会变得越来越开阔,对艰苦环境的适应能力也变得越来越强,就像高山流石滩上的植物一样。有一个老外说得特别好:热爱自然吧,自然剧场每天都在上演精彩的故事,你热爱自然,就获得了一张自然剧场终身免费的门票,我看我是拿到了这张门票了。”——彭建生



▲ 白眉雀鹛


 植物探险家的秘密花园 

欧洲人18世纪就发现了绿绒蒿属植物,与罂粟分在同一个属,瑞典植物学家林奈将其命名为“欧洲罂粟”。

1814年,法国植物学家Viguier将绿绒蒿从罂粟属中分离出来,命名为“Meconopsis”,从此列为一个独立的属,和罂粟属同归于罂粟科植物,因为中心分布地在喜马拉雅山脉,而被称为“喜马拉雅罂粟”。

绿绒蒿属共79种,除1种产于西欧,两种产于美洲外,其他都分布在喜马拉雅山脉及周边地区,而分布在中国的38种,集中分布于滇西北海拔3000米以上的雪山草甸、高山树丛、流石滩。

19 世纪中叶以来,英国的戴维斯、威尔逊、乔治·佛雷斯特、金敦·沃德;奥地利的汉德·马泽蒂;法国的索里欧、孟培格;美国的洛克……他们从横断山区采走了大量标本和花卉种子,这些花卉和种子,使西方的花园和植物园出现了一种“喜马拉雅花园”现象,这些花园里的明星品种,就是绿绒蒿。

19世纪末,世界各地一个又一个采集者踏上了青藏高原的山脊,在稀薄的空气里,在阳光照耀的草甸中寻找那一抹动人的淡蓝、魅紫、明黄……



“1903年8月31日,在海拔11000英尺地带,在灌木丛生的大草原上,我最先发现了它——我的红色罂粟花绊住了我,仿佛要我验证它的身份,它就是我要寻找的植物情侣。”——【英国】威尔逊,发现绿绒蒿的先行者

“没有哪一种植物能够像它这样享有最高最奢华的名号,凡是能一睹其自然风釆的人,看见它们用斑斓的色彩装饰着四周的小灌丛和小地时,都会歌颂它们一番,所有初次邂逅这种花的人都会因它而发狂。”——20世纪的英国植物学家泰勒

“那些幸存的种子直到11月或12月才抖落在坚硬、冰冷的岩石间。岩石像一块块墓碑立在那儿,目击了种子历经各方杀戮后,发芽的有多少?春天再次到来之前,腐烂的有多少?有多少长成幼苗后,仅仅成为某些在漫长的冬眠之后再度复苏的动物的食品?哎呀,深藏在雪封的大石间不受风寒侵袭的裂缝里,躲过所有这些危险之后幸存下来,到第二年夏天开花的,真是少之又少啊!”——【英国】金敦·沃德 《绿绒蒿的故乡》




 彭建生老师自然摄影作品 
彭建生老师同行丙察察旅行途中大概率会见到哦



▲ 纳帕海



▲ 梅里雪山



▲ 蓝大翅鸲



▲ 血雉,西藏亚种


▲ 白颈鸫,藏东南特有


▲ 仙人掌群


▲ 红景天、虎耳草和羽裂雪兔子

《高山之巅的生命》——红景天、虎耳草和羽裂雪兔子顽强地盛开在滇西北海拔4500米的高山流石滩上。


▲ 水母雪兔子


▲ 斛叶雪兔子


▲ 掌叶大黄,东达拉山


▲ 紫颈垂头菊


▲ 七叶龙胆


▲ 七叶龙胆


▲ 塔黄



▲ 苞叶雪莲

唯有了解,我们才会关心;唯有关心,我们才会行动;唯有行动,生命才有希望。——珍妮 古道尔

什么是人生之旅?必须亲历体验,挑战丙察察,探索秘境墨脱,彭建生老师同行,一次非凡旅程,成为人生难忘的,不可复制的故事。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德迈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



版权所有 © 2001-2020 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