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迹阿里,发现消失的西藏王朝

发布时间:2021-04-22 发布人:admin

打开一幅彩色的中国地形图,青藏高原西部的颜色显得格外醒目。

南边的喜马拉雅山脉,北边的昆仑山和喀喇昆仑山脉,夹在中间的冈底斯山脉,一齐向西北方向的帕米尔高原聚拢,好像一只大口袋被齐头绑扎了起来,连同西面的兴都库什山脉一起在周围形成一道道褶皱。地理学上形象地将之称为“帕米尔山结”



▲ 西藏岗嘎



▲ 中国西部地图(其中中巴边界处即“帕米尔山结”)

按照现在的行政区划,这一块属于西藏自治区的阿里地区,阿里地区分为7个县,面积约34.5万平方公里,相当于3个福建省大。平均海拔超过4500米,被人们称之为“世界屋脊的屋脊”。



▲ 藏羚羊

阿里地区最为与众不同的地貌景观既不是辽阔的荒漠草原,也不是连绵起伏的雪山,而是遍布札达盆地的土林。

地质学家这样表述土林地貌:在干旱气候条件下,呈半固结状态、沉积厚度很大、具有水平层理的地层,在地质构造作用下持续抬升并经受强烈物理风化、暴雨冲刷及其水系的剧烈切割而形成的一种特殊地貌形式。



▲ 扎达盆地的土林地貌

地质学家在中侏罗纪的基岩中发现了瓣鳃类动物化石,近些年来在上新世的沉积层中发现了三趾马腿骨、西藏披毛犀头骨、原始豹头骨、喜马拉雅原羊角、古菱齿象牙等化石。



▲ 札达盆地上新世哺乳动物群生态复原

阿里地区尽管自然环境恶劣,干燥寒冷,氧气稀薄,大多数地区属于山地或荒漠草原地貌。但并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种生命禁区的景象

一望无际的荒漠草原和高低起伏的山峦间,常常可以见到成群结队的藏野驴、藏羚羊、黄羊在奔跑,三五成群的岩羊则盘桓在陡峭的山坡或山巅。惯于独行的狼、狐和雪豹四处游荡,寻找猎物。喜马拉雅旱獭、鼠兔总是匆匆忙忙地从一个洞口跑向另一个洞口,警惕地张望四周。



▲ 藏野驴



▲ 高原兔



▲ 藏原羚

千百年来,阿里地区的藏族民众过着游牧或者半农半牧的生活。革吉县、改则县、措勤县被称为“东三县”,是“羌塘草原”(“羌塘”,藏语意为“北方的平地”)的一部分,属于游牧地区。

牧民们骑着马,赶着牦牛、犏牛(牦牛与黄牛杂交)、山羊、绵羊随着季节转场,逐水草而居,牦牛的背上驮着他们所有的家当。



▲ 藏地牧场

早在吐蕃王朝以前,地处西藏西部的阿里高原上就有了当地的古老文明,藏文文献称之为“象雄”。古象雄人曾是怎样的一种生存状态?它的疆域包括哪些地方?所能见到的藏汉文献都显得语焉不详,而且抵牾之处甚多。



▲ 阿里地区

20世纪初,在敦煌藏经洞发现了吐蕃时代的古藏文文书记载的吐蕃历史,其中多次提到象雄。松赞干布为吐蕃赞普,征服了象雄王李聂秀,将其部落收于治下。其后很长一段时间,象雄人时叛时降,但终究辉煌不再,一些象雄的贵族也成为委身吐蕃王朝的忠实属臣。

藏文文献中记载的象雄还是西藏原始本教的发源地,本教祖师敦巴辛饶在这里创立了最早的“雍仲本教”



▲ 冈仁波齐

早期处于蒙昧之中的人们以为神灵被触怒之后,就会有一场场灾难便降临在雪域高原。惊恐无助的人们焚烧松柏枝,让青烟直达九霄,贡献出牛羊,呼喊着神灵的尊号祈求宽恕和帮助。他们希冀神灵能赐给人间一位智者,教化人民,传达神的旨意。

本教祖师敦巴辛饶应运而生,从天上降落在冈仁波齐山,在山上的洞窟中苦修,获得了法力和沟通神人两界的能力,从此冈仁波齐山就成了本教的神山



▲ 冈仁波齐

传说和文献中所记述的古象雄究竟是怎样一种文明状态?由于资料的匮乏,我们对其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没有最基本的了解。

近20余年,经过考古工作者的不断努力,发现了不少早于古格王国和吐蕃王朝的遗址、墓葬和岩画,从种种迹象分析,有理由认为它们极有可能是遥远的象雄时代的遗存



▲ 日土岩画

古格文明是古代雅砻王朝文化和古代阿里地区象雄文明的融合。古格王宫遗址位于阿里地区札达县托林镇,这里是古老的象雄文明的发源地。

公元9世纪,吐蕃王朝覆灭,部分王室后裔逃往阿里地区,分别建立了古格、普兰和拉达克三个相邻的小邦国,古称“阿里三围”。著名的古格王国由德祖衮在公元10世纪前后建立。



▲ 古格王朝遗址

虽然古格王国遗址有宫殿区和寺庙区,但由于历代古格国王都大兴佛教,因此古格王宫遗址更像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寺院建筑群,除了功能之外,王宫和寺院之间完全模糊了界限。



▲ 古格王宫坛城殿外景《古格王宫壁画·科迦寺壁画》

古格王宫主要由红殿、白殿、曼荼罗殿等寺庙建筑组成,其中红殿和白殿规模最大,各遗存有700余平方米的壁画。壁画题材有各类佛、菩萨、度母、护法神、高僧像以及吐蕃赞普世系图、古格王及臣后礼佛图、释迦牟尼传记图等,在表现宗教内容的同时,还较为全面地记录了古格王国的社会情况。



▲ 红殿壁画《古格王宫壁画·科迦寺壁画》



▲ 红殿壁画《古格王宫壁画·科迦寺壁画》

庙内天花板上的图案多达500余种,大部分为装饰图案,少量为飞天、瑞兽题材。这些图案色彩浓艳,线条流畅,借鉴了印度、尼泊尔艺术的表现手法,充分体现了古格王国独特的艺术气质和时代风格。



▲ 西藏佛像

此外,科考人员在阿里地区的札达县、日土县、革吉县、改则县等地先后发现了30多处岩画点,岩画多位于河流和牧场的近旁,画面大都是在崖面或石块上凿刻出来的,岩画所表现的主要内容是各种动物,其中也不乏放牧、狩猎、祭祀、战争、迁徙等多种场景



▲ 任姆栋岩画

考古学家还在札达县城西侧的坡地上发现了两座古代墓葬,墓葬中除了出土大量陶器、木器,还出土一件金面具,这件金面具使用金片錾刻制成,大小与人面部大小相仿

椭圆形的面部刻着细而长的鼻梁,两眼圆睁,头戴一顶奇特的冠,冠上刻有雉堞(城墙垛子)纹样,穿插刻有羚羊、鸟等动物形象。类似的金面具在尼泊尔北部木斯塘、印度西北部、吉尔吉斯斯坦都曾有过发现



▲ 曲踏墓地出土金面具

古格王国作为10至17世纪占据西藏西部的一个地方性王国,在长达700余年的王朝史中曾兴盛一时,它发展生产、抵御外侵、尊崇佛教,是当时西藏西部最有影响的地方政权。

王国遗留下来的建筑、塑像、壁画、金银器、武器、生产生活用品等文物向我们诉说着它曾经的辉煌。



▲ 阿里地区

17世纪30年代,由于西方传教士的进入引发宗教之争与僧俗之争,最终引发了王朝的覆灭,古格故城在历史的长河中逐渐被风沙掩埋,沦为废墟,留下了神秘消失的传说



▲ 扎达土林

注:本文内容节选自西北大学出版社《秘境之国——寻找消失的古格文明》、浙江摄影出版社《古格王宫壁画·科迦寺壁画》,德迈编辑,非标注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 那曲

这是一片空气稀薄、人烟稀少的雪域高原;这里的天空很近,云层很低;这里的大地辽阔,湖泊空灵;这里的群山伟岸,古堡苍茫;这里的生灵纯粹,野性自然……

仰望珠峰,走进阿里之旅,德迈国际2021年度钜献,与摄影家、博物学家同行,邀您一起,勇往直前,探索美丽中国。




德迈旅行顾问为您全程定制


1、 网页左侧 德迈旅行顾问 咨询即可

2、精选目的地 → 请点此处 ←

3、 旅行热线 400-609-0109





何谓“定制旅行”,如何定制?来看下面这个视频,3分钟改变你的旅行方式!


《私人定制,自己的旅行》(片长3分钟)

↑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播放