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很值得!杏花春雨梦里新疆

发布时间:2021-02-01 发布人:admin

看过张大千的《杏花春雨》图,我便再也难以忘记那一抹绯红……



在村落与村落之间,盛开的杏花色彩浪漫艳冶,迎面而来的春风将花儿吹得娇艳欲滴,被掩映在杏花林里面的酒家与村落里升起袅袅炊烟,仔细分辨,仿佛可以看到门口的稚子在等待从山林里采药归来的父亲……



张大千以酣畅不失空灵的画笔,在大千世界的另一端做出了一幅永远能让我们现代人沉醉其中的江南梦中景象。

而这,是我还未来新源县吐尔根杏花沟以前。



“又是一年,杏花满山,忘不了那些年的风轻云淡。一夜的春雨,一夜的期盼,醒来后推开窗门一片娇艳……”伴着孟彦的这首《杏花满山》,我登上栈道,踏上石阶,遥望满山的杏花,绯红一片。

新疆的杏花多次登上《中国国家地理》的封面,也是我国杏花最多的省份之一,而位于新疆伊犁河谷的吐尔根杏花沟,占地3万多亩,是中世纪就遗留下来的一片原始野杏林。



听朋友说,每年春天是伊犁河谷最浪漫的时节,4月初,多少牧民一级一级踏上栈道,多少人翘首以盼,垫脚等待,多少春雨霏霏,杏花才一簇一簇,一树一树的在山谷之间蔓延开来,既有大气磅礴的场面,又有袅袅婷婷的妩媚。



来吐尔根杏花沟之前,我对杏花的遥想还多半来自王维在《春中田园作》中写道的:“屋上春鸠鸣,村边杏花白。持斧伐远扬,荷锄觇泉脉”。



冬天很难见到的斑鸠,随着扑面而来的春天,很早就飞到村庄来了,在屋顶上不时鸣叫着,村里的杏花开得雪白一片,整个村子掩映在一片白色的杏花之中



春鸠的鸣声和飘扬的杏花,使得农民在家里呆不住了,他们有的拿着斧子去修整桑枝,有的扛着锄头去查看泉水的通路。在这首诗里,没有苔痕上阶绿,没有草色入帘青,只一句“春边杏花白”就让念诗的人心也跟着悸动,整个春天就呼之欲出了



我走在杏花沟,每一朵杏花都仿佛用尽了全力在绽放,从古至今,有关“杏”的吟诵总是那么多,在《全唐诗》中,提及杏的诗篇有98篇,在《全宋词》中,有关杏的词作545首

在杏的花开花落中,有生离死别,有美人迟暮,有沧桑容颜,有旷世离歌。杏花以其不同寻常的粉黛在古代文人的心中,积淀了丰富的情感内涵和人文意味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村子叫杏花坞,每年春天,杏花坞的杏花纷纷扬扬飘飘洒洒,渲染的整个村落像一场雪,像一个梦,素颜粉黛,清新脱俗。

杏花坞里有个年轻人叫石狄,以打猎为生,在杏林深处救过一个女子,后结为夫妻。有一年,黄杏被雨水打落,眼看就要烂掉时,石狄的妻子却用发酵的黄杏酿出了一坛坛清香甘醇的美酒,原来,女子是王母娘娘瑶池的杏花仙子,因不甘责罚,才偷偷飘落下凡。

然而,由于她酿造的美酒香的连天庭也惊动了,王母便要捉杏花仙子回去,杏花仙子不肯回到寂寥的天庭,据理力争,可是奈何她势单力薄……

从此,那杏花坞便一辈一辈都流传着杏花仙子酿酒的传说了。每年到杏花开放时节,村里总要下一场绵绵的春雨,据说,那是杏花仙子因思念而留下的泪水。



一阵风吹过,几片花瓣轻轻柔柔的飘落,我仿佛看到了杏花仙子的衣炔飘飘。

这世上,有些地方的杏花奢华,有些地方的杏花热闹,而吐尔根的杏花沟就如王安石笔下的《北陂杏花》一样空灵:“一陂春水绕花身,花影妖娆各占春。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



杏花似雪,生性淡薄,它的花期短,兀自开落,而它的隽永飘逸,却可以涤荡我们冬日里沉寂在心田里的尘埃,回家后,每当我想起那片绯红的杏花谷,就总觉得浑身通透了许多,像读了一本好书一样,有了几分卓然,多了几分淡泊。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德迈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



版权所有 © 2001-2021 德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4389号  DIADEMA Travel Tel: 400-60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