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穿越了西藏,发现了楼兰,却败在了慕士塔格峰脚下

发布时间:2020-12-08 发布人:admin

每位登山者都是梦想家,出生于瑞典的斯文·郝定用一生践行了这句话。

细数他近60年的探险经历,许多时间留在了中国。

期间,他数次凭借着坚强的毅力与敏锐的判断,完成了一系列后人望其项背的“梦想”:三年穿越整个西藏发现楼兰古国遗址以及探访丝绸之路……




▲ 在中国探险时期的斯文



▲ 斯文在亚洲的探险足迹



▲ 斯文在中国的探险足迹

不过,有一件事儿,尽管斯文已拼上了全力,但始终没能完成。这个让他遗憾不已的主角,便是位于帕米尔高原上的慕士塔格峰



▲ 斯文·郝定

斯文·郝定,1865年2月19日至1952年11月26日,瑞典人。

16岁开始探险,为了心爱的事业,终生未婚。

继德国地理学家和中国学专家李希霍芬后,使“丝绸之路”名扬世界。

一生到中国旅行五次,完成了绘制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地图以及帕米尔高原的地图、穿越了整个西藏、发现了楼兰古国。



▲ 斯文有关中国考察的书籍


 斯文与“冰山之父” 

山友们都知道,位于帕米尔高原上的慕士塔格峰,被称“冰山之父”。此名由来,据说就源于1894年斯文在此考察时,发生的一次“美丽的误会”。

时间拖回1894年。当时,前往中亚地区进行早期考察的斯文与驮夫们从帕米尔高原进入新疆,立即被帕米尔高原上一座壮观的山峰吸引。



慕士塔格峰,海拔7546米,有南山脊、西山脊、西北山脊、东北山脊等四条山脊,峰顶浑圆,首登时间为1956年,由中国和前苏联运动员联合完成。

“这山叫什么名字?”斯文问向柯尔克孜族向导。

“慕士塔格,阿塔。”向导答道。

这是这么一句对话,诞生了“冰山之父”的美名。在柯尔克孜语中,“慕士塔格”意为冰雪山,“阿塔”则是父亲。因此,斯文将其直译为“冰山之父”。但有趣的是,向导回答的本意为“那是冰山,老爷”,“阿塔”其实是对斯文的尊称。

这一下误打误撞,让“冰山之父”这个具有诗韵的名字载入了斯文后期的著作中,并广为流传。




 三败“冰山之父” 

尽管斯文为慕士塔格峰留下了朗朗上口的别名,但这座山峰却成为他探险生涯中的一大遗憾。

1894年5月初,经过长途跋涉抵达新疆喀什噶尔的斯文,来到慕士塔格峰的山脚下安营扎寨,准备登上这座绝美的山峰,以拉开其在新疆的探险活动。



▲ 在慕士塔格峰山脚下扎营的队伍

经过一阵休整后,斯文兴匆匆地向慕士塔格峰发起了攀登。一段顺利的攀升后,一行人到达4500米处。

意外就在此时发生了:斯文的双眼开始灼痛起来。然而,此时的他并没有太在意,依旧忍着剧痛,还为随行的柯尔克孜族牧民就地画了一幅速写。不过,还未合上画板,他的眼前就一片漆黑,最后被牧民们抬下了山。

下山后,斯文被确诊患上了雪盲症,双眼暂时失明。得知此消息,他捶胸顿足地长叹了几声,只能无奈先返回喀什噶尔。但他并没有放弃对“冰山之父”的挑战。

双眼痊愈后,心有不甘的斯文再次踏上了帕米尔雪原,决定第二次攀登慕士塔格峰。这一次,他戴上了雪镜,拿上了雪杖,当站立在5500米处时,就连原本还在下着风雪也停止了。斯文环视四周,看到群山叠雾,雪色苍茫,激动地不能自已,并用物理学家的独特感观描绘了一段非比寻常的景观:

我相信若以荒野和奇异的美景而论,世界上没有他处可以胜过现在眼前的景致。我觉得仿佛立在极大的宇宙边上,那些神秘的行星在其中永远运行不息,我和星宿只隔了一步,我能用手触着月亮,我觉得足下的地球,受了万有引力定律所支配,不住地循着轨道运转。

然而,即便天公都作美了,但斯文依旧没能成功登顶。就在他信心十足地来到6300米处时,不料所带食品全部吃完,没过多久体能待竭的斯文头痛剧烈,无法多迈出一步。最终,他只能眼巴巴地仰头望向峰顶,便倒在了冰坡上,被跟进的柯尔克孜族牧民背下了山。



▲ 斯文到达海拔6300米处,体力不支,无奈被牧民背下山

尽管第二次攀登慕士塔格峰相当令人丧气,但斯文还是不想放弃。下山后,他在英国驻喀领事馆里休整了一段时间,等到干粮备足,他又组织了人马朝帕米尔走去。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与教训,斯文对此次登顶十分有把握,甚至夸下海口说:“登上“冰山之父”后,还要去拜见他的两个女儿(即公格尔和公格尔九别峰)。”



▲ 公格尔峰

但,命运再一次与他开了个玩笑。第三次登攀,斯文连上一次的高度也未达到。在爬上5820米时,一条大而深的冰涧突然阻挡在前,他看着冰涧,绝望地久久地呆立在侧,然后颓然蹲下,泪水直流,哀叹道:“我们和‘雪山之祖’的搏斗就此结束了。”



▲ 夕阳下的公格尔九别峰


 一把铁铲牵出的楼兰 

尽管慕士塔格峰让斯文相当遗憾,但却并没有打消他对中国西部广袤土地的探险。在结束了“冰山之父”的攀登后,他将足迹印上了茫茫大漠,随后便有了楼兰古国的再现。

斯文发现楼兰的过程,也是一段惊险的有趣历程。1900年3月,他与一众人来到罗布泊的沙漠,某一天陡然发现用来挖水的铁铲落在了前一夜的宿营地。要知道,在沙漠中,没有铁铲,就不能挖水,全队都有丧命的危险。



▲ 斯文(中)与探险队队员

随后,斯文派领队维族向导艾尔迪克返回去仔细寻找。傍晚时分,艾尔迪克找到铁铲,不料返程中刮起了狂风,他被挟着跑出很远。等到大风停歇,艾尔迪克睁开眼睛,环顾四周,吓了一跳:一座古代城市的废墟跃然眼前。



▲ 斯文为维族向导艾尔迪克画的速写

随后,艾尔迪克捡回了废墟中的几片木雕残片回到营地。当斯文一看见这些残片,一眼就认出了其中的希腊化艺术风格,并敏锐意识到这座遗址非常重要。然而,限于所带补给不够,不能当场返回,斯文只能做下记号后,将考察计划留待来年春天。这一天是3月28日,也是后人纪念楼兰发现的日子。

一年之后,斯文二闯罗布泊,与上次的向导艾尔迪克以及探险队一同探寻神秘的古城废墟。此行,他们挖出了数以百计的魏晋时期汉文木简残纸、零星楼兰本地胡语文书等珍贵物料,还在此古遗址的东南一线发现了许多古代烽火台,这条烽隧线一直延伸到罗布泊西岸一座风沙半没的古城。



▲ 楼兰佛寺废墟出土希腊化艺术风格的木雕残片

回到欧洲后,斯文将挖到的古物交给德国专家鉴定。专家从文字中发现了楼兰字样,于是确定发现的古城就是神秘消失的楼兰古国。一时间,举世皆惊,甚至还催生了一门新的学科:楼兰学



2021年
德迈国际旅行机构「6-7-8 巅峰计划」
玉珠峰(6178米)
慕士塔格峰(7546米)
卓奥友峰(8201米)

邀请山友一起
踏上巅峰之路,触及人生的新高度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德迈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



版权所有 © 2001-2021 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